首页 小说 职场 《见面礼》

有关飞机的故事

《见面礼》 雪禅子 2687 2012-02-03 15:44:58

  几个北行的人,简单的收拾了行装,提着给家人买的礼物,跟送行的人告了别,坐着北去的飞机回家过年了。

每次乘飞机,蒋宇都会想到一些事情,一些人。除了那个整天让自己飞来飞去的同学,他又想到了一个人,一个意识里已经模糊的人。

那年,他大一,而淑琴毕业工作了。

回家过年的时候,母亲告诉蒋宇淑琴的父亲去世了。

“什么病?”蒋宇问。

“癌症,三个月不到就去了。”母亲说。

蒋宇打算过去看看,好久没跟淑琴联系了,不知道她过得如何?

母亲拦着说:“别去了,他们家都毁了,现在也不知道人都去了哪里。”

蒋宇问:“到底怎么回事?”他知道,淑琴家里穷。她老父亲靠着给一个小砖厂做个更夫挣点小钱贴补家用,家里倒是有几亩田地,可淑琴还在上学根本解决不了大的问题。淑琴从小比较要强,就是这样艰难,她也从来没说苦,坚持读到了大专毕业。

于是母亲讲起了关于淑琴的事。如果不是母亲亲口告诉自己,蒋宇说什么也不会相信,如今的淑琴会变得无法让人辨识,不是外表而是内心。

母亲说:“她爸确诊的时候,她妈那缺德的,就没告诉淑琴,是家里的亲戚通过电话告诉淑她的。也不知道淑琴那孩子怎么变成了那样,听到父亲得病的消息,也没表现的难受,反倒问他爹得病的事准确么?你说病都确诊了,还能不是真的么,再说这么大的事情可不能开玩笑。就算是一条狗,自己的主人死了,也会掉眼泪。你说这孩子啊,怎么能那么说呢,不但没回来照顾他爹,还伤了家里的心。”说到这,母亲一脸哀伤。淑琴和蒋宇都是乡里乡亲看大的孩子,看到淑琴变成了如今的模样,他们能不伤心么。蒋宇拉过椅子,扶着母亲坐下,他心里阵阵的刺痛袭来。

“后来,你们一起上学的那个慧欣,不是跟淑琴好么,而且他们也一直有来往。大家都让她劝劝这孩子回来照顾着她爹,没想到慧欣给她打电话的时候,淑琴这个没长心的还跟朋友在外旅游呢。这回连慧欣这样温和的孩子都不让了,打着电话就说跟淑琴大喊起来,什么也不跟淑琴再做朋友了。”母亲抹了一把泪。

蒋宇难以置信的听着母亲的话,心里如刀绞的痛。当年那么善良的淑琴怎么会变成今天这个样子?他和淑琴打小就认识,也一起走过了小学初中的历程。记忆里,淑琴是孝顺的,过年了她都亲手制作窗花贴在房间各处,把什么好吃的都让给爹娘吃,这样的孩子就因为在南方几年而变质了么?六亲不认?他又想到了社会的现实,似乎都说的通了,可他却不愿意相信这是事实。

母亲看着自己的儿子立在那,难以置信的表情,接着说:“你不相信,其实我们也不相信。淑琴是我们看着长大的,她以前是什么样的人我们都知道,可就是……她爹死的第二天,她才坐飞机回来,一滴眼泪都没掉。你说好好的一个人怎么变得那么狠呢?那可是她亲爹啊,养了她这么多年一把屎一把尿把她拉扯大的爹啊。她心怎么那么狠呢?乡亲们都指指点点的说她,可淑琴就当没看见的样,跟大自己十多岁的男朋友在一边说话,当个没事人。我和慧欣他妈都去家里看了,丧事都是亲戚帮着办的,很隆重,可那又能怎么样呢?一个人连死了自己的闺女都没在身边啊。慧欣后来也去了,她当着我们的面问淑琴,为什么才回来。淑琴看我们去了还一个劲的在摆弄她买了新电脑和新手机,说都是情侣的。慧欣一听就火了,差点没打起来。我们就拉着慧欣,很多人都说淑琴没心没肺了,不让慧欣跟淑琴计较。淑琴说自己没钱,买不起机票,慧欣就流着泪走的。那天听了淑琴的话,大家都散了,你说世界上有这样的人么?”母亲的话因为哽咽而终止。母亲一生见过很多生生死死的人,而唯独在淑琴这件事上,伤透了心。

蒋宇在一边嘀咕着:“买不起机票,三个月啊,终于飞了回来了,却没见到自己父亲最后一面,还显摆自己买了电脑手机,这不人生最大的悲哀么?淑琴这到底是为了什么呢?”他一直没想到,自己身边也会有这样的人。淑琴可是从山里走出的为数不多的几个人,山里的善良山里的爱,她怎么都忘记了,难道在外面漂泊的世界里追逐金钱和名利就那么好么?

“儿啊,你要好好的,不能那样知道么?咱们无论生活有多苦多不能忘了自己的本质,即使有了钱也不能忘了咱们是从山里来的。”

“妈,你放心吧,我知道。”顿了顿他又说:“妈,我理解淑琴,她实在是被苦日子给逼的,虽然理解她,但是不能原谅她。外面很多这样的人,他们过的很可怜,甚至为了钱泯灭了人性,可我没想到淑琴的立场会这么不坚定,会被带到那么个不着边际的深渊里。”

飞机在往家的方向奔,他靠在椅子里,想着淑琴的故事。淑琴没有回家赡养老父亲的理由居然是没有钱买飞机票,蒋宇不免深深的叹了一口气。

这人啊,真的不明智的时候,什么事情都会做出来,却伤了太多的人。而当他们清醒的时候有什么,只有后悔二字。

“怎么了?想什么呢?”看着蒋宇出神,周记突然问道。

蒋宇淡然一笑说:“没想什么。一坐飞机啊,我就想起了关于飞机的故事。想起了整天飞来飞去的人。”

周记看了看他深沉的样子,就知道是些涉及到了深层次的问题。

“看来事情挺沉重的,说说,让我们也为你承担些。”

蒋宇眯着眼说:“哪来的沉重啊。”

陆曦听了两个人的对话,表现的一点情趣都没有,淡淡的说:“周记,你别理他,他就这样,总是骗人。哼。”说完就顺便扔了个白眼给蒋宇。

她无所顾忌的做事方式总是让蒋宇尴尬。

“我是想到了去年组织聚会的时候,一个人跟我说的话。”蒋宇编排说。淑琴的故事还是不为外人道的好,说的越多,他就会越痛。

“谁说什么了,让你这样难以忘怀。”周记满脸的问号,这家伙说话没头没尾的,神人估计也猜不着。

“他说现在工作没稳定的,事业也没成,不想回去聚会,等什么都有了再回来。”蒋宇叹了口气说。

陆曦举起小手,努力抢答说:“我知道你说的谁。人都是会变的,当初你们俩还不是很看好他么,说什么有学问,有能力的,现在不还是那样,唯金钱名利是也。”

周记依旧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看两个人打着哑谜,焦急的问:“你们说的是谁啊?”

“不就是当年高考比较厉害的那个程忠么!还有谁会说出那么经典的话来!”陆曦不屑的说。

“哦。”周记抿嘴一笑,“我还以为你们说的是何方神圣呢,程忠啊。你们没听小武说么,这家伙有精神病的,不要当真了。”

听着周记的话,蒋宇想他要是真的有精神病就好了,千万不要像淑琴一样,得了什么吃人的病,要不家里的亲人该如何能接受,要如何痛苦呢。

陆曦又撇了撇嘴。她好像陆曦一听到班级的同学都很鄙视的样子,说什么都是不屑。特别说道程忠时,她都满眼的怒火,看来这里面还有很多的事情。

“这不知道哪个哄扬的说今年我们还聚会呢。”陆曦说。

这让蒋宇和周记感到诧异,去年那一场还不够大家喝一壶的,今年还越挫越勇。没准,真的是程忠呢!说不定混的好了,回来给大家露一手。蒋宇和周记随后没心没肺的大笑起来。他们真的挺期盼这场散了人心的聚会的。找找乐子。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