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校园 最是一抹温情

《落北,》 物是人非。

最是一抹温情 走向黄昏 2091 2011-11-25 12:34:40

  我看着那包东西并没有接住。“给我带的?什么?”我很好奇的问。

“你上次不是让我给你带吗?”

“冬瓜糖?”我瞬间高兴的一把接住了他手里的那一大包东西。挺沉的、这么一大袋不会里面全都是吧?我在心里幻想着、接着便打开了袋子。三盒冬瓜糖、还有两包是旺仔和悠哈。这么一大堆东西、里面全是糖果,我想直到放暑假都吃不完的。

“你买这么多干嘛、带两盒就可以了。”我说。

“其实我本想再给你买你上次提到的橘瓣糖,只是我在家乐福、沃尔玛好些商场都没找到。然后网上搜了很久也没搜到。”他说。

当他平静而认真的说完这话时,我心底竟然无法言语的沉重心情。像是受宠若惊、始料未及却又像是感动无法表达。我清楚的记得曾经夏景然也像他这样为我千方百计的追寻橘瓣糖,但终究徒劳无获。我想我再也不会见到那东西的。不过我还是很欣慰、我感谢他们为我做的一切,这是我一辈子都会去铭记的感动。

“谢谢。”我发自肺腑的岸然说道。

“呵呵、这么客气干嘛!”

一时间我觉得自己挺不够意思的,回家一趟都忘了给他带特产龙眼酥。于是我很内疚的说:“我的错、这次走的匆忙,都忘了给你带我们那的特产。只有下次回去的时候给你带,那东西超好吃的。”

“好吧、不过别忘了就行。”他笑道。

出了学校大门,我们来到了那家小吃店、曾经带欧阳来过的地方。如上次一样,等了好一会儿才找到位置坐下来。这样的场景实在很熟悉,只可惜物是人非。我已经习惯每天都会想起欧阳、就这样将他放在心底,不在他们面前提及。也不是害怕他的名字被人听见、而是害怕被风吹走。只要能这样小心将他放在那个位置、时而想念就已经足够。

“你要吃什么?”我向着对面的他问。

“我无所谓、就点他们这里的特色吧。你呢?”

“和你一样。我每次来都是点的这个,超好吃的。”我说。

“老板、来两碗泡椒牛肉面。一碗不要香菜。”随即、他冲着门口正在忙活的老板喊道。虽然声音的分贝有些大、但气质里还是很斯文的。

“好嘞!”

“怎么、你不喜欢吃香菜?”我好奇的问。

“不是、我跟那东西无缘,吃了要过敏。”他上扬着鼻梁边正在下滑的框架眼镜,然后看着我说。

“哦、我还以为你不喜欢吃那东西。不过我倒是超级喜欢的。”

“怎么样,这次回去玩得开心吧?”

“差不多、还行。其实哪儿也没去玩,就宅在家里陪父母。不过…”我瞬间止住了下面的言语,表情不自觉的变得有些褶皱。

“不过什么?搭错车的事儿?”说着他立马开心的笑起来、就好像是拿我寻快乐的那种。

“是哦、那个的确太衰了,不戴眼镜真悲催。下次一定得戴眼镜出门。”我倔着嘴说道。

“看你这表情、有这么严重?那你刚刚出来怎么没戴眼镜?”他依旧满脸灿烂的看着我。看他这表情我还真不爽、至于这么高兴不?

“怎么、你的快乐是建立在我的悲催之上是不?有这么好笑?”我故意岸然而又没心没肺的看着他、玩笑着说。

“我只是觉得你怎么这么笨?车牌上的字一般都印的比较大,你竟然还会乘错!”

“你不知道我是一朵奇葩么?”我说。

“呵呵、的确!”

这时、老板端着牛肉面向我们走了过来。一碗没加香菜的放到了他的面前、另一碗加了香菜的被我端到了嘴边。我一点都没注重形象的就津津有味的吃起来,很享受的样子。“恩、真的很好吃。”他往嘴里送了一口面,然后抬起头看着我说。

“那是当然啊,也不看看是谁推荐的。不过要是你那份儿加上香菜就更完美了。只可惜你吃不得那玩意儿。”接着我又往嘴里吸了一口面,随后抬起头慢慢咀嚼着嘴里的面条看着他。他吸面的样子如同他说话的节拍是一个调子的、斯文而又略显温柔。这和欧阳当初是完全的不同的。反而我觉得自己更像是受到了欧阳的影响,往嘴里塞完一口面后便抬起头看着他、完全不觉得害羞。这样的结果反倒使得他变得不自在起来。我真的觉得自己很变态。

我清楚的记得欧阳吃面的样子,既不斯文也不粗鲁的往嘴里吸进一口面、然后抬头慢慢咀嚼着嘴里的东西定定的注视着我,那表情充满了极度的坏与不羁。就奇怪了?我今天竟然也是做着同样的动作、然后如此盯着陆云枫看的,只是我的内心里没有任何杂念而已。只是欧阳的习惯与气息已经慢慢感染到我、甚至已经深入骨髓。

恍惚间我意识到自己此时变态的思想。我怎么会拿眼前的这个男人和欧阳做对比?我们又不是男女朋友、我怎么可以将他们放在一起想象?我想、我不该带他来这里吃面条的。这里有着欧阳和我的回忆、这只属于我们两个人的地方,我怎么可以再将第三个人带进这场画面?可是既然已经这样了、也就只能这样了。

“想什么?怎么突然发呆似的?”陆云枫此时的言语打断了我的思绪,瞬间我从时空里穿越了回来。

“哦、没什么。其实…”

“其实什么?你怎么总喜欢说话说到一半就不说了?这样很吊别人胃口的。”他说。

“其实、其实这次回去,我遇见了他。”我终于记起之前原本要告诉他的事儿。只是先前被打断罢了。

“他?”

“恩、今天也是他开车送我来的学校。”我岸然的说着、瞬间再也没有什么心情继续那碗里的面。

“不明白你们。到底什么情况?”他很急切的样子。

“回去那天在车站不远处看见了他。他开着车跟在我身后、但究竟我还是发现了。最后他送我回到了镇上,然后今天一大早又来镇里接我回CD。”我说。

“你们和好了?”陆云枫问。

“怎么可能?他有家庭、有妻子、有孩子。而我也早已不再爱他。”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