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校园 最是一抹温情

《落北,》 美丽的谎言。

最是一抹温情 走向黄昏 1982 2011-11-25 12:34:40

  第二天我一如既往的上课、吃饭、然后去图书馆。到了晚上陆云枫也没来过一个消息,所以我确信今晚是不用出去散步的。书馆里真的是一个很好的地方,可以静下来做自己该做的事。除了弄有关于广告学的东西外、剩下的闲空我也如陆云枫那样学起日文来。只是我和他不同,我完全是自学,而他至少还有那么一个日文老师辅导。

我将电脑拿到了图书馆,反正里面也可以上WIFI。想到陆云枫昨晚给我讲到的小樽以及那里的音乐盒堂,我真觉得自己该重新了解下那个地方的。直到将所有的事情都弄得差不多的时候,我挂上Q、然后点开了网页。

关于北海道、关于小樽,那个音乐盒堂建于1912年,一共有7个馆,卖场、体验区、博物馆、童话系列专馆,应有尽有。每个馆都是一栋独立的建筑,其中最有名气的是本馆与二号馆。

本馆是由北海道屈指可数的老建筑改建而成。临近大楼入口处的大厅内摆放着的全是1840年至1920年间的英式风格的古董家具,梳妆台、橱柜、写字台、维多利亚式的椅子等,然而无论什么样式的家具到了这里,就注定成为配角,它们的存在只为陈列一些19世纪制作的经典样式的古典音乐盒。

穿过大厅,后面是一个以红色为基调的现代化装饰的时尚空间,氛围调子在这里变得十分强烈。许多高品质的八音盒都陈列在这里,其中不乏100万日圆的桃木制音乐盒和极具收藏价值的洋娃娃音乐盒等罕有私藏。

花样层出的音乐盒已经让人眼花缭乱,自动点唱机形式的音乐盒更吸引人。1880年制造的古董乐盒有2米高,其中可安放19个唱片,投入硬币,它就会自动播放优美动听的乐曲。

如今,本馆内收集的音乐盒,已经超过了3000个品种。如今市面上几乎看不到的传统型音乐盒,在这里也能找到。与其说这是一个音乐盒专卖店,不如称其为展示给世人的音乐盒百科全书。

来到小樽音乐盒堂本馆的人,不论买或不买,都将收获颇丰。小樽音乐盒堂的二号馆,算得上名副其实的音乐盒博物馆。

外墙紧密排列的暗红色釉面砖、欧洲文艺复兴时期的拱门、为保护房屋四角而镶嵌的白色石块,一切都显得漂亮而和谐。岁月沉淀下来的韵致,让人很难相信这里仅仅是一个音乐盒专卖店的分馆。

二号馆会安排演奏会,那时你将看到来自世界各地的游客里外三层地包围着演奏者,所有人都沉浸在绝美的音韵之中。20分钟的表演结束,聆听的人们都久久不愿散去。像这样的演奏表演,每天有4次,所使用的音乐盒及管风琴全都是世界上仅存几台的贵重古董。

二号馆门口的自动演奏管风琴是小樽音乐盒博物馆的镇馆之宝。自动演奏的专用纸卷上收录了100首乐曲,就算一整天的演奏都不错过,也难以听到一首重复的曲子。

能进得了二号馆里的音乐盒,个个都非等闲。曾受到戴安娜王妃追捧的御爵音乐盒堪称音乐盒中的极品,但在二号馆也算不得稀奇,这里珍藏的音乐盒实在太多。

徜徉在小樽音乐盒博物馆内,听着每一件音乐盒背后悠久的故事,感觉也变得文化起来。

如果说世界上最精密的机械音乐盒来自瑞士,那么最浪漫的音乐盒一定属于小樽。

看完关于小樽音乐堂的介绍以及网页上面附有的照片,我真的有一种想要立马奔赴那里的冲动。我终于能够体会陆云枫那种急切爱好的心,终于也能够感同身受。我想后面的两年时间我得选修日语了。学校的文学社也不打算再呆下去,毕竟再也没有那么多时间去支配。

此时、我觉得自己比起之前更加向往那个地方。我再也不敢保证自己今后到底会不会留在国内发展,也许、也许有那么一天,我也会如陆云枫那样在那边生活…

后来的很多天,我也如此日复一日的忙碌着、再也没有和陆云枫出来走走。也没有彼此的一个音讯。我想他也如我一样忙碌得没有时间吧?还是和以往一样,每晚睡觉前都习惯性的在脑子里捕捉一场关于欧阳的画面,然后再带着满足睡过去。爱一个人不一定非得和他在一起,彼此爱过就已经足够。

在这一期将要接近了尾声时候,那晚陆云枫来了一个消息约我出去走走。仔细算算时间,我们也貌似半个月没出来聊聊。MP3里面的电早已被我消耗殆尽,出于麻烦、我也懒得去借对应的充电器。但我想我的那一只在他那里也大概早已没有了能量。他从家里给我带来的那些糖果我也吃的所剩无几。每晚去书馆总会装上几颗在包里,然后一边儿享受一边儿工作。

出来散步的时候他穿了那件我替他挑选的衣服。然后依旧戴了一副文艺黑色框架眼镜站在学校大门等我。但手里拎了两杯小猴子奶茶。“呐、你喜欢的奶茶!”刚走到他面前,还没待我开口和他招呼的时候,他就已经将奶茶递到了我面前。

“你真是太好了。呵呵、那我就不客气咯。”我毫不拘谨的从他手里接过那杯奶茶来。

“今晚我们去草坪那边、可以吧?”他问。

“恩、随便。我无所谓。”我往嘴里吸了一口奶茶然后说。可是当香浓的奶茶液体吸进嘴里的时候,我才发现自己杯里有好多珍珠。比起平常,多了一倍。“我这杯怎么这么多珍珠?给我看看你那杯!”

随后我立马夺过他手里的那杯奶茶,仔细看着里面。我猜的一点都没错,他的那杯一颗珍珠也没有。“你把你的那份给了我?”我问。

“对啊、有问题吗?”他嘴角扬起一斯文的弧度。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