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校园 最是一抹温情

《落北,》 猜不透。

最是一抹温情 走向黄昏 1989 2011-11-25 12:34:40

  将近十一点的时候,我带着上下眼皮就快打架的朦胧双眼回到了自己的房间。点开手机,上面显示了两个未接来电和一条短信。因为在客厅看电视、手机扔在被褥上,所以根本就不知道电话响起过。这么晚了、谁还会打来电话?我纳闷儿着的打开了消息提醒。两个未接电话是陆云枫打来的、就连那条短信也是。“睡了没?你是在家吧?”消息到来的时间是在10点半的时候。

瞬间我突然记起下午到家的时候忘了给他发去短信报平安。一回想到下午那囧事我就特郁闷。真的太丢脸。“刚刚在客厅看电视,手机放在房间里所以没听见声响。不好意思啊、现在才回你短信。”我立马发了消息过去。

“呵呵、没关系。你下午到家了也没给个消息,刚刚发短息过来又没收到回复,我还以为你真乘错车了。”很快那边就有了回应。

“不是、下午回到家的时候都近六点了,然后就忙着帮我老爸他们弄饭去了,当时也忘了。嘿嘿、难得你还记着。你呢?现在应该准备睡觉了吧?”

“还没有。和他们在外面吃烧烤。就高中那帮兄弟、好久没一起聚了。回来一趟就被他们拉出来灌。”

“喝酒了?你貌似不喜欢喝酒的吧?上次苏筱荨生日上你不是说对它不感兴趣么?”

“对啊、不过兄弟聚在一起高兴嘛,喝喝尽兴。”

“嗯、那你们慢慢喝,开心就好。”

“呵呵。对了、你什么时候回学校?”

“后天啊、怎么了?”

“没什么、就问问。我也那天来、晚上一起出来吹吹风吧?”

“好啊。那就先这样吧,我睡觉了,你也早点回去休息。”

“嗯、晚安。”

第二天一大早我便起了床,包了一些饺子、熬了一些粥。等所有的工序都完结我才叫醒了老爸他们。一直以来我在家的日子都是老妈在准备早餐、而我做女儿的却一次早餐都没帮他们准备过,想起来我都觉得自己挺惭愧的。虽然平时也会做做午餐什么的、但还从来没弄过早饭。几乎都是一觉睡到十点才起床,然后还是母亲重新帮我弄好放在餐桌上。

进川大的这一年多里,真的顿悟出了很多东西。关乎亲情、爱情、友情以及其他的方面…呆在家里的日子总是转眼即逝、还没从安逸的氛围里抽离的时候又该回学校了。这一天里也没做什么事,就帮父母洗了几件衣服、做了两顿饭,然后便是坐在台灯下写写东西、哪里都没去。也不愿跨出家门半步。

长大以后,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就喜欢上了安静。喜欢宅、就算宅个天昏地暗好像也乐此不疲。记得小时候是父母拿着棍子跟着追,也都要往外面疯跑。而长大以后的现在,就算父母拿钱塞到我手里也都不想走出家里一步。

晚上的时候,母亲往我的背包里塞了好多吃的、好像生怕我回学校就吃不到那些东西一样。不过我真的了解她的苦心,她也是心疼我。而我唯一能做的也只是好好努力,将来用物质回报他们。

第二天清晨我如约往望远楼走去。母亲本要送我上车的,可我拒绝了。如果不是顾海羽要来接我、我一定会陪母亲走那一小段路途的。还没走到广场的时候,仅凭那模糊的视线我就已经看见那辆熟悉的白色奥迪停在望远楼下面。依然的那个位置。

走近车身,凭着那透明的前视玻璃屏幕我看见了坐在驾座上抽烟的顾海羽。还很和四年前一样,他将夹着香烟的手垂悬在车窗上方、依然时不时的抖了抖指尖燃尽的烟灰。只是看见我站在面前的时候,他随即将香烟的过滤嘴叼在了嘴里、然后帮我开了右侧车门。我背着肩包笨拙的上了车。

V型的浅灰色修身T恤将他的体型修饰得几近完美。比起四年、他的确有了一丝被岁月刻画的痕迹,那是这么多年来我还未曾改变的气息。男人味儿十足的气质里让人有一种想要亲近的感觉。可即便如此、但我依然清楚我爱的那个人是欧阳,已不再是他。

“吃早饭没有?”他吸了一口香烟,然后又将左手悬在了车窗上。看着我问。

“这么迟、当然。还不开车么?”我毫无表情的看着他问。

接着、他又往过滤嘴上深吸了一口,然后看着前方的远景慢慢呼出一个烟圈。这感觉让我想起了欧阳,那晚他也是这般动作的。只是欧阳的表情里潜藏的是一种不羁的气质,而顾海羽留下的却是深沉、像被千金重的石头压得喘不过气来。其实在这时我挺想多嘴问问他繁重的心绪究竟从何而来、但我还是吞下了那呼之欲出的言语。

“容我把这支烟抽完。”他说。

我没再接话、就那样看着广场里来来往往的人群,什么也不再说。

俯仰之间他已经扔掉烟头,发动了引擎。很快我们离开了广场。

今天的车速比起昨天刺激了许多,我真不明白他到底要干什么。“你开这么快干嘛?”我有点生气、虽然我也喜欢飙车,但这样的条件的确不适合。

“我怕来不及。”他淡淡的吐出一句。

“来不及?什么来不及?摆脱、你可不可以告诉我你的安排?”我冷冷的说。

“一会儿你就知道。把安全带系好、待会儿上高速就好了。”

“那你现在开那么快干嘛?用得着这么急。你不想多看这个世界、我还想多看看这个美好的世界呢!”我没心没肺的说道。

“好吧、原来我在你眼里这么自私。现在车辆不多、只想让你感受下兜风的快感而已。既然如此、我开慢些。”说着、他放缓了速度。

“我知道你心情郁闷。如果可以、我愿意听听。”我究竟还是无法安之若素的样子,对于他表情所传递出来的信息。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