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校园 最是一抹温情

《落北,》 欠你一个约定。

最是一抹温情 走向黄昏 2024 2011-11-25 12:34:40

  “呵呵、没什么。”他看着前方、苦笑道。

“自欺欺人!”我将脸别到了一边儿、自言自语着。但我知道这样微小的声音他是可以听见的。

我靠着驾座看着窗外的景色,思绪又开始起伏了。可以说我什么都在想、也可以说我什么都没想。只是情不自禁的我又回想到了那天他的话语。“有时候表面现象与内在情况是不会对等的。”难道他现在的生活真的不幸福?

我们就那样安静的坐着、各尽其职。他专注的开着他的车、而我观赏着属于自己的风景。我们始终沉默着没有说话直到车子上了高速。透过墨色车窗外面的树木,转瞬而过,实在来不及为某一刻风景停留的时候已经驰骋过去了。

我能明显感觉到车子的加速,这种感觉真的特好、也是自己期盼已久的感官刺激。喜欢飙车、喜欢兜风、喜欢这样的肆无忌惮和自己喜欢的人一起。只是现在身边的这个男人已不是当年那个他。

渐渐、路旁的风景似乎变得越发的陌生。我总觉得这和平常的路况是有所不同的、但又不是很确定,所以也没再理会。直至我看见户外指示牌上成雅高速的标志时、我才肯定自己之前的感觉。“你要带我去哪儿?”我别过头、一脸岸然的表情看着他问。

“可以请假明天不去上课么?就一天?”这时他减缓了车速,用极度认真的眼神看着我。

“顾海羽、你究竟想要干什么?快掉头!”我很愤怒的说。

“你跟学校请个假吧,就明天一天。我们去康定、去跑马山、去你向往的大草原。”他说。

跑马山、大草原这两个曾经刻在我脑海中的名词在时光的不经意间竟然一度消失在我的记忆里。我终于记起他所谓的那个我们曾经的诺言。也是他现在唯一能兑现给我的约定。我们说过将来要一起去美丽的大草原,骑马、看蓝天白云、露营。就像歌词里面唱的那样:“去大草原的湖边、等候鸟飞回来。当我们都长大了、就生一个娃娃…”他说,等到十八岁他拿了驾照就开车带我去旅行。就我们两个人。可是现在、我们都不是当年那对青葱少年了。

“你能不能不要这么幼稚了?那些早已经过去、再也回不来了。你快掉头吧!”车子仍在往前行驶着,我稍微降低了声音分贝看着他说。

“我曾经答应过你、等拿了驾照就开车带你出来兜风。我只想兑现那个简单的承诺。”他说。

“真的没必要了。只因那时我们都年少、把一切都想得太过于单纯简单,根本不会知道计划永远都赶不上变化。现在你也有你的生活,有妻子、有孩子。我也有我的生活,有梦想、有自己可以用一辈子去喜欢的人。我们大家都再也回不去的。”我很平静的看着他。

“掉头回去吧!不要让仅存在彼此心底的那丝美好也消失殆尽,行不?”

“好吧、既然如此我也不勉强。仅你高兴。”他用沉重的表情说完这句话后,看了看前方空无的道路然后很专业的打着方向盘,随即掉了头。之后他再也不言说。

“看得出夏晗是一个很优秀的妻子,你们的孩子也很可爱。好好爱他们吧。”良久、我终于打破死寂的沉默。我知道他实际上并不开心。

“如果我说我的婚姻并不幸福呢?”他看了看窗外一闪而过的景色、然后别过头来褶皱着眉宇看着我。

“怎么可能?上次看见你们在商场里那么幸福。”我持怀疑的表情笑了笑。

“我和她的婚姻,本没有爱情。我们顾夏两家还不是为了生意上面的合作才结的婚。我知道夏晗她是真心爱我的,可我真的不爱她。”

“呵呵、为了生意就将自己的感情出卖了。金钱、让多少相爱的人不能在一起,让多少不相爱的人睡在一起?”我轻淡的吐出一抹笑。

“如果全是这样、我也觉得我自己很俗气。”他也配合性的笑了笑。

“难道还有其他的因素?”我很诧异他话里所透露出来的信息。

“你离开以后、我谈了几段感情。可始终没有一人能如你当初那样单纯的爱着。而我对她们也没有那种特别的好感。夏晗是父母生意上朋友的女儿。当初也是夏晗她父亲将她介绍过来的。”说着、他点燃了香烟,沉默的抽了一口。“她各方面都很好、所以我妈特别喜欢她,即使我说了对她没有感觉。为了生意上的往来、我不想让父母为难,而且我也知道、我们再也回不到过去、所以…”

“那现在呢?对她还是没有感觉?”

“更多的只是感动吧。毕竟她为我付出了这么多。”

“感情是可以培养的、我想时间长了你会慢慢爱上她的。一切只因你们在一起的时光不是太久。你要相信日久生情这个词语。”我安慰道。

他扬了扬嘴角的笑,别过头看了我一眼、没再接话。

“对了、那李芷淇呢?你们后来不是依然在一起吗?”瞬间我记起了那个曾经在我身边深藏不露、我却一直朋友相待、故意接近我的李芷淇。长着一张骗死人的容颜和极度嫉妒心理的女子。

“我爱的人终究是你不是她。”

一个多小时后车子抵达了CD。那时已将近中午。我们找了一家日本料理店坐了下来、曾经我跟他提到过的日本料理。这样的氛围还是有些尴尬的、四年时光的确隔开了很多东西。他看着我始终有种欲言又止的感觉,而我一时间也不知道该如何言说的好。

一顿午饭、彼此吃得都不是那么尽兴。明明那么熟悉却又那般陌生。在这期间夏晗来过好多次电话,但他看了一眼随后便按掉了手机、最后甚至关机。其实对此我很想说上一句什么的、可那毕竟不是我分内该管的。爱情从来都是两个人的事、与第三人没有关系。我只能祈祷、仅仅只是祈祷…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