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青丝惑,乱君心

忘掉靳然

青丝惑,乱君心 哆啦大人 1229 2013-07-05 09:40:43

  曲悠的喊骂让杰森啼笑皆非,他只好无奈地摇了摇头,扶着曲悠去了床上。安顿好曲悠后,杰森坐在了床侧,为她抚了抚凌乱的秀发,此刻那一头亮丽的秀发正披散在她的肩头,比起演出时的盘发,少了分凌厉,多了分妩媚。她是个性感尤物,一颦一笑都能让人神魂颠倒,可是眼睛却是闪烁着单纯,纯洁得像一张白纸,就像她对待感情那样。

“对了,你还没说你有什么事儿呢!”曲悠还记得那根烟,冒着的粗气体现着主人的焦躁。

杰森刚刚的柔和刹那间消失,从口袋里取出一份东西,几乎是用扔的方式交给了曲悠,若不是不想欺骗曲悠,他还真不想把这个东西交给她。“今天靳然打电话给你,我接了,你不方便,我便接待了他,让我将这个转交给你。”

曲悠把心思都放在了手中的邀请函上,上面的字吸引了她的注意——靳然与言诺的订婚宴。

她记得,上大学前的那个暑假,她和靳然曾经交流过。

——靳然,你说,我们以后还会有联系吗?

——当然会,现在QQ、手机多么方便。

——我是说以后,很远很远的以后,甚至是你结婚。

——呵呵,想那么远,会,一定会。

——那说好了,你结婚,你一定要请我!

——一定,一定。

当时她以为靳然的“一定”不过是句戏言,因为靳然从来没有主动邀请过她,就连生日宴会也是。可没想到,这一次订婚宴,靳然真的邀请她了。没想过这么突然,就像几个月前,她突然知道,靳然一直有一个叫做言诺的未婚妻一样。

曲悠的沉思让杰森感到心疼,谁都没料到靳然会有这么一出。他能说,这个靳然是太单纯,还是太阴险,让喜欢自己的女生去参加自己的订婚宴,难道对对方不是一种侮辱吗?

杰森从曲悠的手里夺回了邀请函,曲悠尖叫了起来:“杰森,你做什么?!还给我!”

杰森将邀请函举过头顶,十分坚定地说:“不、准、去!”

曲悠亦是十分地坚定:“这是我们的约定,他做到了,我也必须做到!”

“这是什么狗屁理论!你们的约定?那你的约定呢?你说不会再爱他了!现在又何必介入他的生活?!曲悠,你问问你自己,刚刚那一瞬间,你的心痛不痛?!”

痛不痛?曲悠垂下了眸子,扪心自问。答案是肯定的。

她恨自己,那么的懦弱,在爱情方面就像是个白痴,只会被人牵着鼻子走。什么带着自尊爱一个人,都是狗屁!这么要强的她,在爱情方面就是一个懦夫!

她不能再这么沉沦下去!否则昨天的一晚上就是白过了!

她要面对!她真的不会再爱靳然了!

对!她要这么做!

曲悠抬起小脸,带着满腔的坚决:“痛,当然痛!杰森,你懂爱一个人吗?忘记是多么困难的事!就算要忘记,也是需要时间的!你以为逃避可以解决一切问题吗?高中三年,我们不在一个学校,从来都没有见过面,可我照样喜欢着他!所以我相信,逃避是解决不了问题的。倒不如坦然面对!杰森,你相信我,我约定的事情,绝对会算数!”这一次,她真的是下定决心了。她要自尊,不再做、爱情的懦夫!

杰森看着曲悠信誓旦旦的样子,犹豫了片刻,终是把邀请函还给了曲悠,“我信你,最后一次。”说着,他便扬长而去。他还是很忐忑的,这么脆弱的她,真的能战胜自己吗?他的决定,究竟是对是错?

曲悠望着手里的邀请函亦是忐忑不安,她究竟能不能真的,忘掉他?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