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青丝惑,乱君心

23

青丝惑,乱君心 哆啦大人 1472 2013-07-05 09:40:43

  5

我吓得倒退了几步,他现在出现,定有不纯的目的!

趁着我后退,手离开了棋盘,他一直未曾移动的右手,落下了一个黑子。

黑棋胜。

“想要觊觎皇位的人。”他说。

他语气里的毋庸置疑就像这落下的黑子一样的坚定。

这局棋,我算是看明白了。

不过,这也只是一局棋而已。

“你带我来这里,又跟我说这些,一定有你的目的吧!

他的嘴角勾出一抹笑,没有回答。

“是为了让我帮你?”

“还算聪明。”他转过身,正坐。

“如果我不答应呢?你会杀了我吗?”我知道了他的秘密,他定不会轻饶我,虽然我不是那种乱说的人,但是依着这种人的性子,是“宁可错杀一万,不可放过一个”的。我虽然不怕死,但是因为还有事情没有完成,所以不能死,所以如果我不答应,我就必须找一个可以同他抗衡的理由。

他没有说话,从袖子里拿出一块翠色的玉佩。我一眼就认出来了,那是我落在悦来楼的玉佩,当时因为心急,没有时间计较这些就走了。没想到,在他手上。“这个还给你。杀了你,我可舍不得。”我对他最后那句话感到莫名其妙。

我从他手里接过玉佩,攥在了手心里。我厌恶眼前的这个人,就是他夺走了我的清白,他想以此来要挟我吗?

“你想用这个要挟我?虽说我舞弋不是什么善类,但也懂得这种叛国的事情不可做。就算我答应你,你又有什么把握我能祝你成功呢?”

“就凭你能让楚儇连续十日驾幸秋阑宫。”楚儇?他竟然如此放肆,直呼皇上名字。心里徒生一股怒气。

听及此,我更是放声大笑。以前以德妃跟我说这个,我相信了。可现在看来,一切都是假的,他们所谓的“皇帝的宠爱”不还是倒在了太后的凌威之下。

“你笑什么?”

“我笑你们都被骗了。如果皇上十日来我秋阑宫就能说明些什么的话,那他去春泽宫的日可要长多了。别开玩笑了!”我戏说着,心里却酸酸的不是滋味。

“我相信我自己的眼光,它绝对不会出错!”他坚定的眼神,让我有那么一瞬间差点就相信他了。

可是我马上清醒了过来,敛出一个笑容:“别那么自信,如果吹吹枕边风就能得到天下的话,那么这个天下早就是尚家的了。虽然它也差不多了……”不知道哪里会跑出来最后一句,就是想这么说。

“我要回去了,今天的事情我就当没有听见过。如果你要去说些什么的话,那你尽管去说吧,**后宫嫔妃的罪名也不小吧!”我对他扬了扬手中的玉佩,露出了胜利的笑容。哼!想要挟我?门都没有!

如果我眼神没有出错的话,那我就应该看到了。他在笑!虽然只是一瞬间,挫败了,还有什么值得笑的呢!

“别那么快下决定,三日后,你再给我答案。”他还是那么自信,自信得我恨不得上去揭下他的面皮,看看他丑陋的内心。

“不用!谢谢,再见!”看样子,他是放我走了。我潇潇洒洒地出了门,才发现,身处一个陌生的庭院。偌大的庭院里种着许多名贵的花草,亭台楼阁林立,雕工十分精细,皆为上乘之作,丝毫不亚于宫内的御花园。

他究竟是什么人?为什么能拥有这么豪华的地方?想做这么离谱的事情?

我只知道,他的身份一定十分显赫。

“娘娘,上车吧,我送你回去。”

我回过头,看见一张带着半个青铜面具的脸。凭着分辨他的声音,我就明白,他就是昨天那个绑走我的人。他应该是屋内那个男人的心腹。

我笑着问他:“你叫什么名字?”

他愣了愣,回答道:“鬼吉。”

我颔首。鬼吉,只是个代号吧,真够神秘的。

他领我出了庭院,一路经过小路无数,我直至出门都没有看清走向。出了门,才发现这个地方很隐秘,四处树木林立,却又排布得杂乱无章,脚下踩的是种着杂草的泥土,像是在荒郊野岭中,细想也对,讨论这么秘密的事情怎么能让人轻易找到地方呢!

鬼吉一路都紧盯着我,似乎是怕我在这里做什么记号。我当然没有什么心情弄这个。

来到门外,有一辆马车候着我,我在鬼吉的搀扶下上了车。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