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校园 谁主爱的沉浮

第八章 游乐场的三人行

谁主爱的沉浮 城堡二公主 5185 2013-06-14 09:51:05

  带着那份说不出的暖意,云出岫睡得很香。一觉醒来已经七点半了,云出岫的脑袋里一闪而过四个字——“来不及了!”她随便套了件T恤,穿了条牛仔短裤,拖着帆布鞋就往门外跑。云妈妈见云出岫就这样出门,忍不住叫住她,把装了零食的双肩包和一些钱递给了她。看到这些东西,云出岫才想起,小灵通还没带,她又跑到楼上,从枕头下取出小灵通塞到包包里,这才急急忙忙地冲出了门。冲出去一段,身后还听到云妈妈的叮嘱:“出岫,路上小心,早点回来!”

“知道啦!”云出岫头也没回,一边跑,一边伸出右手,做出OK的手势。

冲到学校对面,石文轩家的奥迪已经停在校门口了。石文轩和方黎都站在车旁等着云出岫。方黎见到云出岫,朝她猛挥着手,这个动作和方黎今天的打扮很不符。方黎今天穿着一件依恋风格的紫粉色的格子衬衫,配着一条白色的短裙。如果方黎此刻能安静地搁那儿站一会儿,别人肯定会误以为她是标准淑女。可是,一瞧方黎长牙舞爪挥手的那样儿,也不是淑女那一款啊。云出岫不禁为方黎的衣服抱不平,感到可惜。石文轩今天的穿着还是他一贯的清爽风格,一件浅绿色的T恤、一条随意的牛仔裤。

云出岫跑到他们面前,抬手看了下表,喘着气说:“七点五十八分……我,没有迟到哦!”

石文轩和方黎对视了一眼,都笑了。方黎调侃道:“小姐,你以为还是军训哪?这又不是紧急集合,也不是赶班车,你跑成这样干什么?哎,都怪我,忘了你大小姐有睡懒觉的习惯,早知道就约了八点半了。”

“什么嘛!这说明我是一个守时的好孩子!我没睡懒觉好吧?要是我真睡了,你们这会儿估计得去我家被窝里拉我起来了!”云出岫不服气地说。

方黎听了,笑得更厉害。突然,她停住了笑,围着云出岫和石文轩转了一圈,神情变得很怪异,指着他们的衣服说:“你们,昨天是不是约好的?”

云出岫和石文轩一头雾水,面面相觑。方黎接着说:“瞧瞧你们,上身都是浅绿色T恤,下身都是牛仔裤,搞得跟情侣一样。是不是故意的?”

被方黎一说,云出岫才发现,自己早晨匆忙间套的衣服竟真的和石文轩今天穿得差不多,不知道的人说不定真以为他们俩是情侣呢!

云出岫有点尴尬,看了石文轩一眼。石文轩没有说话,微微笑着,看上去挺含蓄的。他这暧昧不语地笑,让方黎差不多肯定了自己的猜测,她故意扬起声音阴阳怪气地说:“哎,云云,我怎么觉得今天不是石文轩插足我们的约会。倒有点像是我插足了你们俩啊!”

云出岫一听,挽着方黎,贴上脸说:“要不,亲爱的,我回家把衣服换成和你一样的。让石文轩当我们的电灯泡?”

方黎倒也不客气,说:“这态度还不错。看在你这么好的态度上,我这次就大度一点。走,我们三人行出发吧!”

石文轩就看着云出岫和方黎疯疯癫癫地你一言我一语,笑着帮她们打开汽车后座的门。自己坐在了副驾驶座上。车里驾驶座上坐着一个四十来岁的男人。石文轩介绍道:“这是王叔。”

“王叔!”云出岫和方黎一起甜甜地叫道。

王叔是个很老实忠厚的人,他回过头冲她们两个小姑娘憨憨地笑着点点头。然后转过去对石文轩说:“文轩少爷,现在出发吗?”

石文轩点了点头,王叔便发动车子,往游乐园开去。

车子在游乐园门口刚停稳,云出岫和方黎便激动地冲下车,谢过了王叔就要去售票处。石文轩立刻拦住了她们。他先让王叔回去,下午等电话再来接他们;接着,从随身的包里抽出一个信封,说:“我爸和游乐园有合作关系,他们送了一些票给我们。所以……”石文轩摇了摇信封。

听了石文轩的话,云出岫和方黎默契地说:“谢过石大公子!”就挽着手,一蹦一跳地直奔游乐园入口处。石文轩看着她们的样子,哭笑不得地跟在了后面。

暑假是游乐园的游玩高峰期,游乐园里人的很多。云出岫已经有一年多没来过游乐园了。为了保证中考成绩,初三整整一年,她都没有怎么玩过呢。今天,她想放开好好玩玩。可是好多项目入口处排着长龙似的队伍。方黎最想的玩过山车,居然要排上1个小时。云出岫提议先去骑水上自行车。她还是比较最喜欢水上自行车和划船这样慢节奏的项目。

方黎连连摆手,说她畏水。云出岫这才想起,好像是她们小学三年级的时候,她们还有班上几个女孩子一起去她家后面的河边网小鱼。方黎踩在青苔上,脚一滑,不小心掉河里了。幸好隔壁的大哥哥出手相救,方黎才死里逃生。那次被淹的经历一直深深地印在了方黎记忆里,所以方黎的原则是“绕水三丈而行”。

“你们俩去骑吧!我正好在过山车这边排队。你们骑一圈回来,我们就可以一起玩过山车了。”方黎想了个两全之策。

云出岫和石文轩都觉得可行,就分头行动了。分开前,云出岫把小灵通留给了方黎,以防回头大家碰不到时联系。

水上骑自行车的人不多,湖上没几个人。因为石文轩说不放心云出岫一个人骑,她们就买了一张双人票。一骑上车,云出岫就嚷着要快点,石文轩只好配合着奋力地踩着脚踏板。不一会,车子就起到了湖中心。

石文轩说:“在这里看看周围,视野很好。我们在这里先歇会儿吧!

石文轩说着,从包里递过一瓶水给云出岫。我笑着接过,想起来了军训时他递水给我的情景,好奇地问:“陆盛宇那次,你为什么要递水给我?”

“因为这个。”石文轩变戏法似的拿出一根棒棒糖,就是云出岫平时一直吃的那种,“你上次撞我,给我棒棒糖之后,我就很……很想交你这个朋友。”其实,石文轩想说,很喜欢你。但话到嘴边,愣是没说出口。他不想吓到云出岫。

“哦,那还得感谢这棒棒糖啊。”云出岫没有想到石文轩是原因这么微小,“这棒棒糖很好吃吧?”

石文轩没有回答,低声委屈地说:“不知道,这是你送给我的唯一的东西,我怎么舍得吃呢?”

“呃……”云出岫尴尬无比,脸觉得烫烫的。石文轩貌似在一语双关,既说出她的小气,又表达她对他的重要。

“哈哈,和你开玩笑的啦!看你认真的样子,真是可爱!”看着云出岫笑脸石文轩发生爽朗的笑声,真好像逗云出岫是件多愉快的事。这样的石文轩,云出岫还是第一次见到。

在云出岫眼里,石文轩一直是为人儒雅,谦谦有礼的大少爷形象。她差点忘了,石文轩也不过是和他一样十六岁的少年。

云出岫佯装生气,把头扭向另一边。石文轩朝她喂了一声,也没有理。石文轩又试探性地叫她名字:“云出岫……”她还是没有理。这下石文轩急了,他讨好地说:“你别生气啊!我错了,我……”

“哈哈哈!”云出岫笑着转向他,狡黠地说,“一比一,打平!”

石文轩这才意识到又被我耍了,不过也只好认命。谁让他喜欢她呢。

他们又在湖上骑了一会儿,聊点各自的事儿,就开始慢慢地骑回上岸的码头。通过聊天,云出岫发现,石文轩其实也有开朗、健谈的一面。石文轩告诉云出岫,由于从小就在被送去寄宿学校读书,他的生活自理能力很强,也表现的比较成熟。他的朋友不是很多,以前的寄宿学校里大多是自以为是的少爷千金,人与人之间没有多少真心的友谊。后来,到了云溪初中,同学老师又把他捧得很高,他也分不清哪个是真正的友谊。直到云出岫撞倒了他,递给他棒棒糖,他觉得她很特别,很真诚,就很想认识她。

云出岫本来也是稀里糊涂地交了石文轩这个朋友的。在他们结交的过程中,一直都是石文轩主动,而她常常是半推半就的态度。现在听石文轩说了那么多自己的事,见到他那么诚恳的态度,云出岫决定,就真心交他这个朋友了。

快到岸边时,云出岫笑着伸出手,说:“来,握个手吧!朋友!”

石文轩听了,脸上的笑特别的灿烂,他伸出手,小心地握住云出岫的手。

“好啦!仪式结束!”出岫抽回手,轻快地说。

上岸后,他们才发现骑了近一个小时。云出岫让石文轩打电话给方黎,看看她那边队伍排得怎么样了?电话一拨通,方黎就接了,让他们赶快过去,快轮到了。石文轩挂了电话,和云出岫就赶去过山车的地方。

见到方黎,她已经排在队伍最前端,正朝他们这边张望着。石文轩走在前面,拉着云出岫,从队伍一边挤到方黎那儿,正好赶上要开的一班。

过山车的座位是四人一排的,他们三人正好可以坐在一起。方黎不愿意靠边做,云出岫就和她一起坐在了中间两张位置上。而石文轩,果断选择坐在了云出岫的旁边。

扣好安全带,工作人员依次检查后,过山车就慢慢启动了。

云出岫到这时,才抬头看过山车的轨道。“哇!”估计有三四十层楼那么高!她突然有点紧张,手抓着护栏。说这是她第一次玩过山车。由于体质问题,以前到游乐场,云爸云妈除了陪她玩水上项目,最多让她玩海盗船和旋转木马相对比较温和的游艺项目。过山车这种超刺激的项目,早被屏蔽在选择之外了。

方黎激动地东张西望,好像迫不及待地希望过上车从上顶端。到是石文旭比较细心,见云出岫不说话,脸色也不太好,低声问:“云出岫,你没事吧?”

云出岫指了指方黎,做了个“嘘”的动作,小声说:“第一次玩,有点害怕。”她不想让方黎知道自己害怕,不想扫了方黎的兴。

石文轩当然明白云出岫的用心,心里对她的善良打了个满分。这是过山车的速度渐渐快起来。石文轩伸出自己宽大的手掌,示意云出岫握住。云出岫犹豫中,过山车到了第一个顶端,正快速下冲。一种难以言喻的失重感向云出岫袭来。方黎又突然发出“啊!”的尖叫声。云出岫在慌乱、紧张、害怕交杂中,自然而然地抓住了石文轩的手。

石文轩有力的手紧紧握住云出岫,希望自己能保护好这个善良可爱的女孩。云出岫的小手也死命地拽住石文轩,生怕稍一放松,就从百米高空摔了下去。

在一阵天翻地覆、天旋地转之后,云出岫的恶心感如排山倒海而来。她咬着牙,控制着,尽量不让自己在过山车行驶的过程中吐出来。

一分钟的过山车,如此漫长!终于在云出岫都快哭出来时,车子缓缓停下。云出岫在第一时间解开安全带,冲到最近的洗手间。方黎不明情况,紧跟在云出岫身后,见她在洗手间吐得稀里哗啦,才知道她的体质原来坐过山车会有这么大的反应。

方黎一个劲儿地责怪自己:“云云,都是我不好!只顾着自己想玩,没有问问你可以坐吗?”

云出岫没有力气安慰方黎的情绪,足足吐了几分钟,差不多把胃都清空了才停止。

石文轩焦急地等在门口,听着里面传来一阵阵的呕吐声,担心不已。见云出岫脸色惨白,虚弱无比地从洗手间出来。他十分担心地问:“是不是很难受?要不要送你回家休息?”

云出岫摆了摆手,说:“没事。平时坐车久了,晕车时也会这样。吐掉了就好了!”

方文轩看了下四周,指着不远处的一个甜品屋说:“去那边吧!正好现在太阳也大,我们找阴凉的地方歇会儿。”

在甜品屋休息了一会儿,云出岫的能量值渐渐满格。关键是石文轩给她们点了一大堆甜点。女生都有两个胃,一个是专门用来装甜点的。见到那么多诱人的甜点,云出岫又怎能无动于衷,继续无力呢?她喝了点蜂蜜茶,暖了暖受伤的胃后,就了开始和方黎一起狂扫了好几份甜品。

吃完甜品,差不多到了到午饭的饭点了。方黎说想吃西餐,正好园区有一家蛮不错的西餐厅,她们又转了战场。

石文轩愿意为她们效劳,只要云出岫开心就好。只是,他有点不能理解女生的爱好和习惯,笑着说:“我看你们不是来玩的,到像是来吃的。”

云出岫和方黎才不理他呢,直奔西餐厅。

中午吃得太饱了。下午,他们就在在园区散了会步,然后才开始找新活动。这下,方黎和石文轩都不敢再挑刺激的项目了。正好园区有小游戏专厅,里面有投篮机、娃娃机什么的。他们就躲在里面玩了好久。一下午收获真不小,赢了好几个毛绒娃娃。云出岫和方黎兴奋地分赃。云出岫挑了一对可爱的KITTY猫,搂在怀里,笑得格外灿烂。

这对KITTY猫的石文轩投篮通关的奖品。石文轩有趣地看着云出岫,没想到自己投几个篮换来小玩意,居然能让云出岫笑得那么灿烂,云出岫的快乐真的好简单,简单到让人羡慕。

快四点了,石文轩打电话给王叔,让他四点半前到园区门口来接他们了。王叔真是敬业,当他们看好时间出园时,王叔已经把车停在园区门口等了。

上车后,云出岫觉得有点累了,靠在座位上睡了会儿,当车子到云溪再叫醒她。

方黎说她不累,就拉着石文轩聊天。一副要想抓住这难得的机会,多挖点石文轩的八卦的样子。让人真想封她“八卦教主”的称号。

车子开了半个小时,就到云溪了。石文轩见云出岫睡得正香,就让方黎指路,让王叔把车直接开去了出岫家门口。

到了出岫家门口,方黎轻轻地推了推云出岫,把她叫醒。云出岫揉着眼睛,看下车外:“呀!这到哪儿?我家门口?”

“是啊!大小姐,你到家!”方黎笑着说。

云出岫打开车门,走下车,和他们道别,然后就要往家走。

“喂,云出岫!”石文轩叫住了她,你的娃娃还没有拿。石文轩想起下午云出岫抱着娃娃笑的样子。他可不想云出岫丢了这对娃娃。他希望云出岫一直快乐着,简单地快乐着。

“呃……”云出岫不好意思地回过头,从车窗结过那对kitty猫。她想了想,又对着车里说:“今天玩得很高兴,谢谢你……们。”

本来这句话是对石文轩一个人说的,可是考虑到不太合适,就又加了个“们”。

“我也很开心。”石文轩似乎明白云出岫的用意,温和地笑着回应。

“嗯,那我先回家了,有什么事以后电话联系吧!拜!”云出岫朝他们晃了晃手中的娃娃,回家了。

到家半个小时,方黎打来电话说她也到家了,让出岫放心。

晚上九点,石文轩又发来信息,让出岫好好睡觉,还有就是道晚安。

想起今天的三人行,方黎和石文轩这两个关心自己的好朋友,云出岫就这个资深“觉主”,甜蜜地入睡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