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校园 最是一抹温情

《落北,》 好久不见。

最是一抹温情 走向黄昏 2017 2011-11-25 12:34:40

  这场景实在是有些尴尬。当我下了车门、我依旧很不服气的再看了一眼车牌上面的文字。‘B山’两颗刺眼的文字将我灰溜溜的打回了乘车通道。我对自己特无语,今天太衰了。我又开始拎着东西用模糊的视线寻找着‘A山’那两颗字眼。终于我就看到了那辆自己苦苦追寻的车次。为保万一、我甚至贴近了车子面前,直到我完全确信自己没有再出错时、这才上了车。

如先前一样,我同样找到了那个位置坐了下来。虽然刚刚有点SB、有点衰,不过我想自己应该感到庆幸的。还好那个售票员儿眼睛清澈、不然我真的就要被载去那个我从来都没听说的‘B山’。我想那样我真的会疯掉的。我很郁闷的久久不能平复先前心里的波涛汹涌,不知怎么的我就想到了一个人、突然间我很想给他发短信。

“我跟你说嘛,我刚刚真的太衰了。我乘错车了、差点就被司机载到那个我从来都没有听说过的地方去。吓死我了!”我没有一点迟疑的给陆云枫发去了短信,想要在他那里寻找一些安慰。

“怎么会?你没看车子上面的地名吗?”

“看了的。我看到一个‘山’字然后就上去了、我没戴眼镜,我以为那个就是A山的车子。”

“我这真是服了你、怎么像个傻瓜一样?那现在找到车没有嘛?”

“嗯、现在已经上了A山的车,只是回想起刚才的场景就觉得好瓜。而且幸好没发车、不然真的就惨了。”

“那就好。下次回家的时候注意把眼镜戴上嘛,都这么大的人了还犯如此低级的错误。我待会儿也要回家,还有一节课就放学。”

“啊?你也要回家?”我瞬间变得有些激动起来。

“呵呵、对呀,怎么?”

“嘿嘿、那我的冬瓜糖···?”

“就知道你要说这个,我记着呢。好吧、到家之后给我回个电话,路上注意安全。”他说。

看了他的回复,突然间我心里莫名奇妙的缭绕着一层温暖。听着MP3里面的那些歌,好欣慰。“嗯。”

没多久车子便上了高速,看着沿途横扫而过的村庄、田野,我真的觉得自己已经好久没有回过家了。这种久违的亲切与回归感是自己一直以来期盼与怀念的。车窗外面的风景永不停歇的往后倒退着,距离越来越近、思绪也越来越沉,这座曾经留给自己那么多回忆的城市。

如果某一座城市让你心伤,那是因为这里曾有你深爱的那个人。没错、我曾经是那么深爱着顾海羽,关于这座城市里的一切都是那般熟悉。只不过现在拥有的不是心伤的感觉,更多则是释怀、从容。客车下了高速后在拥挤的街道里缓慢穿梭着。终于它还是路经了那幢小区、曾经我和顾海羽一同出入的地方。四年前的这里和现在没有任何改变。

车子逐渐在站外停驻。我疲惫的拎着东西、背着包下了车。这里离公交站还有一定距离,看着上空那一抹强烈而晕黄的光、我实在有些昏眩。不想就这么顶着热走去公交站里,可等了好久也没打到一辆的士。平时站外那么多的士的,但今天却破天荒的了无踪影。迫于无奈、我只好懒散而毫无精力的往公交站走去。

刚走到前面红绿灯的时候,人行道的灯立马变成红色了。今天到底是什么日子?一切都是那么不顺畅,就连红绿灯也和我对着干!站在人行道的端口上、看着来来往往驰骋过去的每一辆汽车,静静等待显示灯上的倒计时慢慢变成零。终于、人行灯转变成了绿色。我从容淡定的走向人行道、在停驻着的左右两侧的汽车中央。刚过斑马线没多久显示灯就变了颜色。我继续着之前的步调往前走着、唯一感到幸运的是就快到公交站了。

因为太热、我只好停下步子用湿巾擦了擦额头上的些许汗珠,然后继续往前走去。可我却奇怪的察觉身后有一辆白色的车子似乎紧跟我之后。那速度很慢。我不好意思转过身去看、所以只是斜着脑袋用余光瞟了一眼。我无法看见它是哪个品牌的车、我只知道它长的是白色的皮肤。过了有好一会儿我确信它的确是在跟随我的,可我也郁闷它干嘛要跟着我?我又不是什么有特殊身份地位的人、我只是一普普通通的学生。

这样的情况真的让我很好奇、如果说是什么恶棍,那车上的人怎么还不动手?他完全可以快速的开到我面前然后就像电视里面那样把我拽进车里,然后驰骋而去。他也用不着这样跟在我身后慢慢前行吧?顿时、我停止了前行的双脚,露出一张很无可奈何的表情转过身去盯着那辆车。那一瞬间、我清清楚楚的看见了在座驾上系着安全带的男人,以及那四环相连的圈。

熟悉的车、熟悉的人、熟悉的街,是的、我又看见了顾海羽。还是和四年前那样开着这辆奥迪。只是他的指尖不再夹着香烟、只是他两腮的文脉多了一抹沧桑,那是被时光刻画出的惆怅。手腕上的表依旧灼灼耀眼,精细的手指还是那么好看。我们就那样互相沉默的看着彼此、久久没有其他的动作。

和上一次在商场相遇的感觉是不一样的,这次多了一份淡定与熟悉。从彼此定定的眼神里可以看出,其实我们从来就没有忘记过彼此、只是将那些曾经深深的埋在心底然后扎了根,逐渐就没有了悲欢的姿态。属于彼此的位置永远都没有改变。没有谁可以忘记谁,只是在不同的场景想起不同的谁。

“要回家吧?我可以送你么?”他很绅士的下车开了右侧车门,看着我问。

“不用了、我自己坐车回去。夏晗和孩子还在家里等着你。”我冷冷的说道。

“家里还有我老妈他们。我只是想再送你一次而已,仅仅只是这个念想。”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