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 职场 《见面礼》

结婚计划

《见面礼》 雪禅子 6341 2012-02-03 15:44:58

  会议室里几个人都在踊跃的发言,这不是别人,华一的几大巨头都在,商量着一件事情。

聊得正酣,就看会议室的门被两位不速之客打开了。来势汹汹。蒋宇的脸上现出了久违的邪恶笑容,掩藏着惊天的阴谋。

“你们觉得这个计划怎么样?”几个人讨论的正起兴,就见宗亮二人推门进来,而且满面春风的样子,一定是婚事达成了,可听了蒋宇的话,大家似乎明白了,就配合着蒋宇演起戏来,“嗯,这个计划不错,对公司未来发展是个强大的动力啊。”

“是地,那我们就这么施行了。”蒋宇笑嘻嘻的说。

其实在宗亮两个人到来之前,他们在讨论婚礼的事情。因为结婚的地点离家都很远,所以必然要提前一两个月的时间去准备了。看到宗亮他们无以言表的喜悦,就知道他们通过父母的那道关了,于是准备戏耍他们一下。

二人进到屋来,就看见几个人讨论着什么。

见他们来了,众人还是视而不见的样子。宗亮不解了。

“我们能结婚了,父母们都同意了。”他一进门就激动了。

即使这么大的声音回荡在会议室里,几个人还是当他们不存在,继续讨论着自己的事情。宗亮到了跟前,因为兴奋,脸憋得通红,看着几个人不理不睬的,就想看看大家在讨论些什么,如此的热闹。

往会议桌上,瞥了瞥,才看到上面什么都没有,明白自己上了当。转而嘿嘿一笑,“别玩了,宇哥你不说剩下的事情怎么安排么。”周记在一旁实在憋不住了,狂笑不止,陆曦看着周记傻了吧唧的样,不由分说的瞪了一眼,安慰宗亮,“你啊,上当了不是。我们这不正在讨论着结婚的事呢,还能把你落下啊?”宗亮这才真的明白,从开始蒋宇就有预谋了,一切都被他骗了。江月看着大家神情古怪,说的也不明所以,一脸疑问,好似心里写满了问号。雪禅过去拉了江月做到自己身边,“我们大家正在讨论咱们婚礼的事情呢,从一开始啊,蒋宇就把你们给欺骗了,怎么能落下你们呢?”

“雪禅姐,还是你对我好。不欺负我,你看他们都欺负人,我心里都着急死了。”江月这才转而露出了恍惚是明白了的微笑。蒋宇咳了咳,想引起大家的注意,几个人听到他的咳嗽声,都自动的不再言语了。大家都知道这个声音预示着将有事情要宣布。蒋宇看着众人比较乖,欣慰的了然一笑说:“人都到齐了,婚礼策划开始,让我们集思广益吧,为了我们这盛大的婚礼。”

这里面张罗的最欢的要属宗亮,什么奇思怪想都拿得出手,弄得众人啼笑皆非。白天没有讨论完,几个人又相约晚上吃饭的时候再议。雪禅和陆曦因为工厂的事繁忙,第二天就回不来公司了,所以大家讨论到很晚。最后还是决定,各自按着自己的情况写一份婚礼的策划,再集中到一起商讨。宗亮和江月两个人就忙着两边家长见面的事,陆曦和周记也一样的动作。就蒋宇最轻松,等几个人写出了策划,定了婚礼的方案,在让两边的父母集中到一起商讨一下,修改修改婚礼的方案,把结婚的日子给定了。蒋宇主意已定,就等大家的消息了,自己倒是全身心的投入到工作中去了,因为等着他的事情很多。这几天因为结婚的事,他们都没怎么打理公司的事情,蒋宇必须及时的把事情掌控在自己的手中,这样才能做到一劳永逸。

早就知道婚事的蒋宇妈,感慨了半天。提到蒋宇的婚事,不免想起了方倩,也不知道她能在哪里,在干什么。蒋宇建议母亲把镇里的房子卖掉,到他那住,可母亲就是不同意。于是蒋宇让了步,告诉母亲五一之前过来,跟几对父母商量一下结婚的日子,他们好准备一下,也顺便玩一玩。母亲这才答应了。安排好了家里的事情,母亲坐火车去看蒋宇了。

蒋宇一直都没有问及母亲的过去,也没有机会问起。当然母亲对于蒋宇现在的生活是陌生的,虽然母亲当年所处的时期,他们的家境是不用说的,算是富人,母亲也算是大家闺秀,可是为了小蒋宇,她才从家分离出来,过着辛苦的日子了。

坐上火车的母亲看着窗外的事物,真的有些陌生了。好些年她都没有走出过穗安了,出来的心情反倒隐隐的不安。下车前,蒋宇就打来了电话,母亲随着人群下了车。母亲刚出站口,眼尖的蒋宇一眼就看到了她,笑嘻嘻的迎了上去。

看着年过半百的老母亲,蒋宇的眼睛又一次湿润了。母亲的头发虽然略显的黝黑,但脸上的皱纹却出卖了她的年龄。蒋宇小跑过去提过母亲手里的大包小包。母亲一定会是这个样子出现的,她带来了很多家乡的特产。母亲总是那么热心细心。

儿子领着母亲就到了车站外面,停在了奔驰越野的车门前。蒋宇开了锁,母亲一脸不信的看着儿子问:“这车是你买的?”

“妈,这个不是我买的,我不是跟你说过,我曾在一家中介工作么,是公司给的分手礼。”儿子笑了笑,老妈的记忆又不好了,他记得跟母亲说过的,于是回复道。

母亲看着儿子没说什么,眼神也显得怪了些,“雪禅他们没来?”蒋宇把东西放上了车,给母亲开了车门,听到母亲问起,就说:“雪禅去郊县厂子了,别的人都忙着呢,晚上你就看到他们了。”母亲哦了一声,就上了车子。

她还是不怎么适应,以前坐的车子除了马车客车,出租车,现在坐上了这么宽敞的车子,倒是有点新鲜,摸了车子一圈,就看着儿子笑了,还不住的说真气派。蒋宇看着母亲兴奋的手舞足蹈的,心里也很欣慰。母亲一个人养育自己这么多年,终于可以回报含辛茹苦的母亲了。

发动了车子,上了大路,蒋宇才平静下来心情。

“妈,我们先回我那,你休息会,中午我们都去宗亮那,他父母要给您接风。”母亲倒是乐开了花,嘴里说:“那哪成啊,来了就麻烦大家,不过我还真想见见你这些哥们的父母啊。”蒋宇一路上给母亲介绍着这的情况,一直说个不停,母亲在旁边不住的点着头。

接到他们结婚的消息,陆曦和周记的父母并没有跟蒋宇的母亲一起过来,而是双方的家长在穗安做了第一次会面,经过见面熟络了很多,才相约奔着目的地而来。陆曦和周记父母的到来让周记的小家紧张起来,本来一百多平米的屋子一下子住了六个人,还真的不宽阔。周记的姐姐和陆曦的妹妹也说过几天就赶过来,这更增加了周记的压力。周记看看蒋宇,意在问怎么办。蒋宇想过些日子,雪禅的父母也会过来了,这些人就是宗亮的家里也放不下,看来就提前让大家参观一下自己的宫殿了。蒋宇看着大家为住处的事发愁的样子,笑了笑说:“大家这是干嘛呢,就这么点事,至于么?都去我家住吧。”大家听了他的话,都像在看外星人。

他的小家就三个房间,还有一个是专门的运动房间,不用说这些人了,就是再多两个,就得有睡地下的。众人纷纷向蒋宇竖起了中指,表示鄙视。雪禅也迷惑的看着蒋宇。蒋宇倒是不慌不忙的,给自己倒了杯水,坐在椅子上,砸吧了几口说:“别那么早下定论么,等我喝完了,就去我家,到了你们就知道了。”众人不知道他葫芦里卖的什么药,但是看着他非常自信的样,就好像他那三室一厅的房子能装下秦陵兵马俑,就知道他又玩起了神秘,一定有什么隐瞒了,也就盯着他看他能弄出什么花样来。

喝了茶,穿上风衣,蒋宇跟秘书交代了一下,就率先走出了公司。几个人互相瞧了会,都决定跟过去看看。蒋宇开车上了道,就直奔东古城而去,到了岔路口,也没做任何停留。他去的目的地就是自己装扮一新的府邸了。

年后蒋宇回来的第一件事就是去看了看装修完毕的府邸,验收了一遍。虽有不尽人意之处,但是大体上过的去。他又从家政公司雇了几个人,定期过来打扫。府邸现在没有人,也要弄得干净。

其实,这府邸建在此时,都是为了大婚而来。一个正常的人家又怎会用的了这么大的府邸呢?蒋宇是有其他考虑的,等全国分公司成立之后,各个分区的经理过来总部的时候,总要有个落脚地。宾馆酒店始终都不是一个常住地,多花钱还不说,没有安全感,而这个府邸就是他们的住所,让他们有一份家的温馨。后来蒋宇还在拐角楼里设了能装下百十来号人的会议演示大厅。这也算在华一成长的路上完成了一个硬设备。蒋宇购买了全套的思科的会议仿真系统,用于日常开会所需,会议仿真系统钱是花了不少,但也方便了各地的经理人,蒋宇坐在家里就可以处理各个公司的事物了。这就是退居二线的蒋宇想做的事情,无事一身轻。

东古城新起来的楼盘很多,这个特别的府邸就位于东古城的腹地,四周被高高的楼盘掩映起来,以前只要打这里经过,就能够看到这座宫殿,可现在你想看到它,就得伸着脖子,往里面望了。

车到了东古城的岔道口。蒋宇看了这阵势,也懵了。

买这块地的时候,没想那么多,以为这就是有的发展,而且环境不错,没想到短短的两年时间,东古城就变成了繁华之地。高楼,停车场,餐饮服务区都变的交相辉映,功能健全。蒋宇费了好大劲,绕了一个圈子,从国道口进到了自己的领地。从倒车镜里看,后面的几辆车跟的很紧,可能车里的人都在疑惑他为何带众人赶来这里。看到宫殿的时候他们会是什么感觉呢?看到现代化的会议室的时候又是怎样的震撼呢?

这东古城真的是天赋之地,比起宗亮的天府社区来说,这里就是天堂了。距离府邸大门很远,蒋宇就遥控打开了电子门,大门洞开。车子也驶到了跟前,毫不犹豫的开了进去。后面的几辆车只好跟着,车子路过一片绿地,绕过一道喷泉,就到了楼前。

一行人下了车,都看着府邸的环境,露出惊诧的眼神。眼前的这幢楼真的是皇族宫殿般的设计,上面尖尖的建筑主体,四处都花纹雕刻着。回廊更是漂亮至极,藤条的绿色绕过了廊柱,点缀起了白色的花苞,甚至有些花苞也不甘寂寞,偷偷的开出了一点颜色,是雌蕊的黄色。楼前的喷泉从一条石鱼的口中喷出,雀跃着飞上天空,又欢悦的落在池子里,散落四处。雪禅轻轻的靠近蒋宇,没等问他这是怎么回事,陆曦大嚷起来,“哇!这地方!瞧瞧,就像那个英国贵族爵士待得庄园!谁这么浪费的,建了这么个东西,要多少银子啊!”

即使工作了几年,现在手下也领到了几百号的员工,可陆曦的性子还是如此的直爽,说什么话都不避讳。几个人听了陆曦的话,都把头转向了站在楼前的蒋宇。满脸期待的看着他,希望他给一个合理的解释,让他们颤动的心,能够平静下来。蒋宇看着几个人意料中的表情,满意的笑了笑说:“这就是我们结婚的地方,怎么样,还成吧,没碍几位的火眼金睛吧。”他又轻轻的拉着雪禅的手,“这是送给你的新婚礼物。”

他的话就像重磅的炸弹,差点震坏了几个人的神经,好在雪禅和宗亮都习惯了蒋宇的做事风格,可其他的三个人还是足足的呆立在原地好一阵。作为这里的主人,蒋宇开了门,做了一个请的手势,意在大家参观一下。他边领着众人参观边说:“这地方不光是我和雪禅的新家,也是你们和各位华一经理人开会暂住的场所。这房子有将近五十个房间,每个房间都配备了齐全的设施,绝不比酒店差。这里的厨房也比较大,大家可以做食物。特别要介绍的就是这个会议室。”说着他轻轻的推开了现代会议室的门。大家彻底疯掉了。

“这里能作为会议室,也能作为新闻发布会的现场,这些座椅都能够移动,并且里面有演示的各种设备,你看到的会议桌上的超大荧幕就是我跟你们说的,思科的会议仿真模拟系统,以后各个分公司都要安的,小的会议报告就用这套系统,大的会议,或者年终总结,就到这的府邸来,我们有房间,还有开会的地方。你们觉得怎么样?”他简单的介绍了一些情况,有似是询问众人的意见。

大家不无赞叹,蒋宇想的这样周到。一方面解决了个人的住宅问题,一方面也解决了公司开会租酒店房间场地的大花费问题。这真的是一举两得。这个秘密基地花钱不少,但是作为一个长期的工具来说,它值得。

参观完府邸,大家都感慨万千。这辈子算是知足了,跟了蒋宇这样一位神级别的人物。他总是有很多奇思怪想,在不知不觉中慢慢的实现了,可能很多人看似不可能的事情都被蒋宇做的完美,太多的例子在生活中。

几日后就到了五一劳动节,华一大赦,放了四天的长假。这让员工们有了欢呼的冲动,毕竟比别的公司多放了一天的假,也可以拿来说事了。雪禅的父母终于过来省城,与几位家长聚首,说说婚事。当然,他们知道即使不亲自出马,蒋宇会把事情办的稳妥,却也要嘱咐一下,毕竟这事情非同小可,人一辈子就这么一回。

趁着五一放假的机会,几个年轻人商量了一下,带着自己的父母一起出去玩了玩,这是一个聚会的壮举。在很多时候,人们都期望自己能够子孙满堂,颐养天年,可达到目标的又有几人?与其在外面为了金钱名利奔波劳碌,还不如趁着年轻多跟家人在一起,惬意的享受当下的快乐,也不妄自己做一回儿女做一回父母。

就是在游玩的过程中他们定下了结婚的日子,十一黄金周的第四天,属黄道吉日。家长们像老小孩一样,没了往日的矜持,没有了各种俗套的束缚,结婚无非就是选一个日子,管他天干地支五行八卦呢,只要孩子们快乐,他们就快乐。

如果当代的这些为人父母,能够都如这几位老人有这样的见识,蒋宇也就不用费心去做教育改革了。

玩了两天,大家还不尽兴,但也都归入巢穴了。因为接下来更重要的事情他们要商量,怎么做好这么一个盛大婚礼的计划。

回到府邸,分了房间。大家在婚期之前都暂住这里,也让几个老人聚首乐一乐,聊一聊解解闷。雪禅爸提议,这个婚事是正事,还是去会议室里讨论有感觉。几位年轻人倒是无所谓了,老人家们也想体会一下在开会的感觉,就纷纷赞同了。蒋宇拿出了他们晚辈做出的计划。“这是我们几个商定的,就写了一个总策划,我给大家演示一遍,看哪里不妥需要该的地方,就记下来,我们再讨论。”

可能有的过来人还是会说,这结婚找一个婚庆公司,找一个司仪,剩下的就拿些钱了,还搞的这么麻烦。这是因为说话的人不懂得爱,没有那种生与死经历下的感情。无论是蒋宇和雪禅,还是其他两位,都经过了平淡生活的考验。他们为的就是有一天能够公布于世人,他们相爱的到了结婚的过程,这是一个必须经过的阶段,必然要让人难忘。

一个人爱了对方,深爱到为她做任何都无所谓;一个人爱一个人,即使什么都没有,只要生活的能够快乐也无所谓。蒋宇他们的感情当初没有建立在一定的物质基础之上,经过了很多的共同努力,现在已经有了经济基础,这些所作出的成绩都是爱的动力下无所谓的付出。他一边演示着婚礼的前期准备,一边用激光笔翻动着幻灯片。

幻灯到了婚礼的过程,众人内心都沸腾了。就是几个作者本人,也没想到他们做出来的整合稿演示出来居然这样的庞大辉煌。一个上午,众人都在会议室里看着幻灯,琢磨着怎么把婚礼弄得更靓一下,更让人难忘,更有回味的价值。几个人所做的整个计划已经不错了,但是老人们看到了婚礼的预算都摇了摇头。费用要八十多万,蒋宇解释,这个数字都是几个人压缩之后的价钱了。他们的采购都是按最低价走的,可能最后这个数字还不止。这里包括将近一千人的宾朋队伍的吃喝,还有从全国各地赶来的车队啊等路上的各种消费。还有婚礼期间府邸的装扮,至少有百十多人住宿花费,我们要买野外的帐篷……

听着蒋宇娓娓道来,大家头上渐渐的显出了汗珠。没想到婚礼还真的麻烦至极啊,不光花费这么多,而且居然这么累人,还没怎么样呢,光讨论个婚礼策划,就累的众人头昏脑胀了。多亏了他们人数众多,集思广益。有人提议,先吃了中午饭,再继续。众人终于松了一口气,才叫了外卖。吃过午饭,没给人喘口气的时间,又做回会议室,开始讨论开来。看来大家都是急着把婚礼的事情定下来,毕竟只有几个月的时间,在外地或者国外的同学朋友都要提前通知才好,要不误了大家的时间。

直到夜黑了下来,众人才把方案定了下来。婚礼为中西结合的式样,就在楼前草坪的地方举行。租用或者定制白色的欧式风情桌椅三百套,红色地摊一条。从华一的花卉基地挪来一万盆的鲜花助阵。花环一百条,用于装饰桌椅。请中西餐厅大厨各十位,制作餐点。其他的物品如酒水烟花等都由华一工贸和基地提供。又确定了伴娘和司仪,还有邀请的人选。剩下的其他琐事都交给蒋宇去做了,什么车辆和接送的具体问题,都得他们自己安排。

大家才舒了一口气,表示大功告成。蒋宇的婚礼表面看非常的简单,其实不然。这么阵容庞大的婚礼,也许这盛大的婚礼一生也就一次吧,甚至很多人一辈子见都没见过。

接下来的几个月里,大家就分头行动,安排婚礼的事情了,但也不能忘了华一的工作。

六月份,蒋宇的房子到期了,告别了房东他们搬到了东城的新家,当然母亲也没有回老家,在这一直待到了婚礼结束。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