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青丝惑,乱君心

她付钱给他

青丝惑,乱君心 哆啦大人 2649 2013-07-05 09:40:43

  1

这个世界有许多我想记住的东西,又有许多我想忘记的东西。

比如说那日的那个乐师,这世界想寻死的人很多,我只是偶然救了一个,对于不开心的东西,我永远会选择忘记;

又比如说我手中的镀金匣子,那是我想一辈子记住的东西。

“念儿,等你长大了,做我的妻子好吗?”深夜,小树林,女孩躲在男孩的怀里,似乎是受到了野兽的惊吓。

“子俊哥哥,什么是妻子啊?”女孩忽闪着眼睛望着眼前已带成熟之色的男孩。

“妻子就是我们能永远在一起啊!”

“永远在一起的话,子俊哥哥就能天天陪着念儿了吗?”

“当然啦,子俊哥哥不仅能天天陪着念儿,还能叫念儿读书写字,给念儿做好多好吃的!”男孩搂着女孩,眼里带着说不尽的宠溺。

“那念儿现在就想做子俊哥哥的妻子,现在就要!”女孩拉扯着男孩的衣服,一副迫不及待的样子。

突然四周一阵骚动。“谁在哪里!”

两人一阵惊吓,连忙躲到暗处。男孩从怀里掏出一根簪子,交到女孩手上,“念儿,拿着,等念儿及笄了,子俊哥哥就凭这个来娶念儿!”男孩的眼里有说不尽的坚定。

男孩转身离开了,女孩疑惑地站在那里,手里握着簪子,它一身金色,翠玉当头。他不明白她的子俊哥哥为什么给她这个,这个东西看上去很值钱,她本不该收的。不过,子俊哥哥说这是用来娶她的,而她很想做他的妻子,所以她得把它收好,不能让娘知道,不然娘就要她把它送回去了……她要把它收好,一直到她及笄,她要做子俊哥哥的妻子,跟他永远在一起……

手中的匣子,平白无奇,但里面装的却是一支被折断纯金的簪子,通身金黄,即使是在光线如此暗淡的轿子中也掩不了它的光芒,簪子的头部一块翠玉镶嵌在其中。

多少次了,每当我望着那块翠绿通透的玉时,它就会不断地放大,像一片湖,能倒映出我的模样,也仿佛能倒映出那些不该回忆的过去。连午夜梦回时,想的也尽是这些。

那一年,我十岁,子俊,十三岁。

这一年,我十五岁,已是深解定情之物的含义。

如今,我及笄,却是帝王的妃子。

还记得那日入宫,王府前锣鼓喧天,我一身嫁衣进入轿中,怀揣着这只匣子。只是一只镀金的小盒子,砚台般大小,这是用上好的乌木做的,是娘留给我的,也是娘唯一值钱的东西。我用手绢轻轻地擦着,像珍视一件至圣之宝。

“还是没人来吗……”我揣着它,撩开帘子,望向外面,尽自己所能望向每一隅。我只是希望,心虚地希望,他能来……只可惜,四处没有一人。

泪满面,手中一用力,簪子折断的声音响起,断裂处,深深刺入我的皮肤,血,浸湿了华美的嫁衣。

想及此,手中的伤疤似乎又裂开了,迸出了血液,连着我的心脏,一同撕裂着。

子俊,你当真这么恨我吗?

2

“主子,主子,您的手怎么了?”

听见有人进来,我忍着痛,合上了匣子。“我没事。”

“都流血了,还说没事,我去找太医。”

我拉住了欲走的凝枝。这丫头,对我很好,就是太过急躁。“我真的没事。”

“那让奴婢来给您包扎一下。”

凝枝在我受伤的位置绑上了白布,厚厚的一层,直到看不见血液为止。

我看见门口摆放着一叠衣物,心想着估计就是我向凝枝询要的表演时的衣服,没想到真能做出来,欣喜万分,“是那套衣服吗?拿来我看看。”

“是的,尚衣局的李公公是我的相识,我吩咐的事情,他一定会帮忙。给。”

我打量着案子上的长裙,通身是红色,袖口上绣着金色的牡丹,下摆密麻麻用银丝线勾

出了几片祥云,裙脚上一只金色的蝴蝶在一片花丛中翩翩起舞,腰间还系有一条白色织锦腰带,显得清新素雅。

“凝枝,你觉得我穿的好看不?”我拿起裙子,衬在胸前比划着。

“好看,主子穿什么都好看。”

“凝枝,我说的是实话。”我很认真地看着她。

“凝枝说的就是实话,娘娘是凝枝见过的最美的人。以前贤妃娘娘在的时候,是这后宫里的第一美人,可如今看来,主子比贤妃娘娘更胜一筹呢!”

我眨巴着眼睛,看她一脸诚恳的样子,心里也美滋滋的,被别人夸漂亮总是件好事。还有这凝枝提到贤妃,倒是让我想起了一些事情。

“我听说贤妃走的时候是怀有身孕的?”我叠着裙子,试探性地问道。

凝枝从我手里接过衣服,放回了案子,“主子这是听谁说呢,若是怀有身孕,按照宫里的规矩,也得让贤妃先生下皇子再处死啊!”

凝枝的话字字在理,可在我看来,与事实有所出入。

“除非处死的动机就是不想让贤妃诞下皇子!”

“主子!”凝枝“扑通”跪下,一脸惊慌的样子,“求主子不要再说了!”

“凝枝,你毋需瞒我,你忘了,我是丞相的女儿。”

甄家的事情在当时曾轰动一时。

贤妃的父亲甄元是当朝的太尉,与王丞相在朝堂上总是政见不合,处于对立的局面。当时朝堂的势力就被一分为二,直到嘉平四年才合二为一。那年,甄太尉因通敌卖/国之罪被判满门抄斩,作为嫡女的贤妃也未能逃脱这场杀戮。说来也奇怪,甄元一直是个忠心耿耿的人,我也长久未敢相信这件事。直到有一天我在王懿之门外偷听,才了解了事情的原委。

我把凝枝扶起来,任她转身收拾东西,“是太后,对不对?”

凝枝沉默了一会儿才开口,“我十三岁时跟贤妃娘娘进了宫,是娘娘的陪嫁丫鬟。娘娘性格温柔,平易近人,深受皇上的喜爱。当时跟娘娘一同进宫的还有几位娘娘,其中一个就是现在的贵妃娘娘,她是太后娘娘的亲侄女,一进宫就很娇宠,她看不惯娘娘受宠,就仗着自己的身份,经常来挑衅,娘娘也只是一笑了之。那几日,娘娘一直觉得恶心,癸水也好久未来。我便知是怀了身孕,我欣喜地叫来太医给娘娘把脉,太医把完脉,什么也不肯说,我当时就觉得奇怪。到了下午,宫里还是没有传来消息,我就想去养颐宫向太后报喜。在路上我碰见了尚贵妃,她身后跟了几个宫女,好像有什么急事似的。我当时也没多想,简简单单地行了个礼就走了。等我回来的时候……”说到这里,凝枝眼眶里的泪已经忍不住了,悉数落了下来。

我没有强迫她立刻说出来,只是抚着她的背,安慰着她。其实,不用她讲,结局我也清楚。

“娘娘躺在了地上,抚着肚子里未出世的孩子,嘴角的滴着血。她的身旁,是一只打碎的碗,我看得清清楚楚,是尚贵妃宫女手里端着的碗!我因为害怕跑了出来,也因为跑了出来,被认为不在场,才捡回了一条命!”

“后来我才知道,甄太尉通敌叛国,被判满门抄斩。按照道理娘娘可以诞下皇子再被处死,可就是因为……”

我愤慨起来,紧接道:“因为她怀的是嫡子,将来要继承大统的人!太后娘娘为了保住尚家的地位,所以……”

“娘娘不要说了,还记得奴婢跟您说的话嘛!”我一时心急口快,差点就害了自己。

我马上住了口。

看样子,我还是没能适应这后宫的生活。

“娘娘,今日之事……”

“我知道,我不会说出去的。”

凝枝的情绪恢复得很快,转眼就又回到了活泼的模样。只是这份痛真的能那么快好吗?这后宫里还有多少不为人知的秘密?我选进宫这条路,究竟是正确的,还是错误的?

我,有些彷徨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