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 职场 《见面礼》

120、再遇

《见面礼》 雪禅子 4449 2012-02-03 15:44:58

  告别了德国,把心伤暂且留在了这里。蒋宇下了狠心,割舍掉这份朦胧的情结,毅然回到国内。他对不起的女人太多,也不得不进行重新抉择。他知道自己心里只有那么一个人,却没有其他的位置留守一个女人。他这辈子注定后半生是个殉道者。

接到云南大学教育论坛的邀请,他有点困惑。远在异国他乡怎么也会有人如此上心,再说,在教育界里他也就是一个初出茅庐的小子。机票定的目的地就是云南,他想一看究竟。云南大学举办的这次论坛可以说是世纪中国内最大的教育论坛,它代表着中国教育界最高的理论。这对于蒋宇来说,是一次机会,展示自己的机会。

云南是特色的地域,省会昆明四季如春,大理丽江梦幻天堂,西双版纳风情怡人。这里的旅游业比较发达,但碍于基本设施的建设缓慢,经济发展不济。云南大学就坐落于春城昆明,是一个古色古香的本地大学,在中国这个大的国度里,很少有人关注,除了美术艺术等专业外很少有外人提及。与北京上海等地的高等学府相比,实在是不值得一提。但比较国内的教育发展,云南是发展的比较迅速,却在所有城市省份当中是最落后的。

在出候机大厅的时候,扮酷的蒋宇遭到了一伙高端的劫匪。却不料,他是十八般武艺样样具通。在德国,他始终没放弃身体的锻炼,和一位德国的跆拳道教练弄了几下子,再也不是以前唬唬人的刷两下子。如果是真的真刀真枪的上,也能对付个六七个人,没问题。

这伙吃了熊心豹子胆的人,竟然分工有序跟踪蒋宇,打起他的主意来。他们是不会想到,这种冒失是会给自己招来了横祸的。蒋宇走了几步,意识到有人跟踪就停下了脚步。劫匪更大胆起来,六个人围了一圈,蒋宇在中间。他放下手里的行包,做了热身运动。本来打算一个人三分钟解决掉麻烦的蒋宇,没想到从机场里面出来一个穿着随行的女子,居然身手非凡,与他并肩战斗。蒋宇飞脚上身,女子清一色的铁砂掌,一分钟,仅仅六十秒的时间,六个衣着统一的劫匪都躺在了他们的脚下。这让机场来去的人目瞪口呆,还以为大家拍电影呢。都伸手鼓掌。

蒋宇拍了拍身上的灰尘,抚了抚衣角,朝着女子走去。

“谢谢。”他很绅士的鞠了一躬。一个人什么时候最让人尊敬,是明知道有危险,还拼了命去救一个人。

女子没有理会他,捡起地上的背包,要走。

蒋宇上前拦住了她,“滴水之恩当涌泉相报,至少你该告诉我你的名字,日后定将报答。”

“一个退了伍的人不需要报答。”说完,女子转身要离开众人的视线。

蒋宇不依不饶,“小姐,这是我的名片,如果需要帮忙,尽管找我。今天我们也不打不相识,你救了我,就是我的恩人。咱们后会有期。”

他走了,留下静待原地的女子。她看着这有生第一次递过来的名片,眼睛湿润了。从十八岁当兵进入特种队,到退役,这些年她活在命令里,没有感情经历,更没有和外人打过交道。她把泪和血洒在了训练场,执行一次次生与死的任务。而今天退役回来,虽然有领导们和姐妹们的欢送,心里的阴霾却挥散不去。这里,就是老家,但没有别人的欢迎,这一张名片使得她心里温暖。

“蒋宇,芳郁咖啡。”他是一家店铺的老板?

是的,现在蒋宇是一个咖啡连锁的创始人。这个神秘的品牌的创立只要在德国的安一旸还有施米特知晓。蒋宇真的隐身在暮霭里了。芳郁咖啡,采自云南本地的咖啡。是一个独立的中国品牌。是安一旸故乡的品牌。却只属于蒋宇。

不料,在机场打斗的这些场景落在了前来接机的人员眼里。一台加长林肯车里,一位雍容华贵的女人欣慰的笑了。车门打开,从里面出来两位着装劲霸的女子,通身上下皮衣皮裤,黑色的墨镜打眼,走起路来风姿绰约。他们朝着蒋宇直行而去。他感觉到异样,空出手来准备应付突如其来的变故,心想今天是怎么了,男劫匪刚打走,女劫匪就来了,这年头劫匪还应接不暇呢?难道我脸上写着我是富翁了么?

正想着,全副武装的女子走到了跟前,礼貌性的一鞠躬,“您好,是蒋宇先生么?”

“是,你们是?”蒋宇有点发怵了。这伙劫匪连自己的名字都知道,看来来者不善,怎么脱身才好呢?

“蒋先生,我们是云南大学教育论坛活动的后勤组,特意来接您的。”站在前面波涛汹涌的女人解释说。她也怕蒋宇弄错,两边对打起来,都捞不着好。蒋宇伸手她刚刚也是看到的,都是练家子。

蒋宇一听来人介绍,笑了。还以为是何方神圣呢!差一点大水冲了龙王庙。

“好,辛苦了。前面带路吧。”说完,他一脸莲花笑靥。

女子在前面带路,他在后面观赏。这样冰冷的美人,一看就不是什么等闲之辈,加上摄人的气质,这也能做后勤人员?不都把参加论坛的人给吓跑了。好在蒋宇身经百战,淡定的很。

听到几个人疾行的脚步声,车门再次打开。面带微笑的女人从车里起身,悠然飘下车来。这个女人,很不简单呐。身边两个冰冷媚人的护卫,司机又是一个硬汉,自己一身不俗的气质,她是何方神圣呢?蒋宇触碰到她眼神的瞬间,一切都有了答案,怦然心动的加快脚步。再遇是这样的惊心动魄。

虽然她一身随便的流行装束,头发被高高的束起,脸上饰了淡淡的粉妆,却也显得典雅高贵。白皙的脸庞终是挂着浅浅的笑。

“姐,怎么是你?真的是你?”近到身前的蒋宇扔掉手里的行包,飞身抱住了对面的女人。泪水滴落到机场的路边。

“蒋宇,想不到吧。再遇的惊喜。姐可想你了。你还好么?”她抱着怀里的蒋宇,傻傻的哭掉了。当着众多人的面,她没了矜持。眼前的他是自己的亲人,是多年未见的爱人。这一个时刻她期盼了多年,这一个场景她想象了很久。梦,终于圆了一半。

机场来来往往的人群,走走停停。好奇的都会过来瞧瞧,是不是真有摄像机在拍摄,是不是还有大腕明星或者著名导演的身影。可看到的总是失望,没有。但也有惊喜,因为这场戏是很多人想自己演的,却真实的在别人的生活里演绎着。

时间在一秒秒的流逝,他们还拥在一起,感受来自对方的气息,熟悉的味道。过去两个都有梦的人,由于太多的借口和理由,不敢面对世人的眼球,才不得不在一番折腾后,人到中年,后悔的时候,选择默然相对。

“走吧,我们先上车。”她拉开了车门。

“嗯。”蒋宇坐了进去。在姐姐面前,他还是那个以前的小弟弟,听话懂事。

美女保镖见主人和客人上了车,也都分坐在二位身边,拉上了车门。

“方倩姐,去哪?”硬汉司机问道。

原来,蒋宇一直叫姐姐的女人,就是方倩。此方倩必定是那日挂在野核桃树上等待蒋宇救援的方倩。要不蒋宇也不会这么激动。

“去宾馆吧。”说话间,方倩的眉头不自觉的蹙了蹙。不知道是何时就养成了这样的习惯,想问题的时候,总是会皱皱眉头,似乎是有很多的事情难以解开。

“到了宾馆,你休息休息。晚上,姐姐给你接风。”方倩转过头对蒋宇说。笑脸依然,可见她心里的高兴劲。

“好,我听姐姐的。”蒋宇乖坐在车里。这一出出的意外让他躲闪不及,心里暖意融融。他乡遇故知,怎样欢喜。

英姿飒爽的保镖一动不动的坐在座位上,也不知道听到二人谈话与否,目不转睛的盯着一处,不交流,不言语。只是端坐。

在云南,他与方倩遭遇。就知道,自己被云南大学邀请,这里面必有知情人。只是没想到,她居然是方倩本人。与他一别十年之久的女人。

见到自己思念多年的男人,她的心里五味杂陈,这些年清苦的生活,无非为了有一天和一个人圆满,那这个人就是蒋宇。

他的内心也都是难以言明的情感,当年一别竟是这样漫长。而后,又是如此再遇。他脑海里都是见面的喜悦,嘴里是说不完的相思之苦。

他没有欺骗方倩。在穗安和她分离之后,他选择了自己的小我人生,而后经过不断的颠簸动荡,重新找回自己,才进了大学。大学毕业他有了雪禅,几个月后,他开始创业,建立华一帝国。毕业三年后,结婚。结婚一年后,家里添了一个可爱的女儿,芳郁。这些已定的事实,谁也改变不了。方倩却没有感觉委屈,听了他的叙述,反倒觉得这才是自己追求苦苦的男人,才是一直守候在心里那个善良而又以天下为己任的大男孩。如今,他懂得了坚守爱情,懂得了承担责任,这样的男人值得为他付出。

在淡淡的月光下,在云大漫长的回廊里,方倩讲述了离开蒋宇多年的经历。从穗安回到家,她变成了乖女儿。后来辗转读研去了国外,到父亲公司告急放弃学业回到国内。现在依然打理着公司业务,还有宇倩教育基金。这前前后后十年的故事,在蒋宇的耳畔回荡。这样的一个女人,该让男人珍惜的。

“我建立了教育基金,别笑话我啊。名字取得有点太那个了,叫宇倩教育基金。”方倩盯着蒋宇的眼睛出神的说,说到宇倩教育基金的时候,她把头不自觉的埋在胸前。

蒋宇明白她的用意。

“姐,我现在……”他吞吞吐吐起来,实在不知道如何启齿感情的事。

“别往下说了。我明白。你看这月色多美,我们就在这静静的欣赏吧。”

他陪着她,又是一夜。月光下思绪纷乱的一夜。

她在云南建立了宇倩教育基金分办事处,旨在帮扶教育落后地区。这与蒋宇的想法不谋而合。于是,华一教育基金也就在这个月里,在云南最美丽的城市春城昆明成立了。方倩是首席合伙人。

建立基金后续的教育蓝本他没对方倩说,这是他一个人的追求,一个人的秘密,这是对雪禅最好的祭奠。

“带我回去见见阿姨吧,我想她。”她请求到。眼睛不敢看蒋宇,望着天空。

当年的一句承诺,而今才有兑现的机会。

“好,办完这里的事,我们就回去。母亲也很想你。”蒋宇抚了抚她的肩膀,意在安慰。

自从方倩走后,母亲时不时的就会提起她。可见母亲对方倩的感情深厚。

“那好,我给阿姨准备些礼物。”她站起身,精神抖擞。

“不用,你人到就行了。母亲就会很高兴的。况且在这还有一个月的时间呢。”他说道,其实就算买,这大晚上的上哪里去买?

他眯着双眼,感受着大学里的气氛,夜晚真的很安静,让人心灵的罪恶都会得到净化。眼前的这个女子,可以说是一个奇女子,只是天公不作美,没有给她一个圆满的人生。这是个大的缺憾。

“对,等这场论坛完了,再回。”她点了点头说,眉开眼笑的样子在夜色下一览无遗。

这场空前盛世的论坛由云南大学等诸多高等学府主办,由宇倩教育基金牵头多家机构承办,旨在探讨接下来二十年中国的教育问题。蒋宇比较有建设性的提议得到大家的赞同,可关于教育公益化的议案始终没有讨论出个头绪。方倩在会期间,一直用差异的眼神斜着蒋宇。她太难以置信了,这个当年四六不通,甚至连教育为何都不是了解的人现在却在教育领域独树一帜,见解颇新。他虽未羽扇纶巾风袅袅,却也舌战群儒话教育。不少泰斗的人物从会上下来总要找蒋宇闲聊观摩半晌,意在拉拢关系。要知道蒋宇是一个未来教育的鸿儒,亦是一个身后有着强大的商业帝国支撑的梁柱。不得不让人待见。

论坛已过,蒋宇不留半点风尘,携着方倩打道回府。这时,他回国的消息才放出来。华一的诸位,上到管理层的巨头,下到普通员工都翘首以待夹道欢迎。一隔三年,见上一面,难得。

欢迎仪式千古盛大,在华一的府邸上千名员工,集聚一堂,为的就是目睹一眼这位颇具传奇色彩的幕后老板。当然最高兴也最欣慰的当属和他一起初创华一的人群。晚上,老地方和兄弟们聚上一聚,喝的酩酊大醉。把方倩介绍给了众人,大家似乎明白了蒋宇今天这么执着的根本,也都对方倩这位女强人肃然起敬。

方倩看得出来,蒋宇现在真的是一位领袖级别的人,与当日的判断无异,他定会在未来擎起一片天。

开了一个回归的会议,逗留了几天。蒋宇就马不停蹄的赶回穗安了。他想念母亲,想念自己三年未见的小女儿。他还是一个父亲。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