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校园 最是一抹温情

《落北,》 这座城。

最是一抹温情 走向黄昏 2234 2011-11-25 12:34:40

  站在海塔湖的岸边,看着周围的一切景色我的幻像世界里始终离不开一个人的身影,那就是欧阳。我一幕幕回想着他空间里的那些照片,他曾在海塔的留影。他身后的那片场景不正是自己现在所站立的地方么?我终于还是来到了这,呼吸他曾呼吸过的空气。我想、或许我们的灵魂也早已经相遇了吧!拜访完这相邻的两个地方时已是下午四点。因为这边是景区,所以我又坐车来到了当地县城米易,而这里才是欧阳土生土长的地皮。

奔波了将近一天,自己那贪婪的胃也很久没能得到满足。穿梭在自己全然陌生的热闹街道,我是真的不知哪个方向才有米易的特色食物。这场景就像曾经欧阳来川大找我那样,毫不清楚哪个地段藏匿着人间美味。至少他那时有我带着、而我呢,我仅仅只是一个人。形单影只的一个人。

我首先打车让司机送我到这里最好的一家宾馆,等将住所预定后再出来吃饭也不算迟。出租车师傅是一位看上去年龄大概四十多岁的中年男子,米易县城本埠人。看上去很憨厚淳朴的那种。但为了方便交流,我还是选择了普通话沟通。他告诉我米易的特色美食有很多,但距离那家宾馆最近的就只有米易懒豆腐和杨大姐纯黄牛肉米粉。他一再强调这两样东西是绝对不可以错过的,不然得遗憾终身。

车子还未到达宾馆的时候我就已经看见出租车师傅所谓的两样特色食品店、透过我近视的瞳孔。但这次出行我戴了眼镜,所以我看得很清楚。还好车子要路经它们,这样一来我从宾馆过来也就不用再打车。

车子在那家宾馆外面停下后我递给师傅二十块让他无需再找,因为我很感谢他在车上跟我讲的那些。包括让我自己注意安全等。在宾馆登记办理房卡后我将背包锁进了房间,带了现金和银行卡便离开了宾馆。

我沿着刚刚出租车路过的方向往那家懒豆腐店走去。店里几乎满座,好不容易才等到一个位置落身下来。良久、服务人员才将传说中的懒豆腐端至我面前。看着那么一大锅东西我顿时惊讶住了,这么多我一个人怎么吃得完?再抬头看看旁边的那些来客,几乎都是两个人整一锅,而我呢、看上去如此瘦弱的一个女子竟然要独自干一锅,这让我情何以堪?

我承认我是一吃货,天生的吃货,肠胃消化功能特别的好。食物进肚没多久就被消化殆尽,很快肚子便会唱起歌来。可现在让我自己吃完这么一大锅东西那不得撑死我?如果不吃完那又岂不是太浪费?可就算我是一吃货、就算我上辈子是一猪变的我也整不完啊!我还想着吃完懒豆腐一会儿再去打包一份杨大姐纯黄牛肉米粉回宾馆吃的,看来计划又得泡汤了。

懒豆腐是用青豆制成泥,没有过滤渣、锅底下加有南瓜丝和野菜豆生,油亮的汤汁儿上漂浮有很多花椒,看样子倒很适合老人家食用。这时一服务员给我端来了一小盘新鲜小米辣。原本不大喜欢吃辣椒的我也破天荒的放了很多到碗里。在我刚刚吞下第一口豆腐的时候我再也忍不住的一口接一口。味道实在好至极点,看来我不用再担心自己干不完这一锅。

终究我还是将这一锅东西吃得所剩无几,我不得不佩服自己比一吃货还要吃货。我带着鼓胀的肚子慢慢走出了店里,看了看时间竟然还不到七点。米易的夕阳落幕的很晚,如果是在CD,这会儿已经看不见如此绚烂的黄昏。

我一个人拖沓着步子走在陌生的街道,想象着欧阳可能穿梭过的每一个角落。也许他在米易的家就在附近吧?也或许离这里不远呢?但就算如此我想我也不会再遇见他,毕竟他的新家在CD,他应该很少再回来这里吧?

望着美丽的碧落,总感觉时间还很早。而CD的天空却也从来没有像这边如此蔚蓝过。我不想这么早就回宾馆呆着,我想那样我会闷死的。不知不觉我就走到了一酒吧外面,光听里面传达出来的声音我就知道会有多么的热闹。我本能的抬起头,这间酒吧的名字叫‘夜巴黎’。

突然间我就想到曾经欧阳在酒吧里给我打来电话,就在他回攀枝花的那个星期。那么夜巴黎会不会是他经常到来的地方?不过像他那样不羁的性情,这里他又怎么会没来过?瞬间、我脑海中闪现出一个念想,我一定要进去坐坐,然后再喝上一杯,感受一下他曾来过的气息。

想到此时,我毫不犹豫的走进了夜巴黎,里面的氛围的确很high。这时候的人不算太多,但也不少。我寻觅了一处相对于比较冷清的角落坐了下来,然后开了一瓶普通的红酒。看着眼前疯狂热舞的男男女女,我只觉得可笑。但我没有笑他们,我只是在笑自己、笑自己的自欺欺人。我所做的这些,都还有意义么?

忘记了曾经是谁说过那样一句话“孤单是一个人的狂欢,狂欢是一群人的孤单。”而我呢、我却可怜得连一群人也没有,只是一个人在这里寻觅着属于自己的狂欢。眼前的他们至少还有那么些个他与之相伴。突然间觉得自己好失败,真的好失败…

一支High调结束后音响里放起了一首很熟悉的曲子。听着感伤的前调我始终记不起它的名字,只知道它是出自Eason的作品。直到歌词唱完一句后我才知晓这是那首《好久不见》“我来到、你的城市,走过你来时的路。想像着,没我的日子,你是怎样的孤独。拿着你,给的照片,熟悉的那一条街。只是没了你的画面,我们回不到那天。你会不会忽然的出现,在街角的咖啡店。我会带着笑脸,挥手寒喧,和你、坐着聊聊天。我多麽想和你见一面,看看你最近改变,不再去说从前,只是寒喧。对你说一句,只是说一句,好久不见…”

这些歌词如此深入人心,我听到的究竟是歌但也却是自己。是啊、我孤身来到这座他的城市,走着他曾走过路。想象着没我的日子、他会是何等的心情?一如既往的快乐还是偶尔也会感伤?会不会像我想他那样偶尔也会想起我?他会不会突然的出现,在这片养育了他将近二十年的净土?然后我会带着笑靥和他挥手寒暄。我是真的希望能够同他再见一面,看看他最近改变,不去说从前,只是简单的一句:好久不见。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