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校园 最是一抹温情

《落北,》 跋山涉水。

最是一抹温情 走向黄昏 2081 2011-11-25 12:34:40

  “你这么说真的让我有些无地自容。之前那么伤害你、你都…不过看来现在你也已经找到幸福。那就好。”她说。

我淡定的撇出一抹笑,对于她的话语,却到底没再回答她自己现在的生活状况。关于情感,我想还是没有必要跟她聊到那些。我爱谁或者不爱谁、幸福或者不幸福都已经没有意义。毕竟今后我们也不会再有任何交情或联系。只是两个不再带有恨意、仅仅只是相识的过路人。

关于她的这些年我从未问及,也无需知道。只是我想应该都和我一样充满着不寻常。我们闲聊了不算太久,大概也就一个多小时。谈话的内容也无非她现在管理的东湖,以及我进川大的那些生活。关于彼此的爱情,我们只字未提。

离开东湖后我坐车回到了镇上。在CD联系了那么久的工作最终也落定在伊藤里面销售哈根达斯。明天是最后的休息时间,接踵而来的将会是繁忙的工作与早晚的奔波。

工作的一个月里,每天都是早出晚归。偶尔也去唐枘那边走走。每晚睡觉前也不忘和陆云枫之间的挑战。睡前一个小时总会坐在台灯下面编写着那个故事,思路很清新、灵感也很饱满。每天陆云枫都会发来短信说着他在婚庆公司的工作情况,然后我便回复过去我在哈根达斯的趣事及囧事。偶尔我们也通通电话。

最后的一个月,我在家呆了些日子便拿着工作的钱和自己的积蓄一个人去了攀枝花。那座欧阳生活了将近二十年的城市。我很清楚自己此行的目的,我并不是为了能够在那里和他相遇。我只是想感受那片养育了他这么多年的土地,只是想走走他曾走过印记,只是想仰望一下他曾仰望的苍穹。这样是我感觉唯一能够离他更近的方式。别的我一无所求。

我终于一个人坐上火车前往那座城市。欧阳曾经生活并且任性的地方。之所以选择火车是因为欧阳当初也是这么回去的。我喜欢那种感觉、沿途的安静。终于就踏上了这趟路途,是自己期盼已久的内心的沉淀。车厢里加上自己只有五个人,空空的好自在。在这个站上车的人并不多。

如自己所愿,一场没有打扰的前行。

窗外的村庄在沿途中幕幕后退。密林、山川、河流、麦浪、炊烟、浮萍。喜欢这样的回归,让心真正的属于自己一次。耳边流淌着那首《Onemorechance》,笔尖不自控的划出一排排字眼,沉默的、岸然的总想要表达的东西。

也不知道是什么时候开始,就这样喜欢上了安静。路途中沉淀内心的这种感觉。天空已经渐渐奔跑出浅浅的蓝色、那道柔和而慢慢接近强烈的光投落在透明的玻璃窗。也投落在自己或明或暗的心房。

火车到达攀枝花的时候已是晚上八点左右。走出站外、看着这座满城灯火的陌生城市我并没有感觉慌张与惶恐。我总觉得有一种无形的声音在告诉我,不要怕、我与你同在。这幻觉中的人像是欧阳、却又像是陆云枫。可陆云枫究竟不知我独自前往了攀枝花,而且是为了某个男人。他压根儿就不知道有欧阳这个人的存在。

按照之前的准备,我找到了那家在网上查阅过并且离车站最近的经济连锁酒店。登记之后我取了房卡背着包乘电梯上了五楼。我所在的房间是506,靠右、面向广场的位置。房间里面的环境、布置都特别的舒服,备用品也相当的齐全。难怪它会取名叫经济连锁酒店。

洗漱完毕和陆云枫发了短信后我便关掉了电视,窝进了被褥。躺在被窝,我始终想着欧阳,想着我们的那一夜。现在的自己已经是离他最近的距离,可此刻他的身边一定睡躺着那样一个女子、他现在的她。但我不知道是否在他进入她身体的时候,会记起我来,哪怕只是短短的几秒时间?

我怀念、怀念他直爽不羁的性情,怀念他孩子气的笑,怀念他坏坏的眼神,怀念他粗鲁而感觉强烈的吻,怀念他温柔的抚摸,怀念他微微的啤酒肚,怀念他浓密茂盛的硬朗腋毛,怀念他抱着我睡觉的感觉…总之,他的一切我都是怀念的。

想念越多记忆也就越清晰,可即便如此我又能做什么?除了留恋我什么也不能做,我所拥有的仅仅只剩下回忆。

第二天天刚亮我就再也睡不着。起床整理完毕后简单的吃了一些准备的干粮我便背着着东西下了电梯。退房后我打车来到了汽车站,我所要前往的目的地是海塔世外桃源风景区和海塔人工湖。之所以想去这个地方,是因为在欧阳的空间相册里留有他曾在那里的脚印。

车子在两小时后到达了这里。海塔由“海”与“塔”组成。四周青山环绕,形如弯月,得名月儿海。据当地一老爷爷所说,海塔人工湖水面有60万平方米,地势形如船体,相传前人为拴住这条船,便在山上修了一座六角白塔作栓船之桩。海与塔交相辉映,“海塔”因此得名。

我从背包里取出那款索尼相机,唐枘曾经送予我的生日礼物。现在终于到了使用它的时候。我站在一地势较高的点拍摄着海塔的全景。那些花儿、那些树、那些果还有那荡漾着涟漪的湖面。

这里果然是一个风光迤逦的地方。但我一路跋山涉水走来并不是为了看这样一片花海,而是为了寻找欧阳曾经来过的印记。听当地的人说,海塔四季如春,是个天然的植物园。不过现场也的确名副其实。

有长年点缀林海的杜鹃,清雅的深谷幽兰,遍布湖畔的金菊,十里飘香的山桂,红白相间的山茶花林,硕果累累的玉珊瑚,还有腊梅、月季、芙蓉等各种花卉争奇斗研,四季飘香。

海塔还是鸟兽的“王国”。湖面野鸭游弋,鸳鸯戏水,鸥鹭翻飞;山间林中有百灵、画眉、箐鸟、鹧鸪、鹌鹑、云雀等飞禽及鹿、獐子、山猫、青鸡等各种动物。不过这样的场景我倒是没能亲眼目睹到,只是听那位老爷爷所说。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