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校园 最是一抹温情

《落北,》 渐渐。

最是一抹温情 走向黄昏 2077 2011-11-25 12:34:40

  “哇、原来你这么不讲理。我怎么知道你究竟这么撑?你不是说过你挺能吃的么?”

“我是挺能吃的、这下吃来肚子要裂开了。一会儿还投篮球呢、我看能走回去就已经不错了。”我继续弯着腰吃力前行着。

“呵呵、”他像是难以忍住笑意那般发自肺腑的在脸上绽开了一朵花。

“你别在那幸灾乐祸的。还笑得出来、你的快乐是建立在我痛苦之上的是不?”我岸然的开着玩笑。我知道他并不是这般没心没肺。

“你怎么知道?看着你这样我确实蛮开心的。我就没见过哪个女孩儿像你这般逞能的。刚刚剩下的那些明明就吃不下了、还在那儿硬撑着,结果把自己给撑成这样。这能怪我吗?”他依旧斯文的笑道。只是这种笑容里再也看不到一丝感伤、很明媚、很清澈。

“你是开心哦、不过也值了,至少我的痛苦换来了某个人的快乐。这种贡献也还是比较伟大了。也不是我硬撑、只是我不想浪费粮食而已。”我说。

“好孩子,继续发扬。”不知不觉、我们已经走到了学校大门,即使我是以最慢的速度吃力行走的。

“一会儿你在球场旁的石凳上坐会儿、我回宿舍抱篮球。你听歌不?我把Mp3拿给你?”走到开水房的时候他问道。

“恩、你给我吧,我看看那上面有哪些好听的?”

“不是有哪些好听的、而是里面都是些好听的。每一首歌都是我挨着试听完、觉得好听才弄进去,根本没有滥竽充数的。”

“你的闲心也太好了吧、我真服了你。”

走到宿舍区的时候、他让我先慢慢走去篮球场坐着等他,他上楼拿了篮球就过来。于是我一个人迈着蜗牛的步伐往操场走去,只是刚刚坐到石凳上的时候他就已经运着球过来了。是他速度太快还是我的速度比蜗牛还要慢?我屁股才刚落定他就来了、我是不是真的不敢恭维自己的速度?看来今晚我的确吃的太撑了。

“你住几楼啊?怎么这么快就搞定了?我才刚坐下。”他刚走来我便问道。

“6楼啊。快么?我怎么没觉得。可能是你走的太慢了。”他放下手里的篮球、坐到了我的左边。

“是啊、我真的太撑了。我怕是不能投篮了、万一我肠子给崩断了怎么办?”我说。

“那就再接上不就行了。”他转过头看着我、再一次露出清澈的笑面。

“汗、、、亏你想得出来。我怀疑你的心到底长得是不是黑色的。”

“你怎么知道?你又猜对了。太聪明了。呵呵。”

我很无语的看着他、脸上没有任何表情。右耳朵里还流淌着他MP3里的音乐。

“跟你开玩笑的、我连杀鸡都不忍心又怎么会如此冷情。你在听哪首歌?怎么样、都还不错吧?”他问。

“恩、挺不错的,风格都是我比较欣赏的那种。”说着我递给他一只耳塞。

“我找一首歌给你听、你绝对没听过。”随即他接过我手里的MP3,很认真的按起来。俯仰之间、播放键停在了那首《做你的男人》。“东京纽约每个地点带你去坐幸福的地下铁散步逛街找点音乐累了我就帮你提高跟鞋塞车停电哪怕下雪每天都有要和你过情人节星光音乐一杯热咖啡…”

一听那熟悉的声音、我就知道是嵩哥唱的。只是我还真没听过。这样的歌词和调子我一听就喜欢上了。“是嵩哥唱的嘛、只是我怎么都没在他的歌单里看到过呢?你在哪儿找的?”

“这首歌的原唱不是嵩哥,你在他的歌单里理所当然找不到啊。”

“啊?那谁是原唱?”我很惊讶。

“张信哲。不过我个人还是喜欢嵩哥版本的。比较有感觉。”

“音乐纯粹、爱V绝对。呵呵、”我笑道。

“嗯、做他最忠实的Fans。”他喃喃的说。两眼直视着前方那群篮球男生们。

“怎么、你想去加入?”我看他着迷的样子、所以问道。

“去不嘛?我们一起去。”顿时、他转过头来看着我。

“你真想把我肠子给崩断?”我冲他玩笑着说。

“哦、就是,我都忘了你肚子还撑着。好吧、我去加入他们,你坐在这儿听歌。”说着他运着球往那群男生走去。一番简短的交谈后他将球放到了一旁的草丛堆里、然后迅速归了队伍。虽然那天他说自己已经很久没摸过这个东西、可是我一点儿也没看出他的球技不好。我很喜欢看他击地传球的样子,动作敏捷、思维活跃。我似乎看见了苏筱荨口里曾经的那个陆云枫。活力、阳光、大方。在昏暗的光线里、他最后来了一个反身扣篮,那动作真的让我膜拜。

我一直都在努力学他们男生扣篮时、表现出的那种自然而然的动作。帅气、自信、盛气凌人。只是女生在这方面的天分有限、我从来都未曾学会。所以只好偶尔运运球、投投篮。一场较量完毕后、他抱着篮球走了过来。“许久没动了、感觉好像还不错。”他挽了挽手臂上的格子袖、又用手推了推鼻梁上即将落下的黑色框架眼镜。

“恩。可我一点儿也没看出你像是许久没动的那类啊?打得挺好的、真的。”我发自内心的说着一言一语。丝毫没有奉承。

“下一次就看你咯。”他笑道。

“好吧、只是到时候你别笑我就行。”

“怎么会?对了、我再跟你推荐一首歌,我每天睡觉前都要听的。很安静的调子。”他说。

这时、我又递给了他自己手里的MP3。他查阅了有好一会儿才找出来。“呐、就这首徐良的《梦》。”

“恩、他的歌也比较好听。但我觉得他的歌曲风格和嵩哥的好像。”这时、夜晚的风渐渐变得有些凉意了,我不禁打了一个寒颤。

“这倒是事实。不过他的歌大都只是一个调子、而嵩哥的是在不断变换的。没有谁能模仿。”

“嚯嚯、一如既往的支持嵩哥。”我补充道。空气里的风吹得越来越大方、看样子深夜是要下雨的。我不自觉的伸出手搓了搓自己的臂膀、的确感到了一阵微冷。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