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校园 谁主爱的沉浮

原来这就是心动

谁主爱的沉浮 城堡二公主 4563 2013-06-14 09:51:05

  郑承彦没想到,眼前这个女生居然叫自己“承彦哥哥”。他眯起丹凤眼,透过金丝眼镜用疑惑的目光打量着云出岫。他发现,这个女生有着一张粉雕玉琢的精致面容,小巧的鹅蛋脸稍带半分婴儿肥,一双杏目如两泓清泉闪动着异彩,小而挺的鼻梁衬得五官轮廓分明,而菱角般上扬的双唇,让她看起来时刻含笑。

这样的一张脸,给郑承彦一种似曾相识燕归来的感觉。“云云?”郑承彦在打量半晌后,终于透过云出岫这张十六岁少女俊俏的脸庞,寻找到了曾经那个充满稚气、美丽可人的邻家小妹妹的影子。郑承彦的心中流过一阵欢喜,他没有想到,求学六年回到云溪,居然能遇上她。

云出岫听到这个郑老师叫自己“云云”叫后,心不受控制的高频跳动着。郑老师,真的是她的承彦哥哥,是那个经常会出现在她的思绪中的承彦哥哥,是那个前几日入梦来让她心中产生缺失感的承彦哥哥。她又想起昨天在行政楼电梯里看到的那个熟悉背影,那也是承彦哥哥。想着想着,两朵红霞不禁飞上了云出岫的双颊。

“云出岫……”郑承彦和云出岫的异常表现,让周围不少同学投来好奇、探究的目光。陈欣然觉得有几分不妥,便轻轻地推了一下云出岫,提醒她。

被欣然一推,云出岫也意识到自己的失态,立刻整理了一下情绪,拿出笔记本。她清了清嗓子,指着笔记本上打三角的地方,问道:“郑老师,我病了,你的课没有听到,这里我不太明白。”

见云出岫只是问郑承彦题目,看热闹的同学才收回目光,继续自习。

郑承彦此刻当然也意识到,在自己执教的班级,和一个女生说话应该有老师的分寸。所以,他也收起了见到云出岫的欢喜情绪,俯下身子,拿起课桌上的一支笔,一边细致讲解,一边在笔记上榜云出岫补充知识点:“这五大基本需求,是特指人的五大基本需求,属于心理学的范畴。它是美国心理学家马斯洛需求层次理论中的观点。从根据需求层次的由低到高,依次是的生理需要、安全需求、社交爱情需要、自尊与受人尊重需求、自我实现的需求……”

郑承彦在讲解时,和云出岫之间的距离不到十公分。这么近的距离,云出岫能清晰地闻到郑承彦头上洗发水的散发出的清爽味道。云出岫双唇紧闭,一动也不敢动,她生怕自己一张口,那颗不受控制、狂跳不已的心脏就会跳出嗓子来。她强迫自己的双眼正视前方,仔细地看着郑承彦在笔记本上划过的一串串字迹。

“大致就是这样,听明白了吗?”郑承彦用笔点了点笔记,示意讲解结束。

“呃……明白了,谢谢承……郑老师!”云出岫支支吾吾地说。

郑承彦看着云出岫的样子,嘴角扬起一丝笑意。他从课桌上拿起云出岫的笔记本:“好像还漏了一点。”说着,他把笔记本翻到最后一页,快速地又补了一行字。补充的内容郑承彦没有直接给云出岫看,而是轻轻地把笔记本合上,又放回了云出岫的课桌上。

郑承彦走到讲台上,对着教室里的学生问道:“还有那位同学有政治上的疑惑吗?”

几个女生立刻举起手:“老师,我这里不懂!”“老师,我也有不明白的!”

云出岫有点不开心地嘟起了嘴。刚才小张老师进来,她们怎么没有这么多人不明白。女生的政治不是应该比物理学得好吗?

郑承彦扫到了云出岫嘟嘴的表情,嘴角又扬起一丝笑。他耐心地而简明地给那些举手提问的女生讲解完后,就走出教室。云出岫不知道,郑承彦在走出教室的瞬间,他脸上释放的笑容有多灿烂。

郑承彦离开后,云出岫看着刚才他写过的笔记本发呆。突然想起,郑承彦最后在上面补充了一点,自己还没有。于是,云出岫打开笔记本,可是,前面记录笔记的地方没有添上面内容啊。云出岫又往后面翻了翻,终于在最后一页看到了一行字,这行字让云出岫的心漏跳了几拍:“课间休息,学校南区凉亭见。”

“承彦哥哥居然约我!”云出岫出于意料,万分惊喜。

云出岫抬手看了下手机,七点四十,离课间休息还有十分钟。云出岫这刻正希望十分钟像一秒般“滴答”即过。那她就可以马上冲到凉亭见她的承彦哥哥了。

郑承彦走出A班教室,去了学校附近的咖啡小屋,点了一杯蓝山咖啡,一杯热牛奶。然后就走去学校南区的凉亭处,等待云出岫。六年没见了,他很想单独和她说说话。

郑承彦坐在凉亭里,一边喝着咖啡,一边看着时间。而云出岫这时也正坐在教室里,一边咬着笔杆,一边数着时间。

随着校园里响起一阵“安妮的仙境”,云出岫翘首盼望的课间休息终于来到了。云出岫立刻从位置上跳了起来,也顾不得什么淑女形象,就往教室外冲。

“云出岫!”苏晓倩大声地叫住云出岫,“你不是病了吗?怎么跑这么快?”

云出岫回头冲苏晓倩尴尬第一笑,捧着肚子说:“发热引起肠胃不适,人有三急,我,我先闪了。”

苏晓倩一副不可思议的样子看着云出岫。昨天那个恬静斯文的女生,今天居然会有这么毛毛躁躁的一面。不过,她就是喜欢云出岫,觉得云出岫一点儿也不矫揉造作,属于她苏晓倩选择朋友的类型。

由于树人高中比较大,所以学校分成了南北两区。树人高中的校门位于学校北面,北区自然是教学区。而南区,就是生活区。南区凉亭就在精致公寓区前的景观里。因为苏晓倩就住在精致公寓里。昨天上午认识和苏晓倩相识后,苏小倩带云出岫到她宿舍参观过。幸好有苏晓倩昨天的带路,不然以“云出岫”这个路痴今天不知道能不能在下课20分钟一个人摸到南区凉亭呢!

课间休息,一般没有学生会挑这个时间会宿舍,所以南区显得格外宁静。

云出岫跑到南区,远远就看见了坐在凉亭里的郑承彦。她快步跑进凉亭。由于一路上跑得太急,云出岫喘着气,有点说不上话。

郑承彦看着云出岫上气不接下气的样子,有点责怪地说:“生病了怎么还跑这么急?快坐下,先歇一会儿。”说着,手指了指他身边的圆凳。

“嗯!”云出岫顺从地挨着郑承彦坐下。

“喝点热牛奶,会舒服些。”郑承彦体贴地递过牛奶。

云出岫接过牛奶杯,捧在手中,牛奶的温热透过纸杯传递她的掌心,一直暖到她的心里。她的心有不由得高频地跳动起来。“谢谢,承彦哥哥!”云出岫还是喜欢叫他承彦哥哥。

听云出岫叫自己“承彦哥哥”,郑承彦没有说什么,而是笑着默认了。

有了郑承彦的认可,云出岫觉得和他相处的氛围宽松了起来。两个人就像是多年未见的……亲人一样。

云出岫喝了一口牛奶,看着郑承彦问:“承彦哥哥,你这些年都没有回过云溪吗?”

郑承彦轻轻地摇了摇头,说道:“没有回来过。当年老房拆迁时,正好赶到我爸爸工作调动,所以我们全家就搬到了龙州市区。这六年,我一直在N大读书,龙州都很少回。直到今年夏天,研究生毕业,才回云溪。”

“你都研究生毕业了,为什么还要回云溪呢?”云出岫好奇地问。

“回云溪不好吗?回来,我们就又见面了啊。”郑承彦笑着说。

“承彦哥哥!”云出岫不满地嘟嘴叫道,她知道郑承彦根本没有说回云溪的真正,而是在逗自己。

“好,我告诉你。六年前,我是树人高中以优秀毕业生保送的N大。保送前,我和树人签了一份定向培养合同,合同里有一条就是,我学成归来,得在树人至少任教六年以上。”郑承彦说出来自己回云溪教书的原因。

“原来是这样。”云出岫听完,明白了为什么她那么优秀的承彦哥哥会成为自己的老师。

“其实,我自己是比较喜欢心理学的。大学时,我选修了心理学,考研时,我顺利申请到了心理学专业。在这里任教结束,我准备自己开一个心理诊所。”提起的志趣所向,郑承彦侃侃而谈。

“心理学?就是你今天和我补充的那种?”云出岫对心理学不是很清楚,但她想起晚自习时,郑承彦提起过“心理学”几个字。

“那只是其中的一个领域,一小部分。你要是感兴趣,以后我可以借一些相关的书给你。”

“嗯,我感兴趣,很喜欢。”云出岫立刻接过郑承彦的话。承彦哥哥喜欢的,就是她喜欢的。心理学,以后就是她第一爱好。她要成为和承彦哥哥有共同语言的女生。

“小傻瓜!”郑承彦笑着用手抚了抚云出岫的脑袋,一种说不出的宠爱。

“承彦哥哥,你现在回云溪住在哪儿呢?”想起郑承彦家已经搬离云溪,云出岫关心地问。

“树人给我安排了教室公寓,我和张宇航,也就教你们物理老师的小张老师一个宿舍。”

听郑承彦讲起小张老师,云出岫“噗嗤”一声叫出声来。郑承彦和张宇航是一个大学毕业,一起分配工作的,当然了解张宇航的“十三点”风格。

郑承彦笑着说:“你今天给小张老师难堪了吧?他今天冲回宿舍,火急火燎地让我帮他去教室挽回面子。说是一个不长眼的女生,硬着拉着他这堂堂的‘物理天才’问政治题目。害他颜面扫地。”

云出岫听郑承彦绘声绘色地讲,似乎能想象出那个胖胖地小张老师当时夸张滑稽的样子。“哈哈哈……”云出岫不禁大笑起来。

郑承彦看着笑容满面的云出岫,心里一阵感触,她那似乎还是当年那个天天跟着自己叫“承彦哥哥”小女孩,让他倍感亲切。这次本来,能再见到她真好!

“云云,你们家现在搬到哪儿了?”郑承彦问道。其实,刚才她有句话骗了云出岫,就是他没有回过云溪。他每年夏天都会回云溪,带着期待去老房那边走一走。可是,他的期待年复一年,知道半小时前,才实现。

“我们搬到云溪新街那边。周末,你可以去我家做客哦。我爸妈见到你回来了,一定很高兴。”云出岫记得,她爸妈以前就经常夸郑承彦聪明呢。

“好,我有空就去拜访一下叔叔阿姨。”郑承彦承诺着。

这时,校园里响起了《秋日私语》,中途休息时间到了。

时间怎么过得这么!云出岫这时,正希望把1秒钟变得像10分钟那么长。可是,这都是想想而已,她一脸不情愿地说:“承彦哥哥,我得回教室了。”

郑承彦当然看出来云出岫的心思,又摸了摸她的脑袋,笑道:“小傻瓜,以后我们天天都能见面。”

听郑承彦这样说,云出岫一想,也是啊,所谓来日方长。她笑着朝郑承彦挥了下手,说:“承彦哥哥,再见!”说完就往教室跑去。

看着云出岫渐渐消失在夜色中的身影,郑承彦的心里有种莫名的情愫在慢慢萌生。这种情愫他24年的生命里,第一次出现。

晚上九点,晚自习结束。云出岫带着再次见到郑承彦而产生的好心情蹦跳着往校门口走出。

“云云!”身后传来郑承彦的声音。郑承彦想起云今天是云出岫第一天上晚自习,她又生病了,有点不放心她一个人回家,就到校门口来看看。

“承彦哥哥!”云出岫很意外,她没想到回家前还能再见到郑承彦。

“嗯,我就是过来,看看你怎么回家?要是你一个人,我可以送你回去。”郑承彦自然地把来意说明。

云出岫,心里一阵甜蜜。可是,校门外看了一眼,她撇了撇嘴,指着校门口说:“我爸来接了。”

郑承彦顺着往校门外一看,夜色中停着一辆黑色的轿车。“哦,那我就放心了。回家吃点药,早点休息!”

云出岫一听,连连点头。她可不想明天还生病。再说,见到了郑承彦,云出岫就像吃了神丹妙药般,精神百倍,心脏都比之前跳动得更加有力了。

郑承彦看着云出岫走上汽车,看着汽车缓缓开走,才慢慢地走回宿舍。郑承彦本来是想过去和云爸爸打个招呼的,但是犹豫了一下,觉得还是以后找个时间再说吧。

云出岫回到家,洗漱完毕,想起郑承彦分别前的关照,就乖乖地吃了药,躲进被窝准备睡觉。这时,石文轩打来了电话,询问她身体怎么样?在树人学习适应吗?

云出岫沉浸在遇到郑承彦的喜悦中,想都没想就说:“身体好多了。石文轩,告诉你哦,转到树人,是至今为止做得最正确的一个选择。”说完,云出岫还不由得轻笑了几声。

石文轩不知道云出岫发生了什么,但是他听出了云出岫的快乐。云出岫快乐,他就满足了。

和石文轩挂了电话。云出岫满脑子都是郑承彦。她躲在被窝里,把手放在在自己的胸口,那咚咚咚咚的心跳节奏,让她觉得有点不可思议。她想起以前在爱情小说上看到的描述,自言自语:“难道,这就是心动?”瞬间,云出岫不点自通,明白了前几日她梦见郑承彦时心中萌生的是什么情愫了。那似乎是一种朦胧的叫爱的情愫。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