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校园 最是一抹温情

《落北,》 梦。

最是一抹温情 走向黄昏 2061 2011-11-25 12:34:40

  “怎么?想让我给你带啊?”虽然我没有说出后面的言语、但这小子到底看出了我的心思。

“嘿嘿、方便不嘛?”我终于不好意思的笑起来。

“好吧、这次我回去就给你带。”

不知不觉中、我们竟然已经走到了避风塘外面。如果不是今晚吃的太多、我想我这时一定会走进去要一杯双皮奶的。走到学校门口时他依旧还要将我往里面送。我们似乎总有聊不完的话题。可是想到这波谲云诡的天气、我就让他赶紧回去了。“你赶紧回去吧、不然一会儿下雨就麻烦了。我们改天再聊。”

“那好吧、改天聊,早点休息。”

“恩、你也是。”说着、他转过身离开了。

我刚走到宿舍大门,还没跨进寝室就已经簌簌的下起雨来。这小子看来注定淋雨了、哎,都怪我…进了寝室还好肚子没再发胀,好久都没有体验过这样风雨交加的夜晚。透过阳台吹进的风直接落在我的窝里、雨水渐渐逼大,突然间我觉得自己挺对不住陆云枫的。

洗漱之后我爬上了窝、MD之前真的把我冷爽了。现在的气候越来越让人捉摸不定、就像放音乐那般随机播放着。大夏天的一下子又变得这么冷,我真怀疑这是否是传说中2012的前奏?我不禁又打了一寒颤然后便睡到了被窝里、今晚完全没有玩电脑的兴致。

我将被褥半盖在身上后拿出了陆云枫的MP3来、这时才想到还是给他打个电话过去问问好。我很生疏的翻出他的号码拨了出去:“喂。”许久、那边传来斯文的声音。

“哦、那个你淋雨了吧?”我的言语不自控的有些慌张。

“呵呵、对啊,怎么了?”他依旧斯文的回答着。

“那赶紧去洗个澡、淋雨过后很容易生病。”

“刚刚洗了、不过只有冷水了。”

“啊?冷水?你冲的冷水浴?晕、你强悍。”我很无语的说。

“没热水了、只好冲冷水。不过都已经习惯了、以前冬天还经常坚持冷水浴的。”

“汗!好吧、那你早点休息。只是觉得刚刚挺对不住你的、害你遭了雨。”

“呵呵、没事的。你也早点睡觉。”

挂完电话后我继续听起了他的MP3、里面的每一首歌真的好有感觉。而我却连自己的MP3都已经很久没有动过,里面的旋律也不知道是哪个年代的、反正还是高三那年弄进去的歌。我想那些歌曲的确需要更新了。可是我这人越来越懒、不想去动它,有现成的当然更好。

我喜欢这样的天气。雨夜之后一早醒来就阳光明媚、即使是大夏天的。也不知道自己昨晚到底多久入的眠、但意识里好像很快就睡着了。睁开睡意的双眼、倾城的日光投落在屋顶上方,将世界透明的发亮。那一刻我才发现自己的耳边还流淌着那些音乐、MP3的电量还有两格。我真不敢想象这MP3的质量、真的太好了,放了整整一晚竟然还有两个电。

我关了电源、将它放进了自己的书包里。其实我挺想今晚上就还给他的、可是想到里面那么多好听的旋律似乎很是不舍得。打理好一切后我拿着包来到食堂。出于生活规律、我很没胃口的买了一杯南瓜粥和一块儿蛋糕便往教室赶去。还没走到教学楼我就听见有人在身后叫喊我的名字。“伊沫!”那声音很熟悉。

我停下了自己前行的脚步回过头、苏筱荨正抱着两本儿书、精神状态似乎不大好的向我走来。

“筱荨?好久都没看到你了。怎么、今上午你们也有课?”我很惊讶的投去言语。

“恩、四节连堂。专业课。”我们并排的往教学楼走去。

“吃饭了没?都不见你带早餐。”见她手里的几本书外别无他物、于是我问道。

“吃了的、刚刚在食堂吃面条时我看见你了,我本想叫住你的但你走得太匆忙。”

“呵呵、一般我一个人的时候走得都挺快的。你一个人吃面条?夏景然呢?”

“哦、他今上午一二节没课。所以估计这会儿还在见周公吧。”

“恩、最近这段时间一切都还好撒?”

“伊沫、今晚上我们可以出去喝喝不?我想喝酒了。”突然、她停止了行走的步伐,表情很暗淡的看着我说。

对于她这么个文静矜持的良好女子、怎么会突然间想到喝酒?难道是和夏景然吵架了?“到底怎么了?为什么会突然间想到喝酒?你可是不会喝酒的。”

“今晚上我们一起去酒吧好不好?到时候我再告诉你。”

“恩。你别想太多、晚上陪你喝高兴。”我们边说着边往电梯里面走去、还好我们都在同一座教学楼。

到了六楼的时候我们分开了。来到教室我找了一个相对于以往比较靠后的位置坐了下来。今天好像真没心情听课,说不出的一种怪怪的感觉。特别是苏筱荨刚刚的那些话。看得出她是遇到了什么事儿。这人与人之间难道真会互相影响,无论积极的情绪还是消极的情绪?反正最常见的例子就是笑能够传染人、但我不知道自己现在的情绪是不是刚刚受到了苏筱荨低情绪的传染?

坐到座位上、我很没食欲的往嘴里吸了两口粥,然后勉强的咬着那块儿自己平时最喜欢吃的肉松蛋糕。如果不是害怕闹胃病、我想我一定不会吃的。随后我掏出来包里的MP3、很投入的听起来。当我听到那首《梦》的时候、我又陷入了自己编织的梦境里。

“我失落、只剩下几分重。每一个梦、都化作一阵风。我哭了、静静看着天空。每一朵痛、遮住了我的梦。雨渐渐停了、你在哪呢。谁在哼着歌、谁很快乐···“这支歌的调子很安静,却又透露出几分感伤。不知不觉我又想起了欧阳,那个曾经住进我生命里并且将一如既往不愿醒来的梦。

趁时、我给陆云枫发去了一条短信,告诉他缓几天再还他MP3。本来今晚要给的、可是因为要陪苏筱荨去酒吧喝喝,明天又要回家、所以只能回来的时候再拿给他。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