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校园 最是一抹温情

《一朵残落的花》 你是我的第六个女人。

最是一抹温情 走向黄昏 1628 2011-11-25 12:34:40

  “乖、不要这样嘛。嗯?”他又将被褥从我身上拿开了。

这时,我没有再将被褥往身上揽。只是自己将脸侧到了另一边儿。但表情明显是很不爽的。将嘴嘟得很高。因为每当我心里特不高兴的时候,我总是习惯性的嘟着嘴,像个孩子。

“我真的发现你越来越可爱。不要这样不理我嘛。”他仍然凑过脸来。

我一个转移,挪动了自己的身体、离他更远了一些。他却也跟着挪了过来、将我抱向他。我努力和他抗衡、努力挣扎着,但我究竟是个女人、再怎么也没有他的力气大。在我极力挣扎的那一刻,他很粗鲁的吻向我。我越反抗、他越粗鲁。终于、我没有力气和他耗了,我只能那样随着他去。可是当我停止反抗的时候、他竟然也渐渐变得温柔了。不自控的感觉指使我开始回应他,于是、我变得热情开来。

我们能明显感觉到彼此的欲望,可我依然控制着自己、尽量不要那么快速冲破最后一道防线。“我真的好喜欢你、就让我疯狂一次好不好?”他的吻、在我耳边呢喃。

我依旧没有完全放开自己,始终保留着最后的退路。只是单纯的吻他、仅仅只是单纯的。他的唇真的好有感觉、这是我吻过的男人中最有感觉的一次。他渐渐向我的脖子吻去,但我这时制止了他。因为我害怕彼此很快就会把持不住欲望。“你是第二个让我感觉如此强烈的女人、就让我再疯狂一次好不好?”从他的言语、我便可以清楚的知道他那逐渐膨胀的身体有多么的难受。

“这样的话、你到底对多少个女人说过?”我也一针见血,干脆问个彻底。反正彼此都有着那段或浅或深的前尘,无所谓含蓄不含蓄了。

“你应该问我到底和多少女人睡过?”

“多少?”我对他的直爽感到无语。但他这样的耿直我究竟是爱上了。

“五个。”

他的回答我并没有感到惊讶。毕竟像他如此直爽、干脆之人的背后,永远都有一些心甘情愿付出的女人。只是我不知道这些女人当中,到底有多少个是令他真正动容、又有多少个只是他心血来潮?而我是否今夜之后,又会是他刷新纪录的前一个女人?我想我已经考虑得很清楚了,像他如此的性格、我是不指望有未来的。也许明夜他又将在另一个女人身上卖力。

“但你是第二个让我如次疯狂的女人。我也希望你是最后一个。我们一起努力好不好?”他说。

“男人不都希望自己是女人的第一个男人么?即使你们自己早已不是第一次。我和你一样、同样不是第一次了。你不介意?”我说。

“我只在乎自己的感觉。我只知道你会让我疯狂,脏了的只是这个世界。男人最骄傲的不是睡过多少女人,而是能有一个女人愿意让他睡一辈子。而你、正是我要找的这个人。”

情话都这般动听么?我怎么觉得自己听到的比神话还要神话?我终究还是不太相信这样的情话,我只觉得欲望会将谎言美化。男人永远不会拒绝任何一个感觉不错的女人。我没有回接他的话语,只是借着灯光看着他。他的气质将我彻底征服了。无所谓谎言、无所谓欺骗。我唯一可以确定的就是我现在真的爱上他了。“你关灯。”我说。此时、我已经决定好好珍惜这一夜、对我而言拥有特别意义的一夜。

他起身关了灯,窝到了我的身旁。我们很温柔的拥吻着彼此,慢慢的、直至感觉无法将我们控制。他终于伏在我的身上,然后···这一刻、我才知道他并不是我想像中那么只注重于自己的感觉。为了安全、在最关键的时候他抽离了。温热的液体没有在体内释放,这对他而言、需要多强的意志力才能将自己克制住?

激情之后、他变得精疲力竭。我裹上浴巾、走下床,削给他一颗苹果。这时、我的电话突然就响了起来。我慌忙拿过电话,看着屏幕上方的来电显示、我久久的不敢接起。“怎么不接?”他问。

“是唐枘。”我心里一阵慌乱。

“那要不要告诉他我也在?”他玩笑起来,虽然身体很是疲倦。

“嘘、不准说话。”我提醒他道。随后便接起了电话。

“喂!”我尽量使自己的声音保持平静。

“你在干嘛?睡了没?”唐枘问。

“正准备睡。干嘛?”

“没什么,就给你打个电话。你和欧阳进展怎么样了?”

“没怎么样。我说你就别操心了。我睡了啊、就这样。”说完、我慌忙挂断了电话。

“我给你说啊、不能告诉唐枘今天的事。否则···”我使拳头示意。

“我知道。你以为我真那么蠢么?”他又坏笑了起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