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校园 最是一抹温情

《落北,》 憨吃闷胀。

最是一抹温情 走向黄昏 2060 2011-11-25 12:34:40

  “恩、对啊。我刚刚过来的时候已经吃过了。现在肚子还撑着呢!”说着、我不自控的打了一个嗝。那模样别提有多难堪。陆云枫很无语的看着我、大概是被我这样不矜持的举止给吓着了。

“那我还没吃呢、刚刚我以为你会空着肚子过来。本想请你吃一顿大餐的、看来这下我又省掉一笔费用咯。”他满是轻松的笑着回答道。看得出他是在故意激我。

“怎么?你怕你的钱没地方花是不?那好吧、我今天就成全你。”不就是吃嘛、反正我这人也是一吃货,就算肚子再撑我也能装得进东西。这二十年来也不是白过的。大不了一会儿撑着回去吃几颗酚酞片就一切都解决了。

“那好、你想吃什么?”我们情不自禁的往闹市一条街走去。说真的我还没来过他们这边的夜市,不过跟我们那边的闹市区比起来似乎吃的东西还要更齐全。

“哎、随便吧。我不挑食的。”我很享受的咀嚼着嘴里软而带有嚼劲儿的黑珍珠,心里特爽。我想我是爱上这玩意儿了。

“吃不吃干锅?或者烤鱼?或者其它的什么?”他问。

我吸着杯里所剩无几的珍珠、脑袋里不停打着转。吃干锅吧、貌似有点油腻。吃烤鱼吧,好像还是比较油。要是换在平时、我想自己还是会选择干锅。算了、今天干脆还是吃烤鱼得了。“呃、那就吃烤鱼嘛。哦、对了,是不是万州的?”我问道。

“去了你不就知道了。”说着他走在我前面、我跟着他的脚步来到了烤鱼专区。

“呐、这么多家,你想去哪家?”他很绅士的看着我问。

眼前一排打着万州烤鱼牌子的店铺瞬间让我不知道怎么选择了。“肯定得选一家最好吃的撒。你是这边的地主、你肯定知道哪家最好吃,你定吧。我随意。”我是真的没有主意了。

“那好吧。”随后我跟着他进了那家最靠左边的万州烤鱼坐了下来。老板很热情的拿过来菜单、给我们倒了不正宗的酥油茶。虽然不正宗、不过那香味儿还是很沁人心脾。

“你看看喜欢吃什么口味的?还有需要点哪种鱼?”他递给我菜单让我做决定。

“你点吧、我不是说了我不挑食的么?随意嘛。”随后我把菜单又递回了他的手中。

“你定吧。我也很随意的。”这时他又把单子回递了过来。

“汗、大哥,你也太客气了嘛。好吧、就来一豆豉草鱼吧。”我只好脱口而出,随便点了一个。老板接过单子走进了厨房。我和陆云枫就那样对坐着,始终觉得有些不自在。也许是我们从来没有这样对坐过的原因吧?

我有些不好意思的看着他、努力找话题出来扯。然后手里一会儿端着酥油茶喝、一会儿又不自在的放下。这样来回的动作和不随意的氛围实在让我觉得尴尬。他也有些不好意思但又很斯文的看着我。我越看他的眼镜越觉得像许嵩。大概是氛围有些紧张的原因,顿时间我身体的毛孔里冒出了很多汗珠、我真的觉得特别热。即使我已经穿的是面料超级薄的棉短袖。

“你不热么?大夏天的还穿长袖。”我拿起另一桌上的菜单扇起风来。我很纳闷儿他怎么会穿长袖。

“热啊、”他很淡定的笑着说。

“既然热那你还穿长袖,是不是脑袋瓜子受什么刺激才变成这样的?”我半开玩笑半认真的说。

“除了小时候、我就再也没有穿过短袖。”他说。

“啊?为什么?”我立马放下手里的茶杯、超级郁闷的看着他。

“以前身体不大好,体温要比平常人低一些。后来时间久了、慢慢就没穿短袖的习惯了。”

“那现在呢、就算再热你也只穿长袖?”

“对啊、我夏天的衣服全部都是衬衫,休闲裤之类的。”

“好憋屈、我要是你肯定早疯了。”

“呵呵、习惯了。”

这时、老板端着已经出锅的烤鱼走了过来。“帮我们弄点米饭来嘛,谢谢。”我向着正往里面走去的老板喊道。“行、马上就来啊。”

“你喝点什么不?要不要小维怡?”他问。

“算了吧、刚刚才喝了奶茶,那东西胀肚子得很。”

“那你还吃得下米饭?”

“拜托、你不是没吃饭么。我是帮你叫的好不好?”我是真的觉得委屈了。他怎么可以冤枉我呢?

他很斯文的往嘴里送了一块儿土豆,阳光的笑了笑。这时老板端着一小笼米饭走了过来。“再给我们拿一瓶小维怡、谢谢。”他趁时说道。“恩、好。”

“我不是说了我不要么?”我有些埋怨的看着他。他小子还真想把我撑死么?

“我说了是给你点的吗?”

“你、!好吧,是我孔雀了。”我没有颜面的低下头,无语的吃着碗里的鱼。我真是糗到家了。

“呵呵、呐,本来就是给你点的。这东西味儿比较重,要是渴了你也能压压渴的。不会胀肚子的、这么小一瓶。”他笑着将老板刚刚送来的那瓶小维怡送到我面前,那斯文的笑靥里暗藏出的幽默若隐若现。

“我不喝。”说着我将那瓶小维怡放到了他的面前。

“你生气了?”他看了看我,沉默些许的问道。表情似乎变得微微的岸然了。

“汗、、、生气?无缘无故的我干嘛要生气呀?哥、你想多了。”我特无语的看着他。

“那你怎么不喝?我刚刚只不过是和你开个玩笑而已。”

“我知道啊。我没那么小气好不好?”

“那你就把它喝了、不然我就认为你是小气了。”

我没辙的看着他:“好吧、我只有委屈自己了。”接着他又将瓶子拿到了我面前,我很矜持的吸了一小口。完饭后我像一只即将拉上屠宰场的猪那样饱得要死。我跟在他一旁拖着缓慢的步伐吃力的前行着。胃里再也没有空隙了,好久都没有这般撑过。

“你真的就这么严重?”他见我这么滑稽的弯着腰前行,很是不能感同身受。

“对啊、就怪你让我吃了那么多。”我难受的直起身子望着他。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