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校园 最是一抹温情

《落北,》 如果可以。

最是一抹温情 走向黄昏 1966 2011-11-25 12:34:40

  “其实,能发出天堂乐音的是小樽音乐盒堂门口一座已经有32年历史的蒸汽钟。加拿大著名钟表工匠以青铜打造的蒸汽钟,有两层楼高,每15分钟的蒸汽喷薄都伴随着美妙的音乐。散发着浓浓怀旧风情的的蒸汽钟搭配文艺复兴时期的建筑风格。每当音乐响起蒸汽喷出,整座小城就变成了一个童话般的世界。”他继续着他那专注而又投入的描述,我则在一旁用心的听着那似是非是的故事。耳朵里流淌的音乐已不知转到了哪里,只清楚旋律在不停的更换着。

“钟声宣告着一段又一段的记忆不可追回,又时刻述说着音乐盒的前世今生。音乐盒的雏形,是从一台挂在教堂钟楼上的排钟开始。在14世纪初期,欧洲人发明了那种用发条装置来演奏的乐器,清脆如水晶般的乐声让音乐盒一度风靡荷兰、比利时和法国北部。小樽开港之后,音乐盒渐渐传入日本。音乐盒悠扬的乐声,常常让人们魂牵梦萦。”当他说到这里的时候,我真怀疑他上辈子到底是不是日本人。怎会有如此热爱他国文化的情感?甚至比爱自己的领土还爱得更过于深沉?我只是作为一个单纯的地方向往者,喜欢那里的花、喜欢那里的景、喜欢那里的宁静,但对于该国的其他我的确是一点都不爱的。

我永远也无法忘记南京大屠杀、永远也无法忘记曾经那段深痛的历史。我承认我的确很喜欢北海道、将来也会去那个地方。但我毕竟是一名中国人,无论怎样也不会对日本人有一种怎样的情感。我所热爱的仅仅只是一个地方,仅仅只是。

“你将这些都了解得如此详细,看来你是真打算移民去那边定居了。”我说。

“如果不出意外,五年后就去日本。”他转过头来、情绪有些凌乱的看着我说。顿时我变得手足无措起来,根本不知道他这是什么样的表情。

“你都已经计划好了?虽然将来我也会去那边,不过我想还要等很久吧、得等到自己的工作有了一定发展再过去。”

“其实现在就可以过去的,去那边的一所大学就读。只是???”他难以启齿的言语背后我大概猜到了一些。

“去那边需要多少钱?”我毫不含蓄的问道。

“二十万。”他的声音有些低沉着说。“我不想问父母要这笔钱,也不想看见他们为此这么累。我想自己挣…”

“恩。你能这么想真的很不错。不过我想问、去那边的大学就读是别人引荐你去的还是你自己…”对于这么好的出国学习机会,我想是一定有人帮忙的。不可能平白无故的就能去那边的大学念书。

“我的日文老师他让我跟他回日本,去那边念学。还有两个月他就要回国,他想帮我一把。只是那笔费用???”顿时、他又停止了后面的言语,看着远处的夜景深沉。

我能理解他这样的心情。对于自己的梦想、在偶然的时间里遇见意外的机会这是任何人都求之不得的。然而在现实面前我们却是那么无能为力。如果可以,他将来的前景一定是无法估量的好。只是我没有一个富裕的家庭,没有那笔钱可以借给他用来抓住现在的机会、以朋友的身份。如果我有那个资本,我一定会帮他、一定会。

“多好的一个机会、只是???哎,算了嘛。反正早晚你也会去那边,只是时间的问题而已。现在好好干、努力挣钱,将来再去嘛。”我安慰道。

“那是当然的。”他勉强的对着我笑了笑。随后他又看了看手腕上的表,然后说:“不早了、我送你过去吧。”

“几点了?”我一点也没有想回去的意念,总觉得时间还很早似的。不过好好回想、刚刚逛了那么久的衣服,还在这儿坐了这么长时间,的确是该回去了。

“快十一点。”他有些难为情的说。“不好意思啊、让你赔了这么长时间。”

“汗、你这又扯哪儿去了。能不能不要这么客气?不过确实有些迟了,可能宿舍都关门了。”我说着便站起了身来,一副准备离开的样子。看过四周才发现早已没有什么人影,除了那些许个谈朋友的情侣。

“你们宿舍几点关门?”

“好像是十一点准时关。”

“那我们到外面赶紧打个车过去。”

“哎、没事儿,反正注定是赶不上的了。一会儿回去让宿管阿姨开个门就是,大不了挨顿批。无所谓的。”我很豁达的笑了笑,一点儿也不觉得着急。反倒是他,我觉得比我还急。

“你怎么一点都不着急?”

“大不了今晚去通宵,去不嘛?我都好久没体会过那种感觉。”我们边走边说着。

“当真?好吧、我陪你。”他想了想,然后笑道。其实我并不想上什么通宵,那种环境、氛围我是厌恶至极。我也只是顺口说说、看看他会不会留下来陪我。再说了明天大家都有课,怎么可能会这样做?

“孩子、你还真以为我想去通宵?呵呵、你也太好骗了吧,我只是开个玩笑。明天我俩都有课,怎么可能去、都不想想。”

“好吧、看来是我太相信你的话了。”

出了大门的时候,他还是拦了一辆出租车然后将我送到宿舍楼下。结果还真是如我所料,下面的门的确已经关闭了。直到他看着阿姨帮我开了门这才坐进车内离开的。老实说,他真的是一个很用心而且注意细节的人。凉嫣曾经的确很幸福。

回到宿舍里大家也都各尽其兴,打电话的打电话、玩电脑的玩电脑、睡觉的睡觉???我很小心的进行着洗漱动作,生怕吵到她们。完事儿后我纵身栽到了被窝里,今晚逛了那么久,的确感到有点累了。很快便睡了过去。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