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校园 最是一抹温情

《落北,》 幻听2。

最是一抹温情 走向黄昏 2030 2011-11-25 12:34:40

  去学校的那天晚上我约了陆云枫出来。上次回家没记得给他带龙眼酥,这次特地买了很多,全当是对他的补偿。客车是在下午三点到达CD的,所以回到宿舍整理好一切时已经将近七点。我疲惫的坐在床上给他打去电话,谁料他竟是这么积极的就要走到我们学校大门。我连忙精神抖擞的坐直了身子,心里一阵慌乱。

我让他在门口等着、不用再往这边赶来。快速换好鞋子后我一个劲儿的往楼下奔去,可刚到楼下时我才突兀的记起书桌上面那包龙眼酥落下了。我对自己特无语,居然犯这么低级的病,所以只好上气不接下气的又奔了回去。就这样来回的折腾后我坐校车来到了大门。在我刚刚走下车子的那一瞬间,我看见了手里同样拎着东西的陆云枫。他的眼神恰好也适时的投落在我的身上。我们并没有即刻招呼彼此,他只是嘴角浅浅的勾勒出一丝弧度、然后右手提了提鼻梁上方的眼镜表情不游离的看着我。

我终于也如他含蓄的撇出一笑容向着他走过去。两个月不见,他似乎消瘦了很多。或许、是工作太过于疲累。“你瘦了。”终于、我还是破口而出。对于他这样外表阳光,内在斯文的性情,我已经习惯先于他打破沉默。

“呵呵…这段时间都没胃口,而且上班的时候也比较忙碌。”他依旧斯文的语气。随后、我俩往学校对面的马路走去。

“没胃口就吃点开胃的菜撒!”

“开胃的菜?什么菜是开胃啊?”

“泡菜或者鱼香肉丝也不错。”

“嗯、鱼香肉丝,我最喜欢的一道菜。”

“真的?我最拿手的就是这个。”我激动的说道。在家里一直以来老妈最喜欢弄的就是那东西,所以它对我来说是再拿手不过的。

“车子,小心!”突然,他一把拽住了我的胳膊,将我拉近了他的身旁。我这才发现后面正有一辆汽车向我开过来。刚刚说话太过于投入,压根儿就没有注意看后方。

“嗨、没事儿。距离还远着呢,撞不着。”为解尴尬,我满是轻松的回答道。

“撞不着?呵、早知道你这么说我就不拉你了。”他的表情瞬间变得严肃起来。

“哎呀、开个玩笑嘛。谢了、我的大恩人。”

“对了,继续我们刚才的谈论。”过了马路,我立马找回了话题。

“以后过街道的时候自己多看着点。”他依旧岸然的神情。和他认识的这么长时间里,除了最初谈到凉嫣的时候他的表情是如此深沉以外,我很久都没见他像现在这般严肃过。

“啊?哦。”看他这模样,我顿时再也无法安之若素。

“先去吃饭吧。想吃什么?”他随即转过脸来看着我。那表情分明是阳光而又压抑着欣喜的。

“你不是没胃口么,那要不就去吃鱼香肉丝?反正刚刚你也说它是你最喜欢的一道菜。”我说。

“那你喜欢吃什么嘛,热菜类?要不待会儿点一份鱼香肉丝,然后再弄一份你喜欢吃的?”他看着我,像是在征求我的意见。

“嗯、随便吧。我比较想吃水煮牛肉。”

“啊?”他惊讶的抬过头望着我。

“怎么?有什么问题吗?”我不解的问道。

“呵呵、没什么。你喜欢吃那东西?”他终于舒坦的笑道。只是对于他急速善变的神情,我表示很不理解。我完全不知道他到底唱的哪一出?

“嗯。它算是我比较喜欢吃的一样东西,平时在家里只有老爸会做,出来上学就几乎很少吃了。”

“好吧、那一会儿再点一份嘛。”

我们找了一家平时生意都爆满的餐馆坐了下来,只是今天和以往不同,餐馆里破天荒的寥寥无几。坐等上菜的那一刻我趁时将一旁的龙眼酥拿给了他。“这回终于记起给你带来,尝尝看、我们的特产。”我盯着那包东西说道。

“你带来啦?”他满怀欣喜的拆开袋子,两眼搜寻着里面的东西然后拿出了一小包龙眼酥。“你买这么多。”

“哦、里面还有一盒张三芝麻糕,特好吃。”我补充道。

他小心翼翼的脱掉那包龙眼酥的外衣,然后拿了一颗咬进嘴里。“嗯、真的很好吃。”他一边咀嚼一边说道。“太好吃了,我要给老妈带些回去让她也尝尝。”他很满足的洋溢出整张笑靥。

“你这么有孝心。呵呵、下次我再给你多点。”

“每次有什么好的东西我都要带回去和她一起分享。”

“嗯、不错。小伙子值得表扬。”

“哦、我又给你带了冬瓜糖来。”他终于记起之前自己手里拎过来的东西。放下手里的那小包龙眼酥后,他将座椅上的那包东西放到了桌面上来。解开口袋、他拿出了两杯奶茶,随后便将那包东西送到了我面前。“呐、你的小猴子珍珠奶茶。”说着、他又将那两杯奶茶的其中一杯放了过来。

我沉默的端起那杯奶茶,心里一阵暖流,他真的是一个很用心的男生。看了看杯底的珍珠,还是和平常那样满满的。我笃定、他的那杯里面一颗珍珠也没有。“谢谢。”我感动的说道。

“呵呵、这么客气干嘛?”

“真的谢谢你。”我再一次低沉的言语。

“要说感谢、最应该说这句话的人应该是我吧!若不是你,我还不知道现在的自己到底在哪里飘着?”

我没有再接下一句。这时,我们点的几样东西也都一一端了上来。我将桌面上的那些东西放往一边儿后用木勺盛了两碗米饭,将其一碗放到他的面前。“快吃吧、开开胃。”我说。

他斯文的笑了笑,然后动筷夹了一块水煮牛肉放进嘴里。“牛肉煮老了,其次火候有点过大。”他在口里嚼了两下便说道。

“嗯?是么?”我连忙往自己嘴里夹了一口。“没觉得啊,我怎么尝不出来?”咬了几下,我依然不觉得牛肉老或不老,只是和老爸平时做的味儿有一点点区别而已。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