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校园 最是一抹温情

《落北,》 寒暄。

最是一抹温情 走向黄昏 2086 2011-11-25 12:34:40

  “那我要是说没必要呢?”

“都这么多年了、你还是恨我?”他瞬间的神情是郁闷、是落寞的。

“你就这么看得起自己?呵呵、那些早过去了!”我冷笑着。

“我只想兑现当初说过的那个最简单的承诺,这是我现在唯一能够给予你的。即使已经过来了这么多年。”

“什么承诺?我怎么不记得了?”听到这话时,突然间我觉得一头雾水了。我怎么也不记得他所谓的那个当初最简单的承诺。

“呵呵、看来你真的不再需要那些了。就让我再送你最后一次可以不、以朋友的身份?”他的表情显得那样的自怜、一种默受的暗暗的沮丧。和他从前曾有一时故作孩子在充满了希望和怀着自信自尊时候惯装的那种假设的忧郁是不同的。认真可爱而且像花儿一样清新。

“既然如此、我也不是那种小气之人。不然你会觉得我对曾经还耿耿于怀。”说完、我很大方的走去右车门,坐到了副驾的位置。那样的态度是随意、从容与无所谓的。岁月的沉淀已让自己褪却当年的内荏,而他、却也打磨得光鲜亮泽。只是那样的气质里明显多了份成熟。

他坐上车后帮我系好了安全带,然后发动引擎很适速的开着车子。直到出了城区我们依旧沉默着没有说一句话。但这样的氛围我并没觉得任何尴尬,像是各尽其职那般互不打扰彼此。然后他作为一名普普通通的驾驶者专注立意的操纵着一段路程、而我则是一个再寻常不过的乘客,看沿途属于自己的风景、听车内留存心底的音乐。

车子开到立交桥的时候,我终于坐不住的问去一句:“做了父亲、最大的感想是什么?”

“养儿方知父母恩。我想这句话用来描述是再合适不过的。”他没有转过头来看着我,但从车内的透视镜里我看到了彼此对视的眼神。那淡淡的一瞥一笑分明没有了杂质与他想。看过彼此的眼神交汇,我们不约而同的移开了目光。

“我是指相对于那段青葱岁月而言。”靠在柔软的座椅后身、窗外越渐熟悉的画面奔涌而来,时值我补充了一句。

“多了一份责任与担当吧。”他别过头看了看窗外的景色然后一脸深沉的表情说道。

“那就好撒、说明你的确成熟了。有收获就好。”我说。

“呵呵、你呢,这四年里过的还好不?”

“你觉得呢?呵呵、就你现在看到的这样啊,还不错。”我大大落落的露出一张笑脸,这表情是自自然然生出的快乐。随意、从容、毫不做作的。此刻、我依旧没有任何了解他这些年来具体生活情况的欲望,因为我再也不是当年那个只会在他面前变得温柔不已、比爱自己甚至更过分爱着他的何伊沫。如果我还是曾经那个自己、想必现在也一定会刨根问底。

“嗯、只要你快乐,就一切都好。”从他此时的言语中、凝重的神情里我读出了那么一点点感伤。难道这四年里他都过得都不好么?

“那是当然。其实开心与不开心都只是一种选择,关键看你自己怎么想。你可以做自己想做的事、听自己想听的歌、走自己想走的路、看自己想看的风景、爱自己想爱的人。这样何尝不是最好?”我转过被风凌乱了发丝的头,极度轻松的看着他说。

不知不觉中车子已经开到了转盘路口。他很从容的打着方向盘,这动作比起四年前要熟练了很多。开过转盘后,我依旧欣赏着窗外那片属于自己的风景、憧憬着属于自己世界。良久他深沉的冒出一句:“你真的变了。”表情里带着些许不尴不尬的笑意。

“的确、我一点都不否认我变了。早在四年前你最后一次打给我的时候我就已经变了。我再也不愿去认真爱情,伤了太多人。我承认我是恨过你,可最后才发现我所不能放下的也仅仅只是那些深入骨髓的回忆、而并非是你本人。其实当时那样的结果也挺好的。毕竟就算我们再坚持也不见得最终定会走在一起。或许我们根本就是没有缘分的两个人,只是在错误的时间里遇见了彼此。没有你存在的日子、我们都还可以很好的过。”

“好吧、不提那些了。现在呢、说说你现在的生活吧。”我知道、他是再也没有任何言语可以接住了。所以他只好生硬的扯开话题。

“你之前才问了、我刚刚不也说了么,就你现在看到的这样,很不错。”我顿时郁闷住了。

“对哦、我都忘了,记性不大好了。”他很迟钝的上扬着嘴角的弧度,看得出他挤出这样一抹笑是多么的勉强。

“你呢、现在的生活应该挺好的吧?夏晗那么优秀。”出于情面、我终于投去了一丝问候。

“你看到的是什么样就是什么样。也许吧。不过有时候表面现象与内在情况是不会对等的。”他沉重的表情里闪现出一撇轻淡的笑。透过他褶皱的眉宇、我知道他并不是真正的快乐。

“你呢、有没有找到那个可以让你用一辈子去陪伴的他?”他反问道。

“呵呵、我想我这辈子都再也爱不到我最爱的人。因为已经错过了。但是可以让我用一辈子去陪伴的那个人到现在还没有现身。感情这东西还是宁缺毋滥的好。不过我唯一可以确定的就是我将来的老公一定是个路痴,因为他到现在都还没有找到我。”说完、我没心没肺坦荡的笑起来。

“是你太优秀。”

车子渐渐放缓了速度。看着沿途逼近熟悉的树木,我知道就快到广场了。“你什么时候回CD?”他问。

“后天吧。怎么?”我表示很吃惊。

“后天我送你去CD吧?”他别过头来看着我问。

“不用麻烦你了、我有手有脚的自己坐车就行。谢谢你的好意,不过不用了。”我冷冷的拒绝道。

“我只是想补偿当年的那个遗憾、也是我现在唯一能够给予你的。我发誓,仅仅只是最后一次送你。”这时、车子在望远楼下边停住了。还是是和四年前一样、同样不差累黍的位置。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