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校园 最是一抹温情

《一朵残落的花》 所谓的前车之鉴。

最是一抹温情 走向黄昏 1321 2011-11-25 12:34:40

  “前两年。我和在座的各位一样,甚至还要低很多。毫不夸张、那个时候只要是这个社会存有而且被大众激励抨击的不良行为,没有一样我不招惹。在大众心里、家人眼中,我就是一彻头彻尾的混小子。打架、闹事、涉毒、赌博没有一样能与我脱得开干系。反正我记得是没少吃我老爸棍子的,经常那个全身青一块、紫一块的。可他越是那样整我、我越变本加厉。只要到了假期、我一回攀枝花,是很少呆在家的。整天和那些黑道上的人混在一起。后来有一次,我和几朋友去歌城。因为一些矛盾,一番口舌后我们几个砸了他的场子。随后我给老爸打去电话,让他马上开车来处理一下残局。结果那天他没来。因为之前只要我一闹完事,一个电话、他准能立马开车过来替我收拾残局。然后回到家就是一顿棍子吃。后来、我们几个被弄进了警局,第二天我老爸才来警局将我保释回去。一路上、他没有搭理过我,回到家、老妈也没和我说一句话。大概是对我彻底绝望了。我知道那时的自己在那个家已无容身之地。我丢尽了他们的颜面、让老爸公司的声誉受到损坏,我就是一扶不起的阿斗。突兀的强烈自尊心、触动我寻了两件衣服离开了家。我一个人走在大街上,像只流浪猫,能去哪儿?虽然有很多可以称之为‘兄弟’的朋友,但大都处在另一座城市。而在这座容纳我、即将进入睡眠状态的城市,那些所谓的朋友,也都是些狐朋狗友。关键时刻、TMD什么都一清二白。想去酒店住两天,却清晰的记得早已被父母冻结的资金。我唯一可以支配的仅有身上那八百块现钞。那一刻、百感交集,饥寒交迫。我打车来到了昆明。相对而言、那是离我最近的一个兄弟所在的城市。除去四百块的车费,到达昆明时,身上仅剩三百块。由于天色已暗、而那一兄弟的家也不在城里,所以他摸黑飙着摩托来市里接我。当时、我感动得就连眼眶也都有些泛红。我特感动、真的。当时,我就一个想法、这兄弟,一辈子都不能亏待!从市里到他家还需要一段路程,而当时摩托又要加些油才能跑回去。MD那种情况下我唯一能帮上忙的就是抢着给油钱呗。我掏出身上仅有的三百块现金、让师傅加了三百块的油···呆在他家的那几天,我没给家里打过一个电话、而他们也没来过一个电话。短短三日、我想清楚了很多事情。突然间似乎成长了好几岁。原本平日里一起称兄道弟、花天酒地的那些人,也只是如蚁附膻般。而真正称得上兄弟的,还是这些相隔甚远、不常寒暄的朋友。从昆明返回攀枝花的路途中,我就一个念想:回去不再那样混,重新开始自己的人生。丢弃那些曾自以为风光无限、而最后连自己都觉得恶心的生活。做一个以家庭、事业为重,真正负责人的男人。回到家、父母也没问我去了哪儿?但从他们厌恶的眼神里就可以看出,我又去干了那些遗臭万年的烂事儿。我进门的第一件事就是洗澡、然后修理了我那许久未刮而略显沧桑的胡茬儿。我想给自己一个崭新的形象。接着、我在冰箱里找了一些吃的,填了肚子。老爸老妈都坐在客厅看电影,这一天公司里没什么事,所以都在家里放松。我努力将自己的自尊降到了极限,走上去向他们俯首认错。他们对我估计是不再抱有希望的,所以没太在意我真诚的认错···。”

“来、”他终于停顿了他的长篇言论,对着他右旁男生旁边的男生说。示意敬那个男生。

又是瓶口一触、他喝掉了大半瓶。他终于往嘴里夹了一口菜,接着又开始滔滔不绝。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