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 职场 《见面礼》

教育乌托邦

《见面礼》 雪禅子 2961 2012-02-03 15:44:58

  女儿上了大学,却没有在自己的学校里。蒋宇感觉很遗憾,所以,借此机会,他又召集了自己的人马,和这些年结交的好朋友。这一年他45岁了,他要建立自己心中的大学。

45岁一个人生命的又一个转折点,北安综合大学在穗安北部开始筹建,这是他一生的梦,终于在自己的故土,实现了。回想这些年做父亲的年头,望着雪禅的遗照。他感觉欣喜,自己生命中的女人都那么好。

在北安综合大学的建设中,蒋宇的高中同学起到了很大的作用。这些同学混得不错,又全国人大代表,当了财政局长的,妇联主席的,诸多的人脉,使得他事业顺利。

时至今日,蒋宇已经成为了亿万富翁,各大报刊杂志争相报道。在文学上,他的造诣使得他在文化领域独树一帜,颇得读者喜爱。在教育上实实在在的成就震动了祖国的山山水水。一个大的商业帝国是他背后最大的支持者。

他却依旧住在乡间的小木屋里。外面看来它与其他农房相似,可内里的设施,只有见过的人才了解,装饰的都是实用的器械,没有奢侈品,让人咋舌。他在市区也买了一个房子,方便接送芳郁。

蒋宇一生都在做教育,一生都为了苦难奔波,纵使自己做了跨国集团的负责人,做了教育界的泰斗,文学界的文豪,哲学界的大师,他依旧平淡的生活,归隐在穗安山区北部,有人偷偷的命名他的故居为北安故里。所以他筹建起来的一系列学校都被世人公认为北安综合大学城。

大学是一个梦,蒋宇一生的梦。

这所大学成立于穗安的北部,地势平坦,距离市中心较远,但交通便利,高速路四通八达。

学校规模前所未有,从学龄前教育到高等教育,从科研到实体经营,样样俱全,聘用的师资都是当时国内外小有成就颇有学识的学者。

北安综合大学城不以国界为限,它以宇宙为范畴。以人类大文化为背景,以传承人类文明为己任。自由奔放,学术共荣。

这里很多的东西都源于蒋宇多年的教育实践,特别是三年德国之旅,多年国外客座经验,柏林大学给了蒋宇新的生命,柏林大学的师生也成了北安综合大学的常客。施米特这个德国的小姑娘为中国这个异己的国度贡献了自己的毕生。

在这里,不分国籍,只是延续人类香火和文明。

北安综合大学城,蒋宇为它设计的很妙。无论是师范教育还是职业教育,无论是幼稚园教育还是研究生教育。在这里失去了原来的概念。一个走出这里的人,他会的东西可以到社会上生产,可以进入研究机构进行研发,一个人多功能,但不是通识教育。是传承教育。这个理念可能很多人不理解。从远古时代说来,什么是教育,没有。人们的意识里就是把求的生存的记忆和手段传送给下一代,让他们更好的活着。而近日的教育,很大程度上不是为了更好的活着,是为了疲倦的活着。所以必须撇弃一些非人类意志的指使,从而纯明教育的初衷。

以人才养人,是蒋宇的一大战略。从综合大学城里出去的人可以带动身边的人群去改革自己的本质和意识,同时更多的人回去选择教育的事业,他们做的微缩的大学城,传承意志,这样前仆后继的结果就是教育的宗旨再一次被人类记住。而从而选择更是个人类发展的教育。

传媒在教育领域起到的作用,被蒋宇提升到了一定的高度。网络世界的发达被很多人夸大了它的功效,当然也就会有人附庸着去搞一些搏人眼球的事物。实质上,这样的迷乱,会使得很多人失足在荒野。本来这些传媒的人就没有自己的生活的根基,他们也不具有高瞻远瞩的视野,所以从根本上说,他们这些人只是活着为了别人,而又霍乱别人。

所以,在教育的问题上,蒋宇把传媒人本身进行有效的教育,把传媒本身净化,使得传媒受众在缓慢渐变。从根本上就行必要的改变,变得美好而充实。

当中国教育在苦难中的时候,他知道将怎么去改变,可这一切都在大学城里实现了,他茫然了。教育该走向何方?

教育公益化或许是一条光明的路。

这些年,他一直都在教育的一线。研究记录实践,也常常跳出这个圈子,从外围去看看教育走的可好。深圳始终走在中国教育改革的前沿,南科大的全方位教改,深大的人事改革,很大程度都关乎人的问题。他们考虑的都是教育本身的存在性,而没有过多的投入到受教者和整个教育关系当中。所以,蒋宇的心里还是非常的忐忑,在北安大学城,他施行的措施很多。对接国外的理念,做的不错。可是放眼国内,每次都是雷声大雨点小的小教改,如何能够承担起传承的重任呢?

中国教育必须走全民的道路,必须加大教育的投入,实现教育公益化。蒋宇告诉自己不能给未来创设太多的幻境,过去的失败给了他深刻的教训。脚步必须一步步的走,踏的实在,以后的路就会越来越宽阔。

虽然他不知道教育真的会走向哪里,但他是抽丝剥茧,找到它的实质,对它的内里进行改变。对社会的相关性进行变革。其实,谁也不想革命。命都是宝贵的。

教育作为一种生存不得不的手段,走过了人类诞生以来的路程。它慢慢的作为一个独立的社会系统呈献给众人。它的作用在慢慢的变淡。以前的传承,变成了现在的应试。不强调生存的教育,就不会有多大的结果,更不会有人用心去做。如果仅凭借着教育这个名号就能在社会独当一面的话,大家都会做到不求甚解,这是国人的通病,也是人性的弱点。如果UFO或者外星球的人真的存在,人类就面临着新的物种的侵略的危险。这是几乎所有人类看不到的地方,所以他比较看好这些搞自然科学的人,他们做的研究使得人类能够清楚自己的地位,该走向哪里。而教育的功能就在于,它使得所有人类更好的生存,应对自己编制社会的繁杂程度,它使得人类的文明延续。延续可能就是生存的最终极的意义。人活着的意义一半以上也是为了延续。

从笼统,到具体,教育该走向哪里,确实是一个必须深入讨论的问题。教育民*主化很大程度涉及到的就是教育的全民化,教育的全民化该如何在现有的条件下进行过渡,也是一个关键的问题。现有公办,民办,民办公助的形式,如果单从教育本身来说,这已经足够,但从更长远的意义上来说,民办和民办公助还做不到全民化。资金是一个麻烦的事情。民办始终都有一个思维,经营就必须盈利。这样的可持续存在的教育就不得不脱离此种形式,过渡到教育公益。

实际上,从一定程度在教育的大的方向上,有着很大的理解的错误。教育公益会牵动各方人的利益,阻碍是有的。他们不会让这个目标轻易实现,所以,在执行力度上没了原来本方向的果断。在教育的细节上,生活节奏的加快,人本身成熟时间提前,心里的承受极限,等诸多问题都影响到了教育的发展。可见,教育如果走向良好,不光大的方阵方向准确,每个细枝末节之处,都必须进行精准的分析和规划。这就要求国人潜下浮躁的心里,一心一意的扑在教育上。

蒋宇明白教育的公益化会对整个教育的延续是一个从根本上的支持,但从何做起,他又一次茫然了。每次政协、全国人大会议,他都有所提议。每次,预案都被多数人驳回,借口就在于经济的发展完全做不到全民公益化。但蒋宇的报告里,有几乎全世界最优秀的经济学家的分析数据,所有迹象表面中国完全有能力进行教育的公益化,让教育更好的发展。而且此前的教育已经病入膏肓必须就行一定有效性的改革后,再进行教育公益化。可有些人就视而不见。他们是不想一些即得的利益,覆水东流。

这些年,蒋宇和方倩一直在做这个计划,他想的就是能够让北安综合大学城这样的成果在全国普及,他殚精竭虑为了什么?就是回归教育,回归本源。为了人类大义,他失去的太多。今天,作为一位上层社会的王者,蒋宇没有感觉多么优越。他心里紧紧的攥着当初的一份期待,就是希望教育这个领域健康成长。否则,他存在的意义很大程度就不存在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