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校园 谁主爱的沉浮

政治课代表的喜与忧

谁主爱的沉浮 城堡二公主 4600 2013-06-14 09:51:05

  第二天,云出岫醒过来,精神状态很好。她在吃早餐时提出,高中三年希望能自己上下学。云妈妈一听,第一个反对:“你每天那么晚才放学,我们怎么能放心你一个人回家呢?”

其实云出岫家离树人高中很近,只要出门左拐,出居民区,到了街心大道上,顺大道往西边2千米不到,就到了路边的树人高中北校门。她一个人上下学,一点儿问题也没有。

云出岫虽然为人温柔善良,但是她对自己决定了的事情,却是尤为的坚持。她理智地一条一条说出自己的理由:“老爸老妈,我已经16岁了,和我一样大的孩子,早在初中时就已经一个人上下学了。我们家离树人高中就那么近,就算我慢慢走,路上也花不了半个小时。再说,也不是我一个人啊,还有其他走读的学生,我们可以结伴而行。”最关键是,云出岫还有一点小私心,那就是郑承彦昨天做她一个人回家,就送她。这让她听了,很是心动。

云妈妈听了,似乎还想说什么,却被云爸爸挥了挥手,阻止了。云爸爸说:“既然出岫已经考虑周全了,我们就同意了吧。出岫在新河高中军训十天,每天我们在身边,不是也很好吗?”

云妈妈虽心里一千一万个不放心,不愿意,但也只好同意。哎,云妈妈在心里叹了一口气。女儿越来越大,对父母的需要也越来越少,她得慢慢学着适应这种不被需要带来的失落感。

这天早晨,云出岫还是由云爸爸送去学校的。云爸爸说,来回走比较浪费时间,再说云出岫生病刚好,就先他送吧。等白天云妈妈去给云出岫买了脚踏车,云出岫再开始独自上下学也不迟。

到了学校,云出岫上课特别认真,她希望自己的学习能好,能像郑承彦读书时那么出色。她也希望自己上课学好点,下课了,有时间可以去校园里“偶遇”郑承彦。

第一节课下课,云出岫特意跑了两趟行政楼的厕所,可是都没有在途中遇到郑承彦。第二节课,云出岫又想往教室外面跑,被苏晓倩截住了。

“云出岫,你今天肚子还是不舒服?喏!这个给你!”苏晓倩递过一个瓶子给云出岫。

云出岫不明所以地接过来,问道:“是什么啊?”

“止泻药。”苏晓倩说道。昨天晚自习,她见云出岫中途休息去厕所足足20分钟,到上课铃声响过了才会教室,估计云出岫的腹泻很严重,所以晚上回到宿舍就从自备药箱里找出了一瓶,想第二天带给云出岫。今天第一节下课,她本来就要是要把药给云出岫,可是云出岫一下课就很急着连跑了两趟厕所,她都没来得及给。

“止泻药?!”云出岫一时没明白苏晓倩为什么要给她这药。回忆倒了一下带,才猛地想起,昨天要去赴郑承彦的约时骗苏晓倩说发热引起了腹泻。没想到苏晓倩居然放在了心上,还带要给自己。“晓倩,谢谢你!”云出岫出自真心地说。这刻苏晓倩在她心中不止是女侠,还是女神。

“我们是好朋友啊!我们认识那天,我就知道,你是心胸开豁,特真实的那种女生。我苏晓倩就喜欢和你这样的女生交朋友,不累心。”苏晓倩说这番话时,显得特别老练。她的想法和举动与她的娇小身材,还有可爱的娃娃脸实在不成正比。

云出岫听苏晓倩这样说,这样夸自己,心里很惭愧。她觉得自己没有苏晓倩想得那么好,但是,在听完苏晓倩的话后,云出岫把苏晓倩归为了自己的好朋友一栏。苏晓倩是继方黎之后,又一个对自己好的女生,她云出岫会懂得珍惜的。

云出岫收下了苏晓倩的止泻药后,不好意思再一个人跑去行政楼求偶遇了。她选择了下课后和苏晓倩一起在校园里透透气,聊聊天。

今天的下午第二才是政治课。下午第一节课后,云出岫安静地坐在位置,预习着政治课要学的内容。承彦哥哥的课,她一定要学得最好。

上课铃声响了,郑承彦还是穿着树人的制服走进教室。其他同学昨天已经见过这样的郑承彦了,没有什么意外的。到时云出岫,她还是第一次见到她的承彦哥哥穿成这样。如果说,昨天那个穿着白T的郑承彦在云出岫眼里还是一个阳光帅气的大男生,那么今天这个身着正装的郑承彦在云出岫眼中突然就变成了一个英俊儒雅的男人。

云出岫看着郑承彦,发现他上课时的举手投足,每一个动作都那么充满魅力,让她崇拜不已。真不愧是自己那个从小成绩优秀,智慧过人的承彦哥哥。云出岫的眼睛一刻也没有离开郑承彦。郑承彦上课时说的每一句、每一字,云出岫都记在了心上。

郑承彦站在讲台上,沉着细致地讲着课。这节政治课,他继续讲授《神奇的货币》。其实,郑承彦在踏进教室一刻,第一个注意的就是云出岫。当他看到云出岫今天的气色不错,也就放心地开始上课了。讲课时,他不时把目光扫到云出岫那边,当看到云出岫听课专注的表情,郑承彦讲课也变得神采奕奕,比昨天更多了几分激情。

“同学们,这里所提到的‘价值尺度’指的就是作为衡量商品价值大小的尺子,把商品的价值,也就是包含的人类劳动多少用金银表示出来。”郑承彦用洪亮的声音讲解着。

听到这里,云出岫不禁举起了手。郑承彦见了,扬起笑,示意她起来说?郑承彦不知道这丫头要说什么,有点期待地等她开口。

云出岫站起来,语气有点谦虚地请教道:“郑老师,这么多物质,为什么偏偏金银成为‘价值尺度’,可以用来衡量商品价值大小?”

云出岫的这个提问,让郑承彦不禁对她刮目相看。云出岫所提出的问题,正是郑承彦接下来要讲解的知识点。没想到云出岫不仅听得专注,思考得也很有深度。一个聪慧的女生,往往更加吸引人。

云出岫提问结束坐下时,班长秦世杰在她身边也赞许地说了句:“云出岫,你很不错哦!”云出岫的心里此时当然是甜的。她不是因为听了秦世杰的赞许,而是看到了郑承彦肯定的目光。

郑承彦就着云出岫的提出接着往下上课:“云出岫同学的问题很好。其实,我本人很喜欢大家在我的课上,不但积极思考,还能主动与我互动。这样才能师生间才能碰撞产生智慧的火花。下面,我就来具体谈谈云出岫同学提出的问题。因为金银是商品,有价值,可以与商品价值作比较。用金银表示出来的商品价值大小,就叫做商品的价格。平时我们说某种商品多少钱,就是指商品的价格。需要说明的是,货币在执行价值尺度时,不需要现实货币,只需要观念上的货币即可。”

这节课,在云出岫和郑承彦的互动中,看得十分精彩。云出岫第一次觉得,一堂课竟能带给她如此绵长的感觉。

下课铃响起,郑承彦收起教本,准备离开教室。刚跨出去的脚步突然停住了,他对着全部学生宣布:“政治课需要一个课代表。通过我上课的观察,先由云出岫同学担任。”

教室里的同学听了,不免有点小骚动。毕竟云出岫不过是一个从新和高中转过来的插班生,不服气的人很多。

郑承彦也看到了有一些学生不解和质疑,于是补充了一句:“这只是暂时代理,正式的等第一次考试后,根据成绩和上课表现再最终确定。”

大家对郑承彦的补充比较满意。本来A班就是精英荟萃,里面想当班干部,有能力当班干部的一大堆,他们都希望凭自己实力能得到班干部的职务。还有那些自视甚高又仰慕郑承彦的女生她们怎么会容许“政治课代表”这样的肥差凭郑承彦的一句话就便宜的云出岫呢!

郑承彦离开教室后,就有一些心理不平衡的女生开始对云出岫进行言语攻击。为首的那个就是报道那天穿黑色T恤说云出岫的女生,她叫王佳兰。王佳兰是个富二代,仗着她爸有几个臭钱,自己的成绩也不错,在学校里很少把别人放在眼里。

王佳兰尖酸地说:“有些人本事可真大啊。昨天装得病怏怏的,今天上课就神采奕奕的。用这种手段引起老师注意,真厉害!”

附和王佳兰的人都是平时跟着她,虚荣贪小便宜的女生。其中就有报到时说云出岫刷脸进校的徐玲,还有王佳兰的同桌宋丽。

徐玲的嘴一向狠毒,什么都敢说:“某人的手段何止这些啊。上课趴着在那儿装林妹妹,晚自习找郑老师来就像盘丝洞的妖精!没想到,郑老师还真给他迷住了,今天就让她当上了课代表!”

宋丽见势,在一旁搭腔:“那也是人家的资本,你想当妖精,人家盘丝洞还不收呢。”

云出岫对他们的冷嘲热讽说是一点儿也没往心里去,一点儿也没有感觉,那是骗人的。她们要是只说说自己也就算了,关键是她们还说了承彦哥哥,这让云出岫有点委屈,有点难过。

苏晓倩坐在前面的位置上,听到这群女生又在欺负云出岫,立刻冲到后面,帮云出岫反击:“盘丝洞当然不敢收你们,你们妖气太重,心肠太毒,盘丝洞的妖气都压不住!”敢欺负她苏晓倩的朋友,跟她苏晓倩比嘴毒!论口才,她苏晓倩还没怕过谁呢!

“苏晓倩,我劝你最好还是管别人的闲事!”王佳兰见又是苏晓倩来帮云出岫,口气不好地说。王佳兰其实还是有点忌讳苏晓倩的,苏晓倩可是个官二代,她爸好像是龙州经发区的区长。王佳兰的爸爸说过,比钱咱底气硬着;论权,咱还是让着点当官的。

“云出岫不是别人,他是我苏晓倩的好朋友!她的事,我管定了!”苏晓倩语气坚定地说着,挽过了云出岫的手,“云出岫的事,就是我的事!你欺负她,就是欺负我!

“你!”看苏晓倩这副不插一手誓不罢休的样子,王佳兰气得话都说不上来。

“王佳兰。”秦世杰这个班长适时地站了出来,“郑老师不是说了嘛,云出岫只是暂时代理,最终还是要看考试成绩和课堂表现的。你要是不服气,那就拿出实力来。在这里说难听话,未免有失你大小姐的身份。”

王佳兰听说了秦世杰虽是在安慰自己,其实是在帮云出岫,心里更加地厌恶云出岫。

云出岫见秦世杰也出来帮自己说话,自己再不说点什么了了这件事,似乎不太合适。于是,云出岫咬了咬牙,豁出去般说:“我要是第一次政治考试,考不上全班第一。我自动请辞,高中三年都不当这个课代表!”

“好,你说的!”王佳兰听到云出岫这样说,虽然有几分意外,但十分得意,“大家都听到了,云出岫亲口说考不到第一就三年都不当政治课代表。”

“云出岫,你干嘛要这样说。”苏晓倩皱着低声问云出岫,有点怪她把自己逼得没有退路。

云出岫对着苏晓倩莞尔一笑,道:“你对我没有信心?”

苏晓倩被这么一问,只好无奈地说:“有信心,我当然相信你啦。”

其实,没有信心的是云出岫。毕竟A班的学习尖子众多,她想考到第一还是很难的,云出岫有点压力。

晚自习时,云出岫因为白天的海口,把所有空余的时间都用来看政治。中途休息时间,她觉得有点闷,便独自去校园里走走。

走着走着,云出岫不禁走到了昨天和郑承彦相见的凉亭。云出岫坐在亭中圆凳上,想着第一次政治考试怎么办,要是拿不到第一怎么办。其实,她很希望自己可以让承彦个个都课代表。那样就有更多地机会见到承彦哥哥了。

“云云!”郑承彦接着月光,走进了凉亭。原来,他在办公室的阳台向校园张望,发现了云出岫往凉亭来的身影,便立刻下楼跟了过来。“你怎么一个人到这里来了?”

“承彦哥哥。”云出岫没想到今天在这里还会遇到郑承彦。“我觉得有点闷,就出来走走了。”

“怎么了,感觉你有心事。”观察敏锐的郑承彦一眼就看出了云出岫的心事重重。

云出岫考虑了一下,就把今天白天发生的事儿和郑承彦说了。当然,善良的云出岫隐瞒了一部分,就是王佳兰他们讽刺挖苦她的话。她不想让郑承彦担心。

“就因为允诺要考第一,让你压力这么大?”虽然云出岫没说,但是郑承彦听完也能想象出那些肤浅的女生会怎么样对待云出岫。

“嗯。”云出岫还是没有说王佳兰他们欺负自己的事。

“不用担心,有承彦哥哥在。”郑承彦一边轻抚着云出岫地头,一边安慰道。

“承彦哥哥……”云出岫听郑承彦这样说,心里说不出的温暖。

“你就安心的当我的可带便。承彦哥哥相信你一定行的。”郑承彦鼓励云出岫。

有了郑承彦的鼓励,云出岫觉得动力十足,信息百倍:“承彦哥哥,你放心,我一定会努力的。做你做好的左右手!”

这天,云出岫很兴奋地成为了郑承彦的课代表。虽然那些不友善的女生难听的话,让云出岫有点难过,要考第一名的允诺让云出岫有点压力。但是,郑承彦的鼓励,是她最大的动力。她欣喜于和郑承彦之间有多了一层关系——政治老师与政治课代表。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