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校园 谁主爱的沉浮

第四章 捉摸不透的石大公子

谁主爱的沉浮 城堡二公主 3339 2013-06-14 09:51:05

  云出岫向往的军训在踢正步、站军姿半天后,被她狠狠地嫌弃了。中途休息,她也不顾形象,坐在空地上就狂喝起水来。方黎比云出岫更夸张,颇有几分属牛的气势,几口就把一瓶水喝完了。一瓶水下肚,方黎仍不解渴,她不客气地抢过云出岫的水,咕嘟咕嘟往自己口中倒。云出岫两手叉腰,气呼呼地嘟着嘴,睁大眼睛不满地直瞪着她。结果还没三秒钟,云出岫就噗嗤一声笑了出来,方黎那猴急喝水的样子,就像沙漠里逃出来的似的,好笑极了。

没水喝了,云出岫便想去花坛边的阴凉处歇会儿。

“云大美女,要喝水吗?我这瓶给你!”云出岫刚到花坛边,班上的“贱男”陆盛宇拿着一瓶水腆着脸送到云出岫面前。为什么他一到学校就有“贱男”的封号。这都源于他昨天用了一个晚自习,神速地把白天观察到的高一女生按容貌分了三六九等。最不要脸的是,他还在男生堆里口出狂言:高中三年,要追到一等美女,泡到二等美女,放倒三等美女。虽然云出岫很荣幸被他排在了一等首位,可是当得到他的狂言,忍不住要叫他一声——“贱男”

云出岫冷冷地扫了陆盛宇一眼,没高兴搭理他。可是,贱男不愧是贱男,他继续拿着水腆着脸,还在云出岫面前晃悠着。云出岫厌恶极了,可不想自己成为贱男第一个下手的对象。虽然初中时期,学校就有很多人谈恋爱。但云出岫暂时还没想过要加入早恋一族。她别扭地不去看贱男的嘴脸。

“给你。”正当云出岫不知道该怎么摆脱这个贱男时,一瓶水递到了她手边。云出岫自然地接过水,抬头却看到了石文轩的脸。手里刚接过的水差点没掉在地上。石文轩看着云出岫这样子,很想笑,但还是忍住了。

他转过后看了一眼陆盛宇。陆盛宇像猫见了老鼠似的,收起来了刚才那副油腔滑调的嘴脸,唯唯诺诺地叫了声:“文轩哥!”

“走!”石文轩吐出一个字,言简意赅,铿锵有力。陆盛宇听了,立刻灰溜溜地走开。

一声哨响,休息时间到了。石文轩朝云出岫微微地笑了笑,就走去10班的队伍。

云出岫端详着手中石文轩递过的说,心里嘀咕着:真是个奇怪的人,干吗没事帮我解围?我跟他很熟吗,干吗没事给我水?遇到他,总有那么多为什么冒出来?!

一天高强度的训练结束,云出岫觉得自己累得快升天了。一回到宿舍,她就往床上一倒装死。方黎也躺在床上,十分疲惫,但她身上有一个神奇的器官,永远不知道累,那就是她的嘴。这让云出岫有时不得不佩服。

方黎有气无力地说:“云云,知道为什么贱男怕石大公子吗?”

云出岫没有说话,方黎猜到她累得懒得回答自己,干脆自顾自地说:“石大公子是贱男的表哥。贱男的爸妈都跟着石大公子的老爹混。所以,贱男当然不敢在石大公子面前造次了。”

“原来是这样。”云出岫心想。

有时,云出岫不得不承认,有方黎这样的好朋友,虽然耳朵累了点,但也挺好的。起码不用费心,就能知道许多问题的答案。

“哎,对了!我今天看到石大公递水给你?为什么啊?你们不是不认识吗?难道他对你有意思?你说,他是不是喜欢上你了?”方黎真是一八卦起来,就充满活力。

这种时刻,云出岫很清楚,自己的最佳的选择是——装聋装死,坚决不回应她。

方黎见云出岫成心不想回答自己的问题,也觉得有点自讨没趣,就给她的嘴放了个短假。

军训几天,天气一天比一天热。身体素质不太好的云出岫,终于在军训第四天站军姿时倒下了。当她醒来的时候,发现自己躺在医务室的病床上。方黎陪在她身边,一见她醒来,立刻说:“云云,觉得人怎么?吓死我了,说晕就晕了过去,我连忙扶你都没来得及!”

云出岫强笑着,说:“没事,我可是小强。”她在心里又偷偷地补了句,死要面子好强的“小强”,“对了,你怎么把我弄这儿来的?医务室离操场还是蛮远的。”

见云出岫这么一问,方黎立刻恢复了平时的三八样,贼兮兮地说:“英雄救美这事儿,我可心有余而力不足啊!是石大公子抱你过来的。”

“石文轩?!”云出岫又吃惊,又不可置信。

“是啊,你一晕过去,9班、10班的人就都不站军姿了,全围了过来。两位教官得维持军训纪律,就问哪位同学能送云出岫同学去医务室啊。其他人还没来得及反应,石大公子就横着把你抱了起来,往医务室送了。我担心你,也跟了过来。校医看过你之后,说是体质太弱导致的中暑,没什么大碍,在医务室休息会儿就没事了。石大公子听到你没碍,才离开。走前还让我好好陪着你,帮你扇扇风。”

经过方黎的绘声绘色地描述,云出岫大概能想象出从自己晕倒到醒来这段时间发生的事情了。只是,她有一点不明白,为什么又是石文轩?她猜测,是自己个子比较高,石文轩担心其他人抱不动自己才出手相救的吧。有了这个牵强单纯的猜测,云出岫觉得事情简单多了。

老班把云出岫中暑的事电联云出岫爸妈。当天中午,他们俩就风风火火地赶到了学校,围着云出岫嘘寒问暖。云爸爸甚至夸张到要直接带云出岫回家。

为了不让爸妈担心,云出岫便上演“小强”的形象,假装什么事都没有。“老爸,老妈,你们瞧,我们好着呢。我那是偷懒,才假装昏过去的。不信就跟我去操场看看,看我军训时有多么精神抖擞。”云出岫一边装,一边说。

在云出岫的一再证明、强调下,云出岫爸妈只好送她去操场。站在队伍外,云出岫吸了口气,用特别响亮地声音说:“报告教官!请求入列!”云出岫响亮地声音骗过了她爸妈,他们虽然还是不放心,但也只好让云出岫继续军训。

看到爸妈离开的身影,云出岫终于装不下去了,两脚一软又要倒过去。教官走过了,朝云出岫竖起大拇指:“云出岫同学,好样的!在父母面前表现得很坚强!听说,你的文采不错,我们每一个队都要找一个通讯员把军训的情况记录下来。这样吧,你就当我们队的通讯员,从今天起,你不用和大家一起体能训练了。”

教官的这个决定,让云出岫之后的几天军训变得轻松无比。她平时不是叼根最喜欢的棒棒糖在树荫下观察大家训练,就是含着棒棒糖在教室里吹着风扇写军训通讯。云出岫的这个美差,不知眼红死了多少娇生惯养又有几分才气的女生。

有一天下午,天公作美,刚训练了一会儿,就风云骤变、电闪雷鸣。教官们反应还挺快,立刻带领大家跑去了室内体育馆。人还没有都跑去,瓢泼大雨就去天上倾泻下来。学生们个个窃喜,不用在烈日下暴晒了。

教官们组织大家围着体育馆的篮球场坐下休息。人群里,不知谁突发奇想提议要表演节目。于是,大家就起哄着要叫人出来唱歌。在教官的指导下,大家热烈地拉着歌。10班的陈教官是第一个发起拉歌的人,他对着云出岫他们的教官喊:“吴教官,来一个!吴教官,来一个!”这种拉歌形式一下子就被大家学会了。突然有一个大胆的女生叫道:“石文轩!”一群女生发疯一样跟着喊:“来一个!”没想到石文轩的粉丝团势力还很强大。一声声的“石文轩!来一个!”如排山倒海,响彻耳际。

云出岫原以为在这样的气氛下,石文轩会保持沉默。可是,他却站了起来,走出了队伍,手里还拿着一瓶没喝完的纯净水。站在中间的空地上,石文轩一点也不拘束,很淡定地说:“我给大家唱一首景岗山的《我的眼中只有你》。”女生们一听,都欢呼了起来。

“你温柔的甜美,好象鸟儿天上飞,只因为,我和你相爱相拥相依偎……”石文轩刚一张嘴,整个体育馆变顿时安静了下来,静得只飘着他的歌声。石文轩的声音并不是那种浑厚的,而是清朗又略带磁性,听着让人觉得很舒服。。

“我说我的眼里只有你,只有你让我无法忘记……”唱到这两句时,石文轩自然地举起手中的纯净水瓶,放在眼前,从瓶口往外看。他的眼光,不偏不倚地落在了云出岫身上。石文轩这个举动,在模仿一条熟悉出名的广告。女生们都以为他举起瓶子只是即兴表演的一部分,于是又是鼓掌,又是尖叫。

云出岫当然感受到了石文轩瓶子那头的眼神,因为他们最近有过太多次的眼神交汇了。云出岫有点不自在,不自觉地人往后面挪了挪,她真希望能躲到人群后。云出岫实在不明白,石文轩为什么要这样做?一直以来,对石文旭的许多举动,云出岫都很费解。

“我说我的眼里只有你,你是我生命中的奇迹,但愿我们感动天,我们能感动地,让我们生死在一起,永不分离……”终于,歌唱完了。大家似乎听得意犹未尽,还嚷嚷着要石文轩再来一首。石文轩笑了一下,慢慢地走回了队伍。回到队伍中,他面朝云出岫这边坐下,又递给她一个淡淡的笑容。云出岫假装没看到,不自然地把头转向了一边。

之后,又有一些学校文艺尖子,风云人物上台表演节目。当然,也有人起哄让云出岫表演。可是,云出岫还没从石文轩带给她的不自在中缓过神来,不怎么愿意上去出那个风头,就和方黎一起打马虎眼躲了过去。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