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校园 最是一抹温情

《落北,》 外婆的地瓜。

最是一抹温情 走向黄昏 1241 2011-11-25 12:34:40

  于是我们随即掉转了头,往操场方向慢慢走去。之前要么就是草坪广场、要么就是逛街、要么就是去他那边,还从未带他绕去过川大的场子。我手里握着他拿给我的那杯奶茶,始终没有拧开。就好像有一种不自觉油然而生的不舍情愫在里面。还没走到一半路程的时候,空气里隐隐约约传来了一阵烤地瓜的香。

那东西对我鼻子而言是最敏感的,小时候外婆常烤给我吃。特别是剥开上面那一层薄薄的皮,然后显露出最金黄的那一内壳是最好吃的部位。回想起来,那算是儿时的最爱。

只是出来念书的这些年都没怎么再吃到那东西。

想到这里突然间就好想念外婆。想念她那双刻有年轮气息的双手,以及那让人觉得很有安全感的怀抱。小的时候常常被我妈挨棍子,只要任何一次比放学时间晚一个小时还没回去,那晚注定是家伙伺候。为此我常常怀疑我妈是不是有暴力倾向。老爸在家的时候还好,因为他从来都舍不得打我骂我,所以只要我妈敢对我动手,老爸便会立马跟她大发脾气。因此小时候他们吵架常常都是我成为导火线。

只是那些年老爸经常在外忙活,很久才回家里一次。于是每当我妈拿着棍子追着我赶的时候,我唯一想到求救的人就是外婆。外婆的家和我们离得不远,跑一会儿就到。所以每当那个时候我就会哭着跑到外婆那儿,然后她便会心疼地将我揽在怀里哄着,接着就给我烤地瓜。她总说:“沫儿,慢慢吃,别烫着。”

可是就那么一句简单的言语,那么一张慈祥的面容,我却再也没有机会见到。

外婆离开我们已经整整两年,但是每当想起她的时候,我总觉她就在身边从来不曾走远。她依然站在某个角落看着我,给我无尽的温暖与关怀。我永远都忘不了那一天,我们最后一次道别。我也从未想过,就连见她的最后一面也就仅仅只是那一次。

那年我记得很清楚,大一的上半期,我从CD返回家里取自己之前落下的东西。走的时候外婆给我弄了好多吃的,她怕我一个人拎那么多东西会累着,所以执意要帮我拿一些送我去车站。其实我并不希望外婆去送我,因为真的不想看到外婆伤感的背影留在我离开的视线里。可如今回想起来真的太庆幸她去送我,毕竟我并不知道那是我们的最后一次告别。

坐上汽车的那一刻,外婆走到了我座位的车窗外,我将窗户推开听她跟我讲话。她眼眶红红的看着我说:“去那边好好念书,你没有一个人出过远门要小心那些二流子。出去买东西的时候叫上同学一起,不要一个人。晚上不要乱跑。照顾好自己,记得时不时给你外公打个电话回来,我也和你说说话。”我强忍着正在眼角边打转的泪水,连同车子一起离开了。透过窗户,外婆依然站在那里看着我离开的方向…直至视线模糊。

回想起那一幕幕场景,我终于忍不住情绪,凌乱的流淌着眼角的泪花。但始终没有吭声。“怎么突然沉默了?”见我半天哑言,陆云枫瞬间探过头来。

“你、没事吧?是不是遇到了什么…”陆云枫很小心谨慎的问道。

“没有啊,我只是突然间想起了外婆。”我强颜欢笑着。

“外婆?”

“嗯。你有没有闻到一股烤地瓜的味道?”

听我这么一问,他嗅觉立马变得紧绷起来,贪婪的在空气里捕捉我所闻到的气息。“嗯,好像是有一点。”

“小时候外婆经常给我烤地瓜。”我说。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