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校园 小懈树

第二章

小懈树 peterc 5986 2013-07-24 10:37:40

  现在,我得从头说起。当然啦,我肯定不会开门见山跟你介绍说什么姓名性别籍贯出生年月家庭住址联系方式这样教科书式的废话。我也不会跟你从我上小学尿床的记忆开始说起,我他妈的极其讨厌这些东西,很讨厌。我倒是可以告诉你我的名字,我叫李海,老家在湖南。你千万不要问我为什么叫这个名字或者说相关的事情,这实在是很傻。我是说,我出生的时候就叫这个名字,外婆给我起了这个名字。我怎么会知道为什么,对吧。我什么都不知道,就是这样。

我一心想,已经离开学校了。从小到大,我上了那么多年学,我到底长进了什么,我说不出来。我一旦离开一个地方,印象也就马上模糊了,我老是记不住很多事,你知道吧。但有一些特别的事情却能让我印象深刻,我是说,一些小事情总能让我印象深刻。就比如说,初中的最后一年,我居然还记得我搬行李时候的情景。

那天大概是下了一场有史以来最大的暴雨,不过看起来这也不是什么坏事,反正第二天我走了。但是我记得特别清楚的是我当时抱着一大包东西深一脚浅一脚地走过一条泥巴路。那真是一条实实在在的泥巴路,我都怀疑这路是不是从盘古时代就在那里了,你要是去了那个地方,你肯定会以为这他妈的大概是到了火星。我后来差不多用了半年时间走到我住的地方。你肯定会说,嗨,这算哪门子破事儿,但我就是念念不忘这些。其他的什么我倒是忘干净了,我不记得班主任长什么鸟样,房东叫什么名字,还有班上的那些人渣,甚至连和我关系很好的一个哥们我都忘记了,还真是,完完全全没有印象。

不过我倒可以肯定我当时确实有这么一个可以无话不说的哥们,他后来考到县城的一所高中,还托人给了我一个电话号码,要我去找他,我把那张纸丢掉了。这大概也算得上一段什么狗屁旅程的终点,我和他就再也没见过面。对我来说,他就像人间蒸发了一样。我倒是没什么伤感,我他妈的在忙着别的事情呢。总有很多的事情,我说不清。那时候一起贪玩打闹的时光,我忘得比谁都快,真的,我也不知道怎么回事。总之这一切很快的到来,又很快的过去,记不住了就永远忘记,仅此而已。

我得说,我不是一个记性很好的人,有时候我会觉得我是不是有一点健忘症啊什么的。你要是想到什么,可能会说我有点痴呆或者神经质,诸如此类。但是要我说那是什么呢,对的,喜欢走神。我总是能克服许多困难,我也总是能走神。特别在一些人们喜闻乐见的“重要时刻”,就比如说高考啊,面试啊这些傻瓜们聚集的时候。走走神能让我放轻松。

我还有一个特性,或者特点,你怎么说都行。总之,我对晚上的记忆比白天好。就是说,我总能记住很多晚上发生的事情。在白天的时候,我的几亿个记忆细胞就全部都睡着了,不管事了。所以我就跟你从我一个人看电影的那个傍晚开始说吧。

嗯,我记得我大概看的是一部很老的电影,当然,也不至于老得像慈禧老佛爷一样。电影讲的是一个到欧洲旅行的美国人邂逅一个法国女人的事。他们在火车上相遇,聊天很投机,下车聊,一边走路一边聊,一边吃饭一边聊,晚上躺在草坪上也聊,总之,他们聊完了整部电影。不过我倒不觉得有什么不妥,我喜欢那里面的女主角。我以前好像还看过她的另一部电影,跟梁家辉一起演的。她是一个法国佬,但绝不是苏菲玛索。这两部电影明显没什么联系,但是女主角很漂亮,这就是我记住它们的原因。法国女人给人的印象总是全能的,能歌善舞,热情大方,还有一种法兰西民族天生的高贵气质。她们那种搔首弄姿的样子简直能要了我的命。

不过我还从没见过一个法国人。我倒是见过一些外国人,但他们说的都是英语,我他妈的英语烂的就像菲律宾的香蕉一样,肯定没办法从口音辨别出来。所以说,我只是偶尔想一想,晚上做梦的时候就不想了,我的梦里还从没出现过外国女人。当然,这并不是说见过几个外国人就有多好。有的人喜欢吹嘘他有几个外国朋友,有几个外国亲戚。嗨,这他妈的全是偏见,对自己的偏见,他自己却不知道。他要是喜欢这么说的话,你也没办法。但是我想说,我本来应该经常出去跑一跑,见识一些人。我主要不是为了见这些人,我得认真看一下这个人渣们口头上的花花世界,不是么。我应该是一个旅行家。但是我现在什么都不是。在学校上学的时候,我就像一只老实的大猩猩。他们要我做什么我就做什么,他们要我吃什么我就吃什么。我完全被驯化了,没有别的欲望,完完全全是一只动物。这实在有点不公平。

电影看到一半,超逼回来了,他开门的时候我就知道是他。他走到我的后面,还没放下书包,就先去把窗帘整个拉开,他总喜欢这样。

我歪着脑袋瞟了一眼外面,天已经完全黑了,好像还起了点风,树叶都在动。这时候,对面女生宿舍的灯也全都亮着,我不得不说,还真他妈的壮观。我本想跟超逼说点什么来着,打个招呼或者问候下他老妈,当然,只是开玩笑而已。临开口的时候我放弃了。我还是看我的电影,我不想他有一搭没一搭跟我说话。你要是准备跟他搭讪的话,他就会说:“哥很忙的,分分钟几百万上下,不要耽误哥的时间。”这是他的名言。他是一个大忙人,的确,比谁都忙。

以前我们不叫他“超逼”,我们叫他“超帅”或者“超屌”,这听起来像是形容词对吧,管它呢,大家都这么叫,大家这么理解。后来不知道是谁,见到谁都喜欢在他名字后面加一个“逼”字,你就听到了各种“俭逼”,“水逼”,“飞逼”,“超逼”等等。不过超逼一直不很喜欢这个绰号,但是谁见了他还是这么叫,这是大家的习惯。习惯总是很重要,对吧。你永远也不知道怎么让一个人改变他的习惯,特别是在他不情愿的情况下。

过了没多久,我的电影还没看完,我本来是准备看完再去吃饭,已经有点迟了。一群人,全是班上的,差不多有六七个,突然就撞开了门,像打了胜仗回来似的,拼了命地在大声叫喊“超逼”。他们叫的时候喉咙大概有一只水桶那么粗,我打包票,你跑到台湾去都可以听得到。

起先的时候只是“大屁股”叫的一声,其他人就像突然从他们倒霉的梦境中苏醒过来的一样,每人叫上一遍。任何人都知道,他们这样做其实没有什么目的,他们并不是急着要找到超逼好跟他说两句亲热的屁话。他们只是喜欢这样,没错。

嗨,他妈的,我简直火冒三丈,你知道吧,我还在看电影呢。要我怎么说才好,真想把这帮人渣的嘴巴全都封起来,最好能把他们扔到他妈的太平洋去。不过我什么都没做,我斯斯文文的,看起来就像一蹲问世了快一万年的佛像,坐在那里,仍然看我的电影。

你要是想打听一下这队“观光旅游团”,我就不得不说,还真他妈的是天神下凡咧。他们以他们神经质的风格,全都笑着走进来,推推搡搡,他们能匀称地挤满整个房间。每个角落,每块地板上,都站着一双脏兮兮的脚,被各种各样漂亮的鞋包裹起来的奇形怪状的一双脚。别人看见了还以为我们这边在开会研究他妈的国家大事呢。

他们一进来,毫不含糊,就像一队乡巴佬开进了探险者的藏宝洞。他们到处看一看,摸一摸。一旦误打误撞有了点新发现就会发表一大堆评论,其他人就接着话茬,大声讨论。他们要在这里创造他们这一生讲话的记录。他们不断强调自己的观点,不断暗示。你在哪个地方都没见过他们说话这么大声。不过他们说的全都没错,全都在情在理,因为全他妈的是废话,是他们喜欢的废话,就跟他们平常所说的一样。

他们当然不肯马上就走,他们是来参观的,谁叫我的光荣的宿舍正好躺在楼梯口呢,我得随时候着,准备好接待这帮人渣。他们都喜欢有事没事来串串门,他们热衷于此,这就是他们每天必修的功课。所以,不管客不客气,我决定不去理他们,我他妈的光看字幕还不行么。

“超逼,听说你找到啦。”他们进来了。

“找到个毛线,还在等通告呢。”

“超逼,你的实验报告做完没?”

“没有啊,哪有这么快,我还等着抱大腿呢。”

“抱我的吧,又粗又肥,又有肉。”他们笑了。他们就喜欢在人多的时候制造这种轰动效应,自娱自乐,其实一点也不好笑。真的,他们喜欢拿一些低俗的事情开玩笑,轻嘴薄舌,不管你乐不乐意。他们总是这样,无缘无故地就像被点中了穴道一样傻笑,毫无底线。

有的人要是笑起来,笑到嘴巴发了炎还停不下来。他们有一天肯定会掉几颗牙齿,他们不知道这是为什么,但这是以后会发生的事情。这他妈的,我还真有点替他们担心。他们的老爸老妈要是知道他们在学校一天到晚笑掉大牙,估计会急得连饭都吃不下。他们会担惊受怕,会整天想着挂个长途电话给他们遥远的弱智儿子。他们要问问情况,问下他的牙齿还有几颗,搞不好还会亲自来学校一趟呢。

过了一会儿,这帮家伙好像沉默下来,但是他们马上又聊开啦。总有那么几件事情是他们感兴趣的,对吧。他们后来又不断的说一些阿拉伯数字,就是说什么“6,7,8”。

“对,6,7,8!”有几个人应和。

“嗯,是的,对的”。要是今天上课的时候学了个什么新的公式,他们就会在宿舍里跟你讨论这个公式,全都是这样。我完全不知道这些有什么好说的,还能让他们全都他妈的中邪。

“不是吧。我也不记得了。不过这个好像无关紧要,老师那儿过了就行。”超逼表示了不同意见。他也没去开电脑,干脆坐在凳子上,正儿八经地聊得起劲。他可真是一个好孩子。

我实在是烦透了,我不怎么喜欢这么多人一下子涌到我坐的地方,像僵尸一样站在我旁边。我正在专心致志的看电影,这样就很容易让人分心,我没法好好看电影。有许多人喜欢这样,他们喜欢看热闹。一大堆人围着一个他们都知道的东西看半天,不觉得厌烦。他们善于交流,懂得谈吐言辞,到处交朋友。这些家伙聚在一起到最后会发展成一个团体,随叫随到的团体。但他们还是在各抒己见,一刻也停不下来,嘴巴上像开飞机一样。总会有不同的见解。

他们当中有几个人之间有点小矛盾,但是没人愿意承认,他们还是见了面各顾各的说一大通。他们没有骂对方,只是一些鸡毛小事,他们完全知道怎样说话行事,所以忍气吞声。总要给对方留下一个好的印象,总不至于伤了和气。

我虽然在搞学习的时候胡思乱想,但是我也能认真做几件事。就比如说打扫,我也不是经常打扫,但要是我愿意的话,我可以把任何地方打扫得一尘不染,那绝对是你从没见过的。不过我很懒,我一直窝着,到哪都是一样,除非到了万不得已。我老姐倒是个劳动模范。只要她一回家,她总是把我从屋子里面赶出来。她要打扫卫生,我就得找别的地方去玩。一是免得她叫我帮她提水擦家具,二是刚拖完地的屋子得凉几个小时。不然我一踩进去,她准会像见了鬼一样大声尖叫。她实在很能叫。

这帮人,我是说就是刚才那六七个人,大概呆足了十分钟后离开了,他们够了。走的时候他们又来劲了,他们走到门口时居然喊着“打篮球”。这时候了打篮球?还真是一帮货真价实的人才,你永远也搞不懂他们有着一颗怎样渴望刺激的大心脏。

他们一走,唐山就回来了。唐山是一个挺有趣的人,有时候我们也管他叫“唐老板”。关于他的名字,我们刚开始都以为是因为他出生在唐山。我是说,像起名字这种事情通常会有因有果,对吧。就算是一个穷光蛋,他也会有一个自带产权的名字,这是他老爸老妈留给他的遗产,永远只属于他一个人。

但是,据唐老板自己说,他老爸在七十年代去过唐山救灾,见过一车一车的尸体,他老爸以为以后不会有唐山了,所以那时候就决定将来有了儿子就叫唐山。但是他老妈嫌不吉利,一直叫他小名。王老吉说他老爸很浪漫,年轻的时候一定是个文艺青年。这点我倒是赞同。

不过我不得不说我很喜欢唐老板,我说的“喜欢”只是单纯的喜欢他做事。他有很多有趣的习惯。就比如说,他总是在看别人玩什么,他大概是美国总统派来的一个特使。

他这一生差不多有一半的时间就是在看别人,他一直在看,你不用担心哪天他会走丢掉。不管你是打游戏,还是看视频,或者你就是坐在那里。你他妈就算是无聊起来在数自己的腿毛他也会很感兴趣,他就是那样的一个人。大部分时间,他弓着个腰,有时候也会凑的很近,凑到你的脸旁边来,他视力总不太好。

他当然也像一般的人渣一样,对任何事情喜欢指指点点。他大概以为自己上知天文,下知地理。他最想要的结果就是别人都不说话了,他喜欢的。但是他知道的东西实在少的可怜,他总是说“应该是这样,我记得是”。

唐老板走进来,他刚吃完饭,一边走一边打嗝。对了,他经常打嗝,虽然我不知道这是不是他喜欢的,但我说的没错。他的胃出了些问题。他走到我这边来,我已经把电脑关了,我准备去吃饭。你看的出来,我们的唐老板有点失望。他的两只手插在牛仔裤口袋里,走起路来就跟卓别林一样。这主要是因为他太瘦,他的两条腿像两根筷子,你可以在他的牛仔裤里藏两挺AK-47而不用担心被发现。他就这样,很客气的转了个身,他一定觉得错过了什么重大线索,这让他有点沮丧,我想这种事也许会在他聪明得快生锈的大脑中留下点阴影。

我关了台灯,关了低音炮,合上电脑。我坐在我的板凳上,拿出一支烟来点上。我最近一直在抽万宝路,刚开始还不习惯呢,胖子说有点臭味。

我也不知道我为什么会在这时候点一根烟,我他妈的不是要去吃饭了么。我也懒得说话,我就这么歪着身子靠在凳子上,手里夹着烟,漫不经心地抽着。

说实话,我不怎么喜欢每见到一个人就上去跟他打招呼,这让我觉得很恶心。好在我认识的人也不是很多。

我是说,干嘛一定要这样呢。你见到谁都要假装是不经意看见别人一样,你要突然冒出一句“哦”,好像别人是蚂蚁。其实你早就看到了,你要假装好不容易才看见的。当你这样跟别的人打招呼的时候,别人也是这样,你发现了,但是你还是要说出来。这就是一个人的德性。我不喜欢这样,是因为有很多的不必要性。

所以我就不常出去,我不愿意出去,不愿意到人多的地方。在大街上,一大堆人走来走去让我觉得很不自在,特别是当有很多人面朝我走来。就好像别人都在观察我,因为他们都不说话。不过我却喜欢观察别的人。我是说隔了很远观察,或者用机器录下来,不被他们发现。

有时候,在宿舍,我耳朵里塞着耳机,我故意把声音开的很大,直到完全听不到外界的任何响动。我就一个人发会儿呆,我看王老吉他们说话。他一会儿站起来,一会儿笑起来。我完全不知道他们在说什么,我就看他们的口型,猜他们说的话。我也会笑起来,我很擅长这个。我要是哑巴的话,估计会变成一个口型大师。我是说,万一有这种“大师”的话。

有时候我也会闭上眼睛,我看起来大概就像一个坐着睡觉的人。过了一会儿再睁开时,他们已经变了姿势。我就喜欢看这种姿势的变化。

关于这种事情,我可以给你举个例子。我也不知道是不是很确切,但是我反复想过大概一百万遍这个问题。

如果有一群人,一群你在大学里随处都可以撞见的整天无所事事的人。他们精神很好,他们在没完没了的狂欢----跳舞或者乱蹦什么的,就像被悄悄注射了兴奋剂一样,你也不知道他们全都在干啥。总之,他们挤在一个光线昏暗的被红色铁皮包围起来的不大的房间里,房间里面还在放着音乐,很吵,大概像是一个什么庆祝派对。我也在房间里,我站在人群中间,什么也没干。我是说,我光是站在那里,看着他们,他们没有赶我走,也没人跟我说话。我是一个“透明人”,我喜欢做“透明人”。我喜欢这个词。我的意思是,最好永远这样,我会一直看着这群孩子长大,老了,死了。我会一直和他们在一起。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