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校园 最是一抹温情

《落北,》 再见、再也不见。

最是一抹温情 走向黄昏 2009 2011-11-25 12:34:40

  我实在无法泰然自若的吃下去,虽然这是我想念已久的东西。于是吃到一半的时候我便没再继续。我就那样定定的看着他、两手伫在餐桌上等他完好一切。他吃的并不快、也不兴致,动作一点都不像一个男人本该拥有的粗鲁。这与四年前的他相比真的大相径庭。其实看得出他对料理并不是很喜欢,入口的时候表情甚至是有些勉强的。但却一直故作轻松而慢条斯理的往嘴里送。我真佩服他的勇气。

在我眼神久久的注视下他终于有些不自在的冒出一句:“怎么不吃了?你不是很喜欢这东西的”?

“吃不下了。没什么胃口。”我淡淡的露出一撇笑。

“多吃点吧、也许这是我们在一起吃的最后一顿饭。”他抬起头深沉的看着我。眼神里分明充满了丝毫感伤、却又像是一种哀求。已经过去这么长时间、四年了,他真的就放不下么?

“不是也许、是必须。这是你作为一个丈夫、一名父亲必须要做到的。”我的表情很坚决,就像此时我的言语那般果断、不带一丝泥泞。

“好吧。”他既不浮华也不邋遢的神情,在空气里缓冲了很久才挤出这样两颗让我觉得对他来说起码也有上百斤重量的字眼。

“你还要吃多久?”看着他明明这么吃力的往嘴里送东西,却还似乎依旧没有停下来的欲望我真的特无语。

“你赶时间?”

“不是、我看着你这样勉强但又倔强的往嘴里塞东西我很无语。吃不下就不要吃了。”我说。

“呵呵、你当然不会理解这种心情。我只是在把握时间、最后一次与你分享同一种东西。”这时他放下餐具、拿了一张纸巾往嘴角斯文的擦了两下。随后很做作的挤出一个特滑稽的笑。

瞬间我彻底崩溃。原来他只是为了拖延时间。“那现在可以走了么?”我毫无表情的看着他说。

“你就这么急着要走?那好、我们走吧。”顿时我背上肩包、立马站起了身来,可他却坐在沙发上始终看不出有任何离去的准备。

“走啊!”我纳闷儿的说道。趁时他点了一支烟,随后这才让屁股从沙发上离开。

买单后我们走出料理店上了车。我们都清楚这是彼此呆在一起的最后时光,今后再也没有机会。回川大的路上他将车速降到了最极限,我知道他这么做的用意、于是我也故作不知的配合着他。不闻不问。

终于车子还是抵达了川大。即便我一再坚持他不要送我进去的时候他依然将车开了进去。如果出于怕走、我完全是可以坐校车到宿舍楼下的。毕竟从大门到宿舍还是有那么一段路程。可他究竟还是将我送到了宿舍楼下。当车子停下的那一刻我第一反应便是开车门,我没想到自己竟是这么急切着要离开他。

就在我下车的那一刻他也随即下了车。我很平静的看着他。脸上没有任何表情,不悲也不喜。“我上去了。谢谢你今天送我!”我说。

“祝你幸福!”他淡定的说。

“你不需要祝我幸福,因为我本来就幸福。同样、我也不会祝你幸福,因为你一定会幸福。”说完、我转身往宿舍走去,没再看他即将上演出怎样的表情。苦笑的或是欣慰的、愉悦的或是遗憾的…但我唯一清楚的就是我真的希望他会幸福。

“再见。”片刻、我听到从身后传来他的声音。我仍然没有转过身,因为真的没有必要。就算我转了过去、我又能说什么?再见么?不、我不可能说的,因为我知道我们再也不会相见。

回到宿舍里我又一头栽进了电脑世界里。不过这次并不是看什么电影、挂什么Q,专业的东西有很多需要查阅。于是累了的时候就靠着被褥迷两下眼睛,然后醒过来又接着弄、终于忙得我忘记了时间、忘记了天色。直到陆云枫发来短信的时候我才意识到白天已转变成黑夜。“我已经在你们宿舍楼下了。”他发来短信说。

顿时我立马看了看电脑上的时间,天呐、都有已经20点了。随即我手忙脚乱的从窝里下来,换好鞋、拿了包便匆忙的往楼下奔去。刚跑到楼底的时候我就看见了身着格子衫的陆云枫。他面向着我这边站得很远,但我近视的瞳孔依然可以看见他一手拎着一包东西,另一手揣在他牛仔裤兜里。那形象真的特阳光,典型的明媚青年范儿。

他的格子衬衫已不是上次那件,只是颜色换了种搭配而已。记得上次他说除了小时候就再也没穿过短袖,即便夏天再热。从我们开始聊天直到现在、他的上衣一直都是不同颜色的格子衫,如此看来他一定是一格子控。不过老实说,我比较欣赏他这样的装扮、毕竟他那阳光的气质很适合这样的风格。文艺青年的典型代表。

见我走了过来,他伸手提了提鼻梁上下滑的框架眼镜、然后站直了原本歪曲的身子带着一撇浅浅的笑看着我。“你到很久了吧?不过你来的时候可以提前通知我的,这样你也不用走这么远的路。”我走近他的时候,很自然的理着被风凌乱的刘海说道。

“对啊。”他很愉悦的吐露着字眼。

“走吧、去哪儿吹风?哦对了、你吃饭没有?”我瞬间想起自己到现在都还没有吃饭,中午那顿日本料理我根本就没吃饱。回想到这我就觉得越发的饥饿。

“你还没吃?”他露出一张惊讶的神情看着我问。随后又很淡定的将目光移向一边很涩涩的说。“呵呵、其实我也没吃。”

我顿时就无语了,原来他也有如此搞笑的时候。“那先去吃饭吧、然后再去吹风。”我说。

“好吧、随便。”

说着我们便往前面走去,只是没走两步他就停下了脚步。“哦、呐,这个是专门给你带的。”他随即将那一包东西递到了我面前。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