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校园 最是一抹温情

《 落北,》 一阵子、一辈子。

最是一抹温情 走向黄昏 2049 2011-11-25 12:34:40

  我一如往常的登上了Q、总想要在入睡之前了解自己空间的动态,关乎自己也关乎他人的新鲜事。我知道、就算我再怎么想念欧阳、再怎么迫切想要关注他,我都不能再进他的空间了。我有自己傲骨盎然的姿态、我不可以让自己仅存在他内心的那点好感也逐渐消失殆尽。那样至少他还能记住我、至少也会有那么一点点怀念。

我努力克制着心中蠢蠢欲动的念想打开了自己的个人空间。可我没想到空间的第一条状态竟然显示的是欧阳的心情。我瞬间不知道这是什么情况了。我明明已经将他从自己的Q友里面删除了、可是为什么他的状态还能明了的显示在自己的空间?我很纳闷儿、真的很不解。

“想哥、那个我请教你一问题。”随即、我记起了我们文学社的社长想哥,他是Q这方面的专家、我想他一定知道这些的。接着我立马给他拨去了电话。

“恩、说吧。”

“你不是很喜欢弄Q嘛、我把自己不愿保留的人从组里删除了,可是为何他的动态还会显示在我的空间里?”

“那是因为对方没将你删除啊。”

“真的?”我有一些怀疑。

“想哥骗你干嘛。”

如果真如想哥说的这样、那我是不是该因此而感到欣慰?可是为什么我一点也不快乐?难道是他舍不得、还带有留恋?呵呵、也许是自己想太多了吧。如果欧阳真不舍、如果他依然留恋,那他之后一定会打给我的。也不会过了这么久,还是再无联系、就连一句简单的问候也没有。我不是庸人自扰是什么?

我再也顾不上内心的什么尊严,抑制不住的强烈想法硬推着我点开了他的空间、这也是自己和他分手之后第一次进来。看过那些最近的说说、在这分手的十多天里,却没有一条是关乎我们的事。呵、是我想得太多,是我自欺欺人了。我很失望、真的很失望,竟然没有一条是提到我们感情的。

我又一次怀着低沉的心情回了自己空间、关闭了欧阳的个人主页。我好难过、我又被现实打回了原形。听着空间里的那首音乐,那些歌词是如此深入人心。我真怀疑自己听到的到底是歌、还是我们自己?想到那晚我们说过的情话、留给彼此的诺言我就觉得那一切都是多么的可笑与悲哀。我再也不敢相信爱情、再也不愿相信那些情话了,我觉得好飘渺。“男人的甜言蜜语就像夏天里的风、一扫而过。所以、请不要相信。”我按捺不住心里的情绪、有感而发。

发完那条说说以后,我合上电脑、睡了过去。闭上眼睛的时候、我满脑子都是他的身影,他模糊的颜容。我越是拼命的、清晰的去搜寻他的模样,我越只能看见他徒留给我的背影、永远没有正面。我从来都没想到会有一个只见了两次面的男人在我心底住了这么久,并且将一如既往的不可自控的无法忘怀。突然间我就想到了刘若英的那首《光》:“你来过一下子、我怀念一辈子,这样不理智是怎么回事?”我原以为那时的自己会很快将他从心里摘除、会很快淡化那段情感,可是定数永远都赶不上变数。

早上醒来的时候,雨后清新的空气穿过阳台已经包裹了整间寝室。当我被肚子的闹腾硬逼着跑进卫生间的时候,大家都还在睡梦里。因为上午没课,估计大家都要睡到自然醒的。我是多么的羡慕她们。晚上的时候我是最后一个入梦的孩子,而天一亮我却又是第一个张开双眼的。可一整天我的精力却是那么充沛、不觉疲劳。我想再这么下去有一天自己迟早会生病的。

从卫生间里出来,我爬上了自己的窝。但此时再也没有了睡意。我又打开了电脑、登上了Q,每天都是这样重复着同样的程序。回忆再一次幕幕铺开上演、我又开始难过了。我就这么无聊的进了个人主页。这时我又看到了那个熟悉的头像、熟悉的名字,在我说说下面的评论里。“呵呵、是女人太容易放弃。”欧阳说。

小的时候难过了会哭,现在长大了、难过的时候会笑。呵呵、是我太容易放弃了、是么?“不是女人太容易放弃。而是女人想要借那种方式来考验男人是否真心。只是男人还是经不住考验!”我回复道。

我很明白他话里的意思、可是当我回头悔过的时候他为什么要拒绝呢?倘若真如他说的那样,是我太轻易放弃、可是他不知道挽留一下就没事了吗?对哦、是我自己忘记了,他原本就是那么一个桀骜不羁的男人,又怎会因为我而丢掉自己的性格。有一句话说的好:输什么都不能输气质、丢什么都不能丢性格。

我理解他的心情、我也不会再去怨他当初没有挽留。余下的时光我将用一辈子去容纳他。也许今后再也不会遇见那样一个他、那就干脆让自己的心永久的真正的为了某个人怀念一辈子吧。突然间我变得很懒了、懒到连心里面的欧阳也不想再换掉。这一生就为他一个人。

接近中午的时候,我才拖着饥肠辘辘的身子来到食堂。坐在曾经那个同样的位置、我突然间发现自己貌似已经很久没来这里了。这些日子自己都跑去干嘛了?我依旧点了一大碗泡椒牛肉面狼吞虎咽的吃了起来、什么也没想。当我带着饱满的胃走出食堂时、我再也不知道自己的去向。去教室吧、离上课时间似乎还有些早。去图书馆吧、也呆不了多长时间。犹豫之下我走出了学校大门、进了避风塘。

我很喜欢和那老板聊天、尽管年龄上的代沟已经相当的严重,可是我们聊起来却没觉得有任何阻碍。“来啦、今天喝什么?还是一如既往的双皮奶?”我刚走进店里、老板就招呼道。

“不、今天来杯蜂蜜柚子茶算了。”想起昨晚陆云枫喝的这玩意儿来、我也就想尝尝究竟什么味道。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