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校园 最是一抹温情

《七年》 十七岁仲夏5。

最是一抹温情 走向黄昏 1347 2011-11-25 12:34:40

  后来的很长时间何伊沫没再和顾海羽出来见过面,整天窝在房间弄功课,毕竟之前她答应母亲要好好啃书本。虽然瞒着父母偷偷的在谈恋爱,但她深知学业终归是最重要的东西。就算是让她在爱情和复旦之间必须做一个抉择,她也不见得会选前者。她太喜欢上海,虽然那是一座让人压力的城市,可她从来不认为自己会输给环境。

那一天,午后的云层突然间变得很浓、很重,把挺拔的大山吞掉了一半。没有一丝风,空气也被凝结。何伊沫刚刚吃过午饭便觉得肚子有些生疼,于是一个劲儿的往厕所跑去。直到上完厕所准备起身的那个瞬间,她突兀地记起自己似乎很久没有来过月经。细细回想,上次来潮好像是上个月5号,可这都已经14号…天!不可能会是…何伊沫瞬间完全手足无措,根本不知道该怎么办?如果这个假设真成立了…罪过…罪过。她随即拿起手机,跑到离家门很远的地方才给顾海羽打去电话:“我到现在都还没有来大姨妈,该不会是…”

“真的?你上次是什么时候来的?”

“好像是上个月5号。”

“5号?今天14号,啧…都推迟了那么多天你怎么才告诉我?”顾海羽即刻变得焦虑起来。

“我也刚刚才记起自己多久没来的,怎么办?”

“你这两天想办法抽个时间,我到镇上接你去医院看看。”

“去医院啊?去哪家?”

“肯定是去市人民医院嘛,那样比较安全。”

“我怕撞见熟人…”

“那到时候再说吧,主要是你现在要想个法子出来。很快就要开学了,得尽快解决这事儿才好…”

第二天何伊沫向父母找了一个借口,堂而皇之的出了家门。尽管再三犹豫上哪家医院,可为了万无一失,顾海羽还是开车带她来了市医点。坐诊的大夫是个女的,年龄四十左右,性情温和。出诊室里摩肩接踵的都是人,何伊沫挂的那个号等了很久才轮到她。

“你是主要看什么?哪里出了问题?”女大夫和言细语的问道。

平常时候吧、要说何伊沫的胆量那可是人手皆赞,可如今遇上这么一件事情,而且还要当着全屋子人的面来回答,那还真不如直接要了她的命。那个瞬间,她是多么想杀了顾海羽!何伊沫面红耳赤的实在不知道怎么开口,于是扭捏了很久才说:“我月经推迟了好多天都没有来。”

“多少天了?以前有没有这种情况?”

“已经推迟十天了,以前没出现过这种状况,一般都是提前几天。”

“没做过房事吧?”

这时所有人都将目光死死的定在何伊沫脸上,像是等着看她如何被言语凌迟。“啊?”何伊沫没听得明白。

“我问你有没有同过房?”女大夫又重复了一遍。

“有…”何伊沫一脸赤红的尴尬回答道,那声音是她从出生到现在最没有底气的一次。也许她这辈子都不会再说出有比这次言语,分贝更小的回答。她真的很想把顾海羽千刀万剐,最好是五马分尸!

“你先去尿检,然后再去验一次血,看看是不是阳性。”大夫递给她单子。

何伊沫接过东西狼狈的逃离出那间屋子,以及那群人异样的眼神。“医生怎么说?”走出诊室,坐在过道排椅上等候的顾海羽随即站起身来。

“不要跟我说话!”何伊沫狠狠的瞪了顾海羽一眼然后往前方走去。

“你去干嘛?”顾海羽紧随其后。

“缴费啊!烦不烦?”她一肚子火气,根本没法释放出来。

“我去吧…你把单子给我,坐这儿休息一下…”说着顾海羽从她手里拿走了那张纸。

何伊沫无力的靠着一旁的座椅坐了下来,回想起刚刚那些人的眼神,真的像是要把她吃了一样。她多么情愿那个时候能做一只老鼠,然后可以打个地洞砖下去。她再也不想走进那间屋子,可她却又只能这么认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