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月梦华妆爱晚迟

第三章 月后分明(二)

月梦华妆爱晚迟 陈锦若 2422 2011-10-24 11:47:20

  这几日因为伤口疼,又接连着不断的阴雨绵绵,就似连绵不绝的柳絮般下个没完没了,在这冷宫最头疼的便是下雨,年久失修的屋顶早已是窟窿满布,一到下雨天,雨水便流得满屋子都是,那时芸娘总会寻了瓦砾接住滴落的雨水,然后我们两个便避开滴雨的方向挪着那张破旧的木床,以求有一个安身立命之所,好在今日只是霏霏小雨,屋子漏得还不厉害,蜷缩陋室,四周雨水弥漫,突然想起现代的沙发,空调,电视,眼前飘起细碎的小雨,双眼一黯,心中疼得紧。

夜幕降临时,雨终于停了,天色却依然阴暗,就似一只无形的手在天空罩了个大盖子,黑得不见五指,我正在往外倒积的雨水,突然听见宫墙外面有人唤我婵涴,温暖柔和的声音就似秋日霏雨中一抹清新的阳光,连日来的阴霭一扫而光,我未穿鞋,颠着脚丫便出去了,夜寒露重,雨水还未吹干,踩在冰冷的金砖之上,冷意沁入骨髓。

我俯身在宫墙之侧,低声唤道:“你怎么来了。”

那边停顿了片刻问道:“婵涴,你还好吗,你可向往外面的世界。”

我心中微微一顿,他今天是怎么了,为什么会到这冷宫来,这样阴冷的天气,他一个太子怎会独自到这。我暗自想着在那一边他的模样,一边在弥想着他此刻的模样。

他见我没有回答又说道:“婵涴,你可知我也很向往自由,从小就向往,我曾经养了一只好看的翠鸟,它会绕着云廊欢快的啼鸣,会在我的掌间起舞,会印着朝霞梳理美丽的翎羽,灿烂的光芒让人耀目,可是我妈妈说,这只鸟会让我玩物丧志,便让人给掐死了。”说着声音竟似游离的水声一般。

我心里无比的震撼,果然是女皇呢,连自己的女儿都能掐更莫说这样一只鸟儿,心里不由得打了个寒颤,这亘古一帝的唐朝女皇究竟是什么模样呢,以前听婉儿用万分崇拜的语气说着皇后的一切,我却觉得悲凉,可怜的李弘,不过也是如一只金丝鸟儿,终身困在用黄金美玉雕就的监狱里,难怪他会有这样的感叹,其实他和我一样,都是被锁着的人,看不到出口。

我悠悠叹气,想着那天晚上那少年老成的脸上如玉生烟的神情,心里蓦然一疼,慢慢的说道:“弘,我给你背首诗吧。”

他突然笑了,暖暖的笑意像春风一样温暖了这个寒宫。我也抿唇一笑:“你笑什么,是笑我愚钝吗,可是我真的想不到该怎么劝你,我想你妈妈或许也是有道理的,但是我知道你必定是怨你妈妈太残忍了,可是鸟儿或许并不喜欢你这样的抚玩,你又或许怨你妈妈不该掐死了它,应该放了它,可是你不知道那鸟儿出去必然也是死的,所以它死了,也就进入轮回了,或许下一世便成了人了。”

他突然出声说道:“婵涴,你真的只有五岁吗?”

我猛的点头,突然想起他并看不见我,不由得失笑说道:“我当然是五岁。”

“婵涴,你刚才说要给我念诗的。”

我一笑清了清嗓子高声念道:“相思岂有尽,细葛染白衿,风软窗前月,香罗叠霜轻,槿茂一炉香,袅娜不见君,窥得盐梅雪,传觞寂寞萦。”

“槿茂一炉香,袅娜不见君。这首古风倒是雅致,我以前竟未读过。”

“弘,你纵然读遍经史子集,但终不能阅遍天下之书呢。”我俏皮的嗔道。

“婵涴,我并没有想要阅遍天下之书。”

“那弘你想做什么?”我顺口问道,今天的对话好像完全脱离了主题,听他这样说,心中不由得难受,他的世界是我从来不曾跨入的,现在明天或许都不会有交集,他是天皇贵胄之身,我却是个囚徒,或许一生也不能见到外面的世界。今日这样的蓦然而立又不知要等到何时,心中升腾起巨大的悲哀,看着光洁的脚裸上颤抖的水珠,心也是疼的。

隔了半晌墙那边才传来一道清淡的声音“我只希望那只鸟儿能够自由的飞翔,婵涴,不管怎样,我不愿它死,我希望我所有的亲人都活着。”

我心里一沉,唐朝的历史我也曾读过,武氏皇朝的建立是踩着尸骨,亲人的血泪一步步爬上去,从最初的长孙无忌到之后到她亲手掐死自己的女儿,中间有多少不为外人所知的悲惨往事。

李弘定然不知道我早已经知晓了他的身份,方才这样毫无芥蒂的与我谈话,以我二十二岁的心智和这样一个早熟的孩子谈话也着实是件累人的事情,只是纵然隔着这一扇高墙,我仿佛依旧能看见他眼里的寂寞。

“弘,你太善良了,你以为他们活着就会很高兴,你错了,对于那些没有自由的鸟儿来说,他们或许宁愿去死的。”不自觉的竟说出这样的话来,话一出口连自己都吓了一跳,难道从我来这个世界开始,这样的心思便在心里生根发芽了吗,虽然我一直努力的在做月迟,可我终究是婵涴,有着二十二岁的灵魂,对现代文明充满了眷念,莫名踏入这样一个世界,一扇宫墙便将所有遮掩,难道我的生命真的要在这里度过吗,那么我将重蹈月迟的悲剧,走向死亡,只怕之后便再也没有一个千年之后的婵涴来继续这具躯壳的生命。

那边持续的沉默,我这里脚踝已经冻得发青,可是并不觉得冷,遥遥望着如黑墨般澄净的夜空原来那个少年才八岁的年纪却有了不属于他的忧虑。

“婵涴,今日来我是来与你告别的。”

我一怔,告别,不由得失口问道:“你要去哪里。”

“去洛阳,因为我的娘亲不喜欢大明宫,过了中秋便要动身了。”

洛阳,又是一个美好的字眼,见证着唐王朝的辉煌,可是听他这样说,我心里莫名的一空,在这个世界,我仅仅只认识四个人,一个是芸娘,一个是婉儿,一个是长思,另一个便是他,我的寂寞比大明宫的宫道上的那些石子还盛,所以我渴望有人与我说话,而如今弘要走了,也许我一辈子都不会再看见他了,据我有限的历史知识显示,武则天在大明宫的岁月屈指可数,大多时间都是在洛阳渡过的,当初王皇后和萧淑妃的命都被她斩杀于这大明宫内,他们死前立誓死了也要化成一只猫夜夜缠着她,所以,武则天只有到晚年才回到大明宫。若是这样一来,或许我真的就见不着李弘了。

我失落的问道:“那你还回来吗?”

他却咯咯一笑:“我自然是要回来的,大明宫终究是我的家,我娘亲不喜欢这里,我却很喜欢这里,我是属于大明宫的。”

我却觉得十分悲凉,他清隽的身影入了眼却如何也忘不掉,沉默许久我说道:“弘,我会等你回来的。”

“好,婵涴,总有一天我也会让你走出这扇宫墙。”

我郑重的点了点头,仿佛便是彼此在交换誓言,虽然我并不期盼他真的能将我放出去,更何况我不愿我连累了他,可是我却真的愿意等他回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