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校园 最是一抹温情

《七年》 关门。

最是一抹温情 走向黄昏 4638 2011-11-25 12:34:40

  等我,把单子给我多个阿姨挺大的如此小的年纪就承受这些,心里很是同情,为此还特地数落了一旁的顾海羽一番。她让他们做好准备,第二天就可以动手术。毕竟开学的时间也容不得她再犹豫。

检查的结果竟然同预想丝毫不差。那一刻她觉得世界天昏地暗,还有一周就要开学,怎么办?出诊的医生是个女大夫,年龄四十左右,性情温和。见她如此幼小的年纪就承受这些,心里很是同情,为此还特地数落了一旁的顾海羽一番。她让他们做好准备,第二天就可以动手术。毕竟开学的时间也容不得她再犹豫。

无奈之下,她只好再次向家里圆了一个美丽的谎言,凭借去高灵家共同交流学习为由,这几天不会回家…

睡躺在病床上的那一刻,所有护士的目光都是异样的。也许这真的是一件很丢脸的事情。在她被护士推着前往手术室的路上时,她瞬间有一种想要将孩子生下的冲动。她将他拉近自己的身旁,小声言说着那句自己心底蠢蠢欲动的想法。他决绝的将手从她手里摘移开,似乎并没有一丝不舍。“听话、不要怕,我在外面等你。”就这样简单的一句话言词后,她被护士推着进了手术室。那一刻,他清晰的看到从她眼角流躺出来的泪花。如果可以,他真的愿意替她承受这样的苦。一切都怪自己。

半个小时不到的时间,苍白无力的她被护士从手术室里推了出来。等在外面焦急的他立马奔至她的身旁:“怎么样,还好不?”

她并没有回答,万念俱灰的闭上双眼被推进了静养室。想着眼前这个自己深爱的男人,瞬间她觉得他是如此陌生,甚至从来不曾认识。

“你在恨我,对吧?”他坐到她病床前,声音低沉地问道。

“你觉得呢?”她别过头去,毫无力气的说。

“沫沫、不要傻了。”

“呵呵、我也觉得自己很傻,真的特别傻。”她脆弱的冷笑道。

“对不起,让你承受这么大的苦。孩子、我们将来还可以再有。”他似是自责的模样。

“对不起、呵,你也说对不起了。”

“不是、刚刚脑子里想了很多东西,没注意那么多。口误,不要放在心上好不好?”他解释道。

“那你告诉我,孩子、你就真的没有一点不舍吗?”她微弱的声音下,眼睛里又一次充盈着泪水。

“你真觉得我就那么狠心吗?我是多么希望看到他快乐的来到这个世界。可是我们能怎么办?现在真的不是他该到来的时候。如果将他生下,你想没想过你的前途?我可以跟父母他们说退学结婚,可是你呢?我不能这么自私的毁了你的梦想。”

“好了,你不用再说了。”她痛心疾首的说道。

出院后她被他接回了自己的家。原本不会做饭的他也开始一刀一铲的动手弄起来。虽然炖的鸡汤味道不怎么好,但也难得了他的表现。经过两天调养,在他细致入微的照顾下她的身子恢复了些许。回到家里的那一刻,见她一脸憔悴的模样,母亲纳闷儿不解:“几天不在家,你一回来就弄成这般脸色。到底怎么回事?”

“这两天吃坏了肚子,可能是闹肚子的原因吧。”她安之若素的回答。

“那你吃药没?”母亲问。

“嗯,吃了几服,现在好多了。”

“都不知道你在高灵那里吃了些什么?弄成这样!这两天在家喝点粥,不准再乱吃什么!眼看还有两天就开学报道、再不好起来怎么办?”

“嗯、知道。”说着、她进了自己的房间。

强烈的谴责与愧疚感充斥着她整个身子,灵魂与躯体判若两人,再无完整性。她,不再属于自子。

开学的日子,如约而至。还不曾在轻松舒适的环境下找回自己,却又要开始绷紧神经为这一期过跌跌撞撞炼狱般的生活。正如唐枘所说,班里果然转来了一位新生,是个女子。开朗、大方的性情里尽显韶颜雅容。在班级的自我介绍中,名曰李芷淇。

看着眼前这个性情活跃的女生,她总觉得似曾相识。透过时空,她又看到了小学时的自己,同这个女子一般,直爽、刁蛮。只是时光与爱情,潜移默化里已将自己温柔。

“很高兴和你成为同桌,以后还请多多帮助。”上课的第一天,班主任就将李芷淇安置在了她的身旁。而和她相处一年之久的高灵,同样也是这个地方最为知心的朋友却被调换去了别处。面对身旁这个陌生而热情的女子,对于她的一切来历是充满疑惑的。实在不解她究竟使用了何种力量能够使班主任如此轻易调走高灵?

未及两天,李芷淇就和班里的男生熟成一片。但最为要好的,就数唐枘。从唐枘口里得知,李芷淇的家庭背景果不其凡。父亲是市委书记,理所当然班主任会特别照顾,自然要将她安置在成绩优异的同学身旁。只是这种特殊的照顾是以高灵的牺牲换来的。现实真的很不公平。

也不知道是怎样回事,她总觉得眼前的这个女生不招自己喜欢。如今和她成为同桌,实在不怎么愿意。每天除了课堂上面的东西偶尔需要交流外,其余时间她们几乎是不会说一句话的。每每她同唐枘闲时聊天,李芷淇总会上前插上一脚,于是她便会主动撤出。时间过去了很久,但这个直爽的女子却总以满腔热情向她发起进攻,像是讨好却又像是真诚相待。终究,她那坚冰般提防之心还是毫无保留的被融化解冻。

“我外语很烂,以后还劳你多多照顾。”李芷淇一脸灿烂。

“其实我也不怎么样的。但力所能及的事,我定乐此不疲。”她说。

“那我们能成为朋友吗?”李芷淇问。

“当然。”

“我希望我们能成为朋友。”

她只是笑笑,没有作答。

午后的阳光,有了毒辣的颜色。虽然已不再如七八月那般娇艳,但饱满的激情似乎并没有削减多少。只是空气里的风,清凉了许多。同往常一样,午休之后散一小段步对她而言是不可或缺的情有独钟。可而今置身在旁的却不再是高灵。

一番小憩后,她满怀清新的思路睁开朦胧的眼。一个惬意的身体舒展,她转过头望了望后二排的高灵,只见座位空空荡荡。这才午自习下课两分钟、高灵就不见了,难道是独自去了石书路?

她小心翼翼地挪开座椅,随后又谨慎而又轻悄地移动身后的课桌,害怕一不留神便惊动了熟睡中的李芷淇和身后的唐枘。一个轻垫的脚步,她那苗条的身躯跃出了座位。迈着轻快的步伐,她走出教室。高灵那时正伫靠在阳台边,两眼直视着前方的高三大楼,然后出了神。

“原来你在这儿啊?我还以为你自己跑去石书路了,正准备寻你来着。”她一手拍在高灵的肩上。

像是被扔出去的橡皮拉球,高灵的魂魄一下子被她的触碰感拉了回来。“在想什么呢?跟你说话没听见吗?”她问。

“没有啊。我在看高三那些学哥学姐们。明年我们就可以像他们一样入住传说中三点一线的中心地带、全院最宽敞漂亮的金石楼!”高灵一张幻想的表情。

“好像你很期待似的?”

“那当然。全校最漂亮的教学大楼,而且地理位置那么优越。”

“我才不想呢!入住那边不知道压力会有多大,全院老师、校领导的关注对象。我们的一瞥一笑他们全都看在眼里。”

“那又如何?只要我们心无旁骛。?”

“也是喔。不过我有些担心自己…”她顿时愊忆横生。

高灵顿时看了看手腕上的时间,然后说道:“离上课还早,我们去石书路坐坐吧?”

绕过阳台,她们走向高三大楼。经由图书馆,一个转弯她们来到了石书路。照昔日的习惯,高灵在右、她在左,面向河渠一起坐到了石凳上。“你是不是在担心和顾海羽之间的感情?”未及她张口说话,高灵却先开口了。

“嗯。明年是最关键的一年,我有点担心自己不能全身心投入!”她眉宇褶皱的说道。

“你很爱他、对吧?”

“嗯。”

“可是爱情和前途,谁更重要?伊沫,你得清醒!”

“我知道。可是我真的很爱他。”

“但你也得以大局为重啊!那些事儿就先搁搁,建议你们暂时性分开一段时间,等高考之后再说。”高灵这时变得有些生气的样子。

“我怕到时已是时过境迁。”

“怕?现在做什么你都要怕,以前那个自信坚强的你哪里去了?”高灵一顿痛斥。

“你不知道这个暑假我都经历了些什么,你又怎会感同身受?”说到这时,她的两眼变得水润起来。

“怎么了?是不是发生了什么大事?”见她泪眼婆娑的样子,高灵不知所措。

“算了,我以后再告诉你吧。不过我会记住你的话,努力让自己将经历放在学业上。”

“作为朋友,真的不希望看到你毁了自己的前途。原本你成绩就这么优秀!”高灵一本正经的说。

“嗯,谢谢你、高灵。”她莞尔而笑。

“对了,你调去后面还习惯吗?”她突然间记起这件事儿来。

“还好吧。苏铭他人挺不错、我俩合作蛮愉快的。在数学上他帮了我不少忙。”

“那就好。”

“那你呢?”高灵反问起来。

“我也还行。那个李芷淇挺热情的,性格也奔放。刚开始对她印象还不怎么好,相处久了才发现她其实也挺好的。”

“我发现她和唐枘走得挺近的,似乎她俩很早以前就认识。”高灵似乎端倪出一些什么。

“这个我倒没问过,不过他俩的确走得很近。难道他们…?”她表示怀疑。

“我也是这样想过,但又好像不是。其实说真的她俩各方面都蛮配的,家境都很阔绰、性格也差不多。”高灵说。

这时,上课铃声突然就响了起来。她们随即以百米冲刺的速度奔回了教室。“报告!”刚到教室门口时,她们气喘吁吁的异口同声道。

“第一堂课你们就迟到,中午那么长时间的午休干嘛去了?算了、赶紧进来,下不为例啊!”山本盯着门外两个疲惫不堪的女生,岸然的说。

其实还好第一堂课是语文,就算看在何伊沫的份上山本也会给她一个面子。毕竟她是语文课代表,老师的辅弼之才。“哎呀、干嘛?”刚一回到座位,唐枘就在后面扯她衣服。于是,她很生气地转过头去。

“怎么?约会去了?”唐枘小声喃语,一脸阴笑。

“嘘、老师盯着呢,下课再说。”说完,她不再理会。

“这节课我们来讲讲作文的写作技巧,之后会给你们一些针对性的训练。”山本站在讲台上用手抽了抽鼻梁上方的眼镜框架说。

“唉!”话音初落,全班都叹息道。

“什么态度啊你们?提到作文你们就这副德行,没出息!”山本大怒。

顿时,教室里即刻变得鸦雀无声。

“不是我说你们,你看你们那态度就没端正,写个作文就那么难?平时总是一副懒懒散散的样子,怎么可能产生兴趣?最重要的就是要多练写,写得多了笔感自然就出来,分数也就相应的提高。分数一提高,自然就会产生兴趣,最后高考拿个高分轻而易举。所以,再重复一遍,态度决定命运…”山本立马又开始了他的那番道理。

讲台下面大家都将头埋得深深的,干着各自的事情一言不发。没有多少人在认真听他言说。

“山本先生,哦不、是老师。”唐枘举起右手喊道。其实在班里,大家私下都给这门课的老师取了一个绰号,名曰山本。之所以这么称呼是因为他个头很高,然后身材极瘦,戴着一副高度近视的框架眼镜。看起来总觉得跟电视里面某个日本武士很相像,所以平时课间大伙儿都悄悄称呼他山本先生。

看来唐枘这下要倒大霉了,私下叫叫山本也就算了,刚刚竟然会在课堂上失口!往后的日子怕是不好过的。

“什么事儿?”山本一脸铁青。

“那…那个…门没关好。”唐枘一副难以启齿的样子,然后将声音降低到了极限。

山本没张好脸色的瞪了唐枘一眼然后别过头往门口看去。“这大夏天的关什么门啊?你想热死大家啊?教室里那么多二氧化碳,你还嫌不够闷?你是不是中午没吃饭现在饿昏了?”

“不是,老师,不是…”唐枘憋屈的模样实在很让人同情。

“不是什么啊、不是?唐枘,全班就你最装怪,回头定让班主任好好治治你。”山本生气的表情既吓人又滑稽。

“老师,您、确定不要关门吗?”唐枘瞬间忍不住笑意的缓慢说道。

“唐枘,我看你真的饿晕了。你问问大家热不热,要是全班都和你一样觉得该关这门那就关吧,但我想没有谁会像你这样神志不清的。”

“你们热不热?”山本问道。

“热。”

“唐枘你还有什么要说的?你觉得这门还关不关?”

“老师,我真的冤枉啊!我说的是你的‘门’没关好,不是那个门。”唐枘再也顾不上难为情,开口反驳道。

话音刚落,全班哄堂大笑,都目不转睛的将眼光投向山本的‘门’处。估计是山本对这样突如其来的言语还半信半疑,于是很不服气的埋下头去看自己的裤子。这时,他那超级厚大的框架眼镜突然就掉在了地上。片刻,教室里再次沸腾不止,笑得人仰马翻。

山本难为情地拾起眼镜,满脸通红的冒出一句:“你们都给我等着!”随后便匆忙地离开了教室。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