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月梦华妆爱晚迟

第四章 相思如梦(二)

月梦华妆爱晚迟 陈锦若 2392 2011-10-24 11:47:20

  但长思高兴的时候极少,所以很多时候都是我一个人在静静的看书,时间匆匆如流水,我沉浸在长思为我营造的文字境地里已经到了不能自拔的状态,其实不是疯狂的要学什么,而是因为我除了看书,成日的看书,我不知道还能做什么,更何苦我有长思这样的老师,博学广见,我一直都在怀疑,长思的身份,大明宫里常住的男人除了太监便是皇室子弟,我曾一度怀疑过长思与大明宫的关系,可是他却从来不透漏一丁点他的身世,更何况我对唐朝历史一知半解,更难以了解唐朝李氏皇族有多大的旁系,于是以后我再也未曾问过长思关于他身世的疑问。

在那里我经常会看见婉儿写的注解和诗词,果然以后叱咤朝堂的风姿已然开始慢慢显现,而现在婉儿不过也是才五岁的年纪,她是真的才五岁,而我却有着二十二岁的心智,长思长会拿我和婉儿相比,我果然是差了她很多,只可惜我志不在此,只是挑了自己感兴趣的书来看,起初长思还还会叹着气摇头,到后来,他见我实在不是可塑之才,便也作罢。

转眼就到了龙朔二年,我在内文学馆的日子整整过了一年,很充实而无奈的生活,每夜的翻墙而过也早已习以为常,自由依旧是不可奢望的梦想,我也未曾再见到弘,婉儿或许是太沉醉在书籍里,为着她远大的梦想在努力,竟一次也未曾来过,过大年那日我和芸娘终于吃上了几块肥肉,这一年里通共也就只有三次能见点荤,倒是长思有时我在内文学馆读书读累了,他会我准备几个浆果,那竟是我在这个世界上觉得最美味的东西,后来吃了几个红枣,留下的枣核我种在了冷宫前,不想竟真的活了,从此生活便又有了一些希望与企盼。只是有些想念李弘,那悠远而高洁的少年,他可还在洛阳,还会不会回到长安。

日子依旧很苍白,幸亏有每夜的书籍相伴,才不至于让我寂寞至死,长思不止一次的夸我天赋极高,我心中却是十分汗颜,一个二十二岁的人,一个拥有者现代智慧,一个拥有着无限时间的人,怎么可能会没有天赋,现在才真正懂得,每一个人都是有可能成为大儒,只是拥有着太好的生活,太复杂的人世,永远都不能专心一用,在尘世虚耗了青春,以致将天赋都虚耗掉了。

原本想我的日子除了整天的翻墙,读书便再也不会有什么,可是为曾想我在这里却遇上了我一生都难以忘却的梦殇,龙塑二年二月,长安的天依旧寒冷,到了十五那天竟飞起了碎雪,入了夜雪越下越大,如鹅羽一般下坠,坠入无尽的黑夜里在深宫冷院寂寞的飞扬,长思每到冬日眉间的愁绪越加深厚,所以我每日都会去内文学馆,不为别的,只希望能陪陪他,减轻眉间的哀愁寂寞。芸娘一早劝我不要再去了,可是今日我与长思有约,做的一篇赋文还未完稿,于是咬咬牙爬上高墙,墙上堆满了厚厚的白雪,我身上穿得单薄,不想外间竟寒得刺骨,脚踩上积雪,印出一个厚厚的脚印,北方的天气就是冷,一到冬天我就感到这冷宫确然不是人呆的,这具身子羸弱不堪,此刻越加觉得冷得透心。

芸娘在下面看着我,我回头冲她笑,说道:“芸娘,放心吧,我会小心的。”

芸娘有些担忧,但终究还是点了点头,嘱咐我早些回来。

于是我攀下高墙,这一年来的翻墙经历,让我基本上没有失误,却不想这次却出现了意外,飞雪簌簌而下,宫墙变得湿滑,爬到一半,脚下一个不稳,我竟整个人摔了下来,原本距地面时没有多高的距离,可是这具身体太不经摔了,摔得四叉八仰,疼得我眼泪直掉,心里嘀咕着早知道这样我便真的不出门了,看来今天不是个好日子。飞雪漫漫,我在现代书是住在南方的,从未曾见过这等大雪,我再一次见证了长安绵绵不绝的大雪,覆盖了所有的的辉煌灿烂的颜色,而呈现出无底的壮暮。

我忍着疼站了起来,脚上一阵疼痛,不好,我最担心的事情发生了,果然还是摔到腿了,飞絮而下的大雪冷冷的扑到我的脸上,霎时又化成水顺着眉眼滴下去,滑进衣裳里,冷得我全身哆嗦,雪将我瘦小的身子掩埋在了一片皑皑的雪中。我颠簸着身子朝内文学馆走去,走着走着,脚下绊住了什么,身子一个不稳斜斜的扎进了雪中,还好雪堆得很厚,没有扎破头,可是半晌我却怎么也爬不起来。

我趴在雪里,全身冻得已经麻木,只觉得那冷似一根根针扎进我的肉里,我突然眼泪就豪不受抑制的滑了出来,泪砸到雪里,沁出两个大大的窟窿,心里那个委屈,那个悲凉真的是如滔滔黄河水。

正在我悲伤得无以复加的时候,突然一双手将我捞了起来,我全身已经冻僵了,连动都动不了,唯有眼中的热泪还在掉,那一双手带了些温热,突然就好似从天而降的一屡阳光,我以为又是长思,一张脸梨花带雨的看过去,不想就是这一眼,让我永生难忘。眼前的竟是一个十四五岁的少年,美,真正的美,带着妖娆的色彩,带着魅惑人心的笑,那笑扎进我的眼里,却是如雷电一样击到我的心里,我整个人如同石化,怎么可能,现代的一切如同放电影一般在我眼前飘过,这张美到极致的脸和现代那个我从十五岁就爱上的人,那个害死了我父母的人,那个养了我七年的男人有着相差无几的容貌,可是眼前的这个人却比现代的他有着更加让人惊叹的神韵,将脸上所有的美都发挥到了极致。

我死死的望着他,眼泪开始大把大把的砸到雪层中,看着飞雪片片落到他褐色的大氅上,看着他高束的鬓发用美玉竖着,我突然就觉得无比的委屈,眼泪不停的掉,纵然隔了千年岁月,隔了人世渺茫,我依旧恨不起来,在这千年的唐朝我又见着了他,就像一个濒临死亡的人遇见了一根稻草,此刻我完全没有意识到这个人与我是不相识的。

我站稳了身子,扑进他的怀里,他的怀里有淡淡的薄荷香气,真是难得,在这样富丽堂皇的唐朝居然能闻到这样清新雅淡的香气,多么温暖的怀抱啊,当我意识到我的泪将他的衣裳打湿,我才缓缓的抬起了头,不等他说话睁着大眼睛流着满脸的残泪问道:“你是谁?”

他依旧含着醉人的笑,青瓷一般的脸颊上有一抹淡淡的红晕,他的笑竟能穿透心灵,带了些妖媚的颜色,直直的落到我的心上。

微凉的手指抚上我的脸颊,抹去我眼角的一滴泪,又将我两肩缀满的白雪轻轻掸去,这张熟悉的脸啊,纵然改变了装束,改变了眼里的神色,可是我却依旧如一块石子一般沉到了他为我营造的一方湖水里。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