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校园 最是一抹温情

《落北,》 时光、珍惜。

最是一抹温情 走向黄昏 1984 2011-11-25 12:34:40

  “什么遗憾?曾经都过去了、能有什么遗憾?如果夏晗知道你现在这样、你知道她会怎么想么?你怎么还是死性不改!好好珍惜你身边的人吧。”说着我连忙开着车门准备下车,可是怎么也打不开。

“我只是想弥补当初那个我现在唯一能兑现的诺言。仅仅只是弥补。我没法兑现曾经许给你的海誓山盟,可是只有这个约定我能做到。我只想让自己心里好过一点、减轻一些内疚感而已。可以么?”在我努力开着车门的时候,他突然间拉住了我的胳膊。那眼神充满着极度的忧郁与哀怜。

说真的、我一点儿也不知道他所谓的唯一能够兑现给我的诺言到底是什么?因为我真的不记得了。可是我竟然还是含糊的答应了他、了却他最后的心愿。“好吧”我说。

“后天上午9点、我依然在这里等你。”他顿时的笑意变得开朗、舒坦和欣慰了。没有了曾经的坏坏气质与孩子气。

“这么早?去干嘛?”我特别纳闷儿来着。明明就是他说要送我的,就算定时间也得由我说了算吧?

“我有安排。”他的回答似是有了一些霸道与不容置喙。我也没再多说什么,终于费劲儿的打开车门下了车。我没有回头看他、也没有和他说再见。只是背着身跟他挥了挥手的继续往前走着,没有回头。

回到家,父亲正在忙活着杀鱼,而母亲则在厨房整理着佐料。“爸、妈,我回来了。”刚走进家门我便喊道。

“速度这么快啊?把包放下吧、冰箱里给你买了好多新鲜荔枝和西瓜,自己拿去。”父亲说。

“嗯。”我应着走进了自己的房间。一直以来荔枝和西瓜是我夏天里最喜欢的两种食物。想到这里眼睛不自觉有些酸酸的感觉。父母总记得我最爱吃什么、可我却从来都没有好好关注过。

“那个床单是上午给你换了的。没什么需要打理的。”母亲说。

“知道了。”放下背包和东西后,我打开衣橱取出了那个特殊的盒子。四年了、它在里面还是那样静静的流淌着秒针、分针和时针,一点误差也没有。擦了擦屏幕上面少许的尘埃,我又将它放回了原处。

打开背包,我拿出了那双用鞋纸包裹得精致至极的帆布鞋、那双曾经和欧阳站在一起、并肩行走的情侣鞋。我将它重新装进了一个鞋盒、然后放进了衣橱下方。对我而言、欧阳在我心里的位置永远也不会改变。任何人都无法替代。我再也爱不到最爱的他。

出了房间,我帮母亲摆着碗筷。父亲已经在动手做着酸菜鱼、那股味道还是那般熟悉与诱人。没多久饭菜都上了桌,光是那股香就足以让我垂涎三尺的、更别说味道了。我陶醉在香气中久久不能恢复过来。

“儿子,想什么呢?怎么还不动筷吃?你不是早就盼着吃了吗?”父亲打断了我的沉迷。

“我太想念这气香了。”说着我拿起筷子夹了一片母亲烧的回锅肉,父亲替我夹来了一块鱼头。“你喜欢吃鱼头、快吃吧。”父亲的言语依旧那么和蔼。

“在学校谈朋友没?跟我们说说、我和你爸帮你参考参考。”母亲突然间半开玩笑的问道。

听到这话时我差点就要喷出嘴里的肉来,怎么一下子问起这样的问题来?“啊?没有啊、怎么想起这个了?”我边吃着碗里的鱼头边问着。

“你这不大二了嘛、如果遇见合适的就带回来给我们瞧瞧,我们看看靠不靠谱。不要瞒着我们。主要是害怕你做错事,什么事该做、什么事不该做你得有分寸。”

“以前你们不是千叮万嘱不要我谈么、怎么现在有点支持我的意思了?”我笑道。

“以前是你太小、还没到那个时候。现在也不能说是支持你、只是让你随着缘分定。你也不小了。就怕你瞒着我们、辨不清好坏。”

“哎妈、真没有。我这么大大咧咧哪个敢要啊?”我有点郁闷的说道。

“你妈的话可以忽略不计。没事、谈朋友是有些早,等你毕业工作了再谈也不迟。”父亲终于说了一句。

“你知道什么?就因为她这样男娃儿的性格所以才要让她接触那些。”母亲反驳了父亲一句。“平时你男生朋友不是挺多的吗?”母亲问。

“是挺多的、但那些都是哥们儿,不是那种关系。”

“不谈这些行了不?快吃饭吧。来儿子,多吃点。”说着父亲又往我碗里夹了一些鱼。

“你看你、从小到大就儿子儿子的叫,也把她当成儿子那般来培养。现在弄得她的思想都快男性化了。”母亲这时在父亲面前抱怨了起来。其实老妈一点都不了解我,虽然在家里家外我总有些像男孩子那样大大咧咧、但是在不同的场合我还是很明白自己该注意什么的。他们也大可不必在这方面为我担心,实际上我比他们想象中还要深藏不露。

“男娃儿好啊、我还巴不得自己是个男孩儿。我说妈你就别担那闲心,再跟我提这事儿以后我还真不嫁人了。”

老实说,如果可以的话这辈子我还真的不想结婚。只坚持自己的梦想、做自己喜欢做的事情,挣一些钱然后让父母安享晚年。然后自己再归隐山林,就像海子那样面朝大海、春暖花开。赏花、品茶、骑马、种一些粮食和蔬菜…于我而言、我已经错过了欧阳、这个一辈子我都会放在心底的男人。我再也爱不到我最爱的人。

饭后、我和他们坐到了客厅里看电视,一边儿也闲聊着学校里的那些趣闻。其实这样的时光是最美好的,已经没有多少个这样的日子可以和父母说说笑笑、分享彼此的碎碎念。看着他们逐渐褶皱的肌肤、逐渐斑白的头发,我知道没有多少这样的时光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