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校园 最是一抹温情

《落北,》 夕阳染红了那片海。

最是一抹温情 走向黄昏 2010 2011-11-25 12:34:40

  “嗯。对了、我那只生病的耳麦呢?你不会将它丢弃了吧?”虽然那只耳麦已经坏掉,可也毕竟跟了我这么久、多少也是有感情的。我怪想念的。

“对啊、都坏掉了,还留着干嘛?不是已经送你这只新的了吗?”

“可是你也不能将它扔弃吧!如果在我这儿至少也会把它留着,不会抛弃它。”我情不自禁的撅着嘴说。

“看你那样儿,开个玩笑嘛。我没有丢,放在寝室的抽屉里的。”他很满足的笑着说。

“那就好。”

“你把MP3放进包里吧,我们聊点其他的。”他说。

“啊?那好吧、你要聊点什么?”我有些不情愿的将耳麦同MP3一起装进了背包里。

“你不是也喜欢写文么?我们要不就来拟一主题然后回去写一篇长文,写好后彼此交换着看?”

“这个、也不是什么难事儿。好吧、写什么话题?”我思索了片刻然后说。

“就写那个吧、‘夕阳染红了那片海’怎么样?”

“为什么要写这个,这名字是你自己取的?可我听起来怎么这么耳熟呢?”

“不是、其实这是一故事的主题。只是我想借它重新再写一个故事。”

“嗯也可以。那时间限度是多久?有没字数要求?”写故事对于我来说其实是再简单不过的。不就是发挥想象、然后在身边的人和事上夸大笔调就好。

“这个就放宽要求嘛。字数当然不限,谁先写完就先给对方看。”他的表情顿时变得像个童真无邪的孩子。在多年沉淀与挣扎后表现出一种回归与质朴。

“可是这么做最后我又能得到什么好处呢?”我一脸阴笑的表情。

“你这人、怎么、怎么这么俗?一说到什么就要谈好处。”他很无奈的看着我说。

“对啊、我这人很现实的。从来不做没有回报的生意。”我继续逼真的扮演着没良心的角色玩笑道。

“你说你也喜欢文字,我这不也想看看彼此的实力究竟谁更强一些嘛!难道你不乐意和自己的强势对手比一比?”虽然言语这般,但他依然斯文的语气发着声带。

听这话我怎么觉得他也有那么一点点自恋?他未免也比我还看得起自己的能力了吧?不过他都这样发起挑战了,我也好从容应战。我可不想输给自己的对手。只是我肯定不会无偿的参与,多少还是得有所收获吧。

“当然乐意,求之不得呢。我可是很想看着自己的对手对我甘拜下风的。”我笑道。

“你就这么自信?”

“那是。你不也这么胸有成竹?我告诉你啊、我可从来没在这方面畏惧过。”

“那好吧、我们就瞧瞧。”

“我还有一个条件。”我补充道。

“什么?”

“如果我写的故事比你写的出色,我提出一个要求、你得无条件的满足我。不过当然这个要求也会是在你力所能及的范围之内。不会过分而不切实际。”

“什么要求?现在可否透露?”

“这个我暂时没想好。等你甘拜下风的时候再定吧。”我说。

“那你怎么不说如果是你对我甘拜下风呢?”

“因为我知道那是不可能的啊。”我很自信的转过自己的头,快捷而又直爽的看着他说了一句。这样的表情是自恋、盎然与桀骜不逊的。

“好吧。那我就看看你到底有多么优秀。不过要是你比我更逊色、你就得同样答应我一个要求。”他说话的神情与气场丝毫没有退让的模样。我想、我们或许会平分秋色。

“那要是打成平局怎么办?”

“那就请彼此吃一顿大餐,用以慰藉疲劳的身心。”

“可是大众评审找谁喃?不然怎么得出结果。光给彼此看就能得判定啊?”

“那干脆这样吧,写完之后先给彼此看。然后再统一发表到网上,找网站编辑来评。最迟在暑假结束前要完成。反正现在眼看着就要放假,两个月的时间足足有余。”他抽了抽鼻梁上面的框架,看着前方灯火稀疏的村庄沉思了片刻、然后说。

“也是哦,那就这样定吧。你们通知什么时候放假?”我即刻问道。

“这个月中旬。你呢?”

“和你差不多、也就那个时候。这不、算起来还有一周了。”

“就是。这期过得挺快的、放个暑假来就是大三了…”他的言语似乎夹杂着些许紧张与忧愁。

“是啊、等两年就将毕业。这个暑假有没有什么打算或者安排?”

“最近这段时间都在联系暑假兼职。找了有好几个,但最终可能还是回我们那的婚礼策划公司上班。相对于其他几项工作,这一项是自己比较感兴趣也是比较有经验的。”

“有经验?你之前干过这行?做什么?”我深表疑惑。

“呵呵、我都接过五六场婚礼了。做主持、有时也做现场布置。”

“啧啧、不像、真不像。现场布置我还有点相信。”我摇着头说。

“不像?什么不像?我做主持不像?”

“嗯。看你这么斯文、都是最近一段时间才慢慢变得阳光开朗起来的,怎么都不信你做过婚礼主持。”我始终有些质疑。

“你就这么小看我?只是这一块儿应该算自己比较感兴趣吧、除了音乐、写作外。我对场景的布置、策划很有自己的看法。刚开始接触这东西的时候老板还是半信半疑的试用了我。但最后他对我相当的满意。我发现在这方面其实自己还蛮有天分的。现在每有业务的时候他都会来电话通知我。”他很自满的上扬出一个弧度,在嘴角边。

“哇、你这么能干?那就好啊,这样的报酬应该也还不错吧?”

“还行。比较满意。你呢、这个假期怎样度过?”他问。

“上一个月的班,然后再拿一个月的时间出去跑跑。”

“工作找好了?”

“还在找。”

“要不、干脆跟我一起回我那边的婚庆公司去,你做我助理?反正公司也会招助理。”他试探性的笑了笑。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