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校园 最是一抹温情

《落北,》 同是天涯人。

最是一抹温情 走向黄昏 2027 2011-11-25 12:34:40

  “哦、对了。我忘了问你一件事儿。”我很严肃的看着他、停下了行走的步伐。

“什么事?”他也疑惑的停下脚步看着我。

“凉~嫣、她现在在哪儿就读?”我问道。

“CD啊、怎么了?”

“哪所院校?”我的神情随即变得更加诧异了,世上真有这么巧的事儿么?

“她在西华大学。”

“学什么专业?”我继续问道。

“你问这些、到底是···?”

“别打岔、你直接回答我就是。”瞬间我变得激动了、压根儿就没注意自己的语气。我以为我还是在对唐枘说话,因为我对唐枘一直都是这么凶的。

他很震惊的看着我、八成是被我这凶蛮的语气给吓住了。我想我在他心目中的形象也一定发生转变了吧?“她学汉语言文学。”他依旧很斯文的说。

“还真是和我之前的判断丝毫不差。世上怎么就有如此巧合的事?”我很是郁闷、很是不解、很是无语。

“到底怎么了?”

“哎、你让我怎么说呢?好吧、我告诉你,但你可要做好心理准备。”我给他打了一预防针、害怕他听了之后再也站立不安。

“恩。你说吧。”

“凉嫣现在、有、男朋友了。”我慢慢吐露着字眼。

“你是怎么知道的?”他的反应貌似一点也没感到惊讶。

“难道你都知道了?”我很小声的问着。但我也并不确定他到底知不知道。

“恩。我从她的心情里读出了那消息。”他很淡定的说。

“什么时候知道的?”

“前几天。”

“你又是怎么知道的?”他再一次问道。

“她的男朋友、是我最铁的哥们儿。”

“这个世界真奇怪。无论是想得到的或是未想到的都会让人为之感叹。”他抬起直视前方的头、望着没有月色的夜空,自言其说。像是无奈、却又像是不悲不喜。

“我也是昨天才知道的。当我听到她说她叫凉嫣的时候,我总感觉这名字很熟悉、可就是想不起在哪儿听闻过。直到昨晚你发Q消息过来的时候我才想起了她。我就说这名字怎么这么耳熟?回想起她的言行、谈吐、花容,简直同你和筱荨嘴里描述出的凉嫣不差累黍。所以我就开始怀疑我所见到的凉嫣也许和你心里的她是同一个人。”

“呵呵、”他突然间冷笑道。

“你没事儿吧?想说什么就说、不要憋着。”虽然我的情绪也很低沉、但我还是尽量做到若无其事的样子。他并不知道其实此时的我心里也同样难过着、甚至也许还要比他严重。我心里装着欧阳、可我却还要使自己保持最好的状态来陪他聊天、开导他。但实际上最需要开导的人应该是我吧!

“没事。祝她幸福。”他转过仰望的头、很平静而又一脸释然的看着我说。

“嗯。她会幸福的、你也会幸福的。”

不知不觉我们已经走了很远很远。就快到了前方那个乒乓球广场、这是自己上次散步时无意间发现的。整个广场四周都是草坪打底、中央驻有很多乒乓台。周末的时候常常会有很多家长带着孩子来这里放风筝、然后在那人造沙滩上堆筑他们心目中所谓的城堡。

“我们去那儿坐坐吧?”我盯着前方的广场说道。

“看起来还不错。”他腼腆的笑了笑。

“开玩笑、我看上的东西一般都是受人追捧的。”我毫无意识的落出一豪爽的笑容、在暗弱的路灯下。

他看着我、没有言语。但我想他心底一定觉得我这人特自恋吧!不过又有什么没关系呢、不自恋的孩子一定是不自信的。我们沿着广场的入口顺着小道走了进去。一走进去才发现原来里面有那么多成双成对的人。这还真是一个好地方。看了看四周、我们找了一块儿远离那些搂搂抱抱之人的草坪坐了下来。

看着前方的远景、灯火阑珊下的村庄,持续传来着隐约的犬吠声,我很有安全感的躺了下来。因为这意境很有家的感觉。是的、我有点想家了。我想念夏天那静谧的夜里断断续续传来的蛙声;想念萤火虫飞舞在草丛堆里的光亮;想念敞开的窗户中吹进的凉风还带有橙花的芬芳;想念燥热的知了伴着月光慢慢爬上树梢···

“我好想念家乡的夜晚。知了、流萤、蛙声、橙花芳香。”我很自然的说着自己此时的感觉。

“你也很喜欢乡村生活?”他跟着我躺了下来。

“对啊、很安静、很接近天堂的感觉。我一点也不喜欢大城市生活。”我看着夜空里划过的航班说着。

“当真?”他突然间很惊讶的转过脸看着我,像是抑制不住的欣喜。

“是啊、怎么了?难不成你也喜欢?”我问。

“我一直都很向往那样的生活、有山有水有鸟语有虫鸣有一望无际的大草原。然后在那静谧而又清新的净土上搭建一座小木屋、每天做着自己喜欢做的事情,远离城市喧嚣。”他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入了迷。看得出他很憧憬那样的意境、可我万万也没想到他竟然和自己所期盼的那种生活一模一样。

“然后在蔚蓝的天空下骑马、奔跑、耕作。夜半、灯源。煮一壶酒慰心、窗外月明星稀,凉风渐行渐入。周遭安详沉寂、同她赏月、歌唱。生儿育女、清贫乐道、了了此生。我说的对吗?”

他没有立即言语,只是很愣愣的看着我。那眼神充满无限的惊讶、始料未及。

“我没想到我们所向往的生活竟然丝毫不差。”他说。

“呵呵、我也没想到。”

“不过将来我是一定要过这样的生活的。”我说。

“太有默契了、我们。”

“是啊。对了、我想问你一事儿。”我瞬间想起了他脖子上的那根吊坠、不知怎么的我就是很想弄清楚。

“恩、你问吧。”

“你脖子上的那个东西、和她有关吧?”我问道。

“那是她送我的、原本是一对。另一只在她那里。”他的言语突然间就变得深沉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