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校园 最是一抹温情

楔子

最是一抹温情 走向黄昏 2102 2011-11-25 12:34:40

  CD的六月还是那么闷热,空气里阵阵骄阳浴火。只是我没想到,唐枘的婚礼会在这个盛情的夏季举行,而且如此仓促。收到他唐突的邀请是在一周以前,这个曾经死心塌地追随我爱我,在我难过时给我臂膀倚靠、给我力量支撑、一直默默守候我、有着无坚不摧革命友情的哥们儿,终于终于找到了自己停泊的港湾。

只是新娘的她,却是曾经那个让我一度憎恨并且同情的女人。

我也曾大胆想象他们最终会走到一起,自从多年前李芷淇郑重其事向我道歉的那一刻开始,我就已经想过。只是我没承望这一幕这么快就上演。

虽然唐枘并没告诉我和高灵,他同李芷淇为何这么快闪婚,但我想我已经猜到。我打心底里替唐枘感到高兴,替他即将身为人父感到自豪。只要他幸福,我也就没有什么再奢望的了。

他们的婚礼是在自家酒店举办,虽然目前只是四星,但五星也指日可待。我很看好唐枘,也相信他和李芷淇的能力,东湖将来的发展只会蒸蒸日上。

唐枘执意拉我去当伴娘,主要负责李芷淇的妆容。而高灵当然也没闲着,要帮忙准备服饰那块儿。李芷淇的婚纱是唐枘专门找香港设计师量身定制的,所以无论是在做工、面料还是设计上都与普通婚纱大相径庭。当然我的伴娘服也是出自这位大师之手。

说句心里话,让我当伴娘,打一开始我着实很犹豫。只是作为唐枘“唯一”的女哥们儿,我想我是没任何理由可以拒绝。走上地毯的那一刻,我又想起了很多,我还依晰记得陆云枫曾在耳畔边对我说过的话:“三年以后,你若未嫁我仍未娶,我们就在一起。”

可是,三年后的现在,然后呢?

我真的有些紧张,就好像要嫁的人是何伊沫而不是李芷淇。我似乎很怕见到那些来宾。准确的说,应该是很怕见到那一张张陌生面孔下,隐约闪现出某双熟悉眼神。

是的,我怕见到欧阳,怕见到这个我只见过两次面就无法自拔爱上的男人。

我没敢去问唐枘有没有邀请他参与这场婚礼,但我想答案应该不会出乎意料。只是我没法知晓受邀者的他到底会不会来,会不会因为我的存在而婉然拒绝?

婚礼进行曲仍在继续,周围的人群早已经笑容泛滥,舞台上方那些幻灯片不断变化出李芷淇的婚纱照。我跟在李芷淇身后,小心翼翼的从侧面帮她提起婚纱与裙撑,直至将她安全送达舞台,我才同伴郎自动退居两侧听候调遣。

仪式完成我立马以最快的速度帮李芷淇换了衣服、补了妆,她用很轻的语调跟我说了声谢谢。而这竟是我同她认识以来,她最温柔的一次。我能感觉到她那发自内心的真诚。

敬酒的时候,我尾随在李芷淇身旁,端着早已备好的烟糖,每每当她敬完一个贵宾,就会立马有红包交我保管。说实在的,当伴娘很累。如果不是看在唐枘的面子上,这苦差活我……想到这仿佛又有些埋怨。尔后,当我意识到自己走神,于是赶紧将目光转移向李芷淇的时候,我瞬间楞住了。

我又看见了那个男人,那个我们已经说过再见、曾经天真以为可以嫁给他的男人。

“祝你们幸福。”顾海羽极其平淡的对着李芷淇轻撇笑去。

我沉默着看了他一眼,他也从容不乱的露出一张似语非语的笑。随后我的手里又多出一只红包。

直到整个流程结束,我也没有看见欧阳。这样的结果我还是满意的,至少我不用再担心自己面对他的时候会有怎样的尴尬?不用再害怕自己又一次心潮澎湃。

我和高灵最后坐回了特定桌,早已饥肠辘辘的我们恨不得马上吃出个大胖子。唐枘和李芷淇也随后坐过来给我们陪酒,可偏偏这个时候唐枘交伴郎保管的手机像只疯狗一样咆哮起来。唐枘拿过手机滑开屏幕,冲我阴险的笑了笑便站起身接着电话,一副准备离桌的样子。“喂、你来啦?在哪儿?”

“行,在那儿等我!”唐枘对着电话那方作回应。

“何伊沫你和我出去一趟,有事儿。”唐枘挂断电话后便一个劲儿的往前走,根本没管我愿不愿意,就连李芷淇在内的所有人也都迷惑不解。

我云里雾里的跟着唐枘出宴会大厅,然后往停车场走去。在我疑惑至极、倔强着性子对他刨根问底时,我俩的视线中出现了一个男人。他明朗而干净的轮廓是那样清晰,白色T恤搭着经典牛仔,正如四年前欧阳同样的短浅寸头。只是气质里又比欧阳略少一份青涩。

男人倚靠着那辆深绿色敞篷莲花,看着我们向他走近。他并没有摘下黑色墨镜,只是当他开口讲话的时候,他声音怎会如此耳熟?“兄弟,新婚快乐!”

男人抬起那只戴着银色腕表的白皙臂膀,缓缓摘掉镜框,尔后从车里拿来一只红包向唐枘递去。

天!…这人是?顿时我松软了,我已经不清楚自己到底是不是在梦游?整个人就像是失去了所有的重心根本没法站稳脚跟。他不正是我用尽全身力气去爱过,最让我疯狂、以为这辈子再也没有机会见到的欧阳么?

他至始至终都没有看我一眼,就像我第一次见到他的时候,他就坐在我身旁、手里拿着酒瓶作自我介绍,但至始至终都没有看我一样。

我的心跳还是一如既往般加了速度,每每当他“出现”之时。我不知道自己该说些什么,也害怕去说些什么,只是在心底一遍又一遍的埋怨唐枘让我出来面对这样的尴尬。我以为婚礼现场没有见到他,他就不会再出现,可为什么每次对他我都要失算?

“为什么爽我约?”欧阳极具犀利的眼神突然盯向我,表情很是从容淡定。

“什……么?”我吞吐不解的看向他,完全不知道他这话什么意思?又或者说我根本不确定他到底是不是在跟我讲话?

“上次要求见面你怎么不来?”

……

PS:亲们,黄昏正式开坑了。喜欢就请点击收藏推荐,什么花朵咖啡之类的一惯来者不拒哈!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