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校园 谁主爱的沉浮

放学路上的小幸福

谁主爱的沉浮 城堡二公主 4266 2013-06-14 09:51:05

  开学第三天,云出岫终于实现了独自上下学的愿望。当她前一天晚上回到家,看到院子里停着的脚踏车时,真是欣喜若狂。云妈妈俨然把云出岫当成了自己心爱的小公主,给出岫挑了一辆粉色的脚踏车。车身上点缀着一朵朵浪漫的白色小花,车子前还装了一个白色的篓子,最可爱的是车子脚踏板也是两朵花的形状。这么一辆别致可爱的脚踏车,云出岫怎么能不喜欢呢?她立刻跑到楼上,把床头的一只粉色的kitty猫玩偶拿下来,系在了车篓里。

当云出岫骑着这辆脚踏车,穿着雪白的连衣裙出门时,简直像一只徜徉花海的白蝴蝶,那么得自由,那么欢快。云出岫一路上都在想,怎样可以让郑承彦知道她独自上下学了。

早晨,送作业本去郑承彦办公室时,只有郑承彦一个人在办公室,云出岫想趁机会对郑承彦说的。可是,她想来想去,总觉得这样贸贸然讲,有点突兀,不太合适,就放弃了。下午,去办公室拿作业本时,云出岫终于鼓足了勇气,准备硬着头皮说出口,可是办公室里老师又太多,她连跟郑承彦私下说话的没机会。一直到吃晚饭,云出岫都没有找到机会在郑承彦面前明示暗示她独自上下学的事。

在学校食堂吃晚饭时,云出岫的嘴都翘得比鼻子还高。苏晓倩不知道云出岫为什么这情绪,于是一吃过饭就拉着出岫去操场散步,想问问怎么回事。云出岫本来心情就不好,既然苏晓倩叫着散步,就散步随便散心吧。

她们经过篮球场时,苏晓倩眼尖地说:“云出岫,你看!郑老师在打篮球。”

云出岫闻言往篮球场一看,果然是他。郑承彦正和几个年轻的男教师一起在三对三斗牛。郑承彦打球时,穿着T恤,没有带金丝眼镜,大颗的汗水从他的面颊流下,整个人看上去是那么充满活力,帅气十足。云出岫看得很出神,拉着苏晓倩不肯走。

苏晓倩见云出岫的样子,和她开玩笑说:“云出岫,你怎么看到郑老师就迈不开步子了,你不会是喜欢他吧?”

谁知云出岫听了这话,立刻脸飞红云。苏晓倩吃惊地说:“你,你真的喜欢郑老师?!”

要是方黎在云出岫身边,云出岫早就把郑承彦的事和方黎说了。可是,方黎在新和上学,她们俩可能一个月才能联系上一次。所以,云出岫这起伏不定的少女心情无从诉说啊。眼下,苏晓倩是云出岫身边最好最亲近的朋友,所以,云出岫决定不瞒着她。“嗯!”云出岫有点害羞地点头承认。

“噢,我的天哪!”苏晓倩惊呼,“难道你对郑老师一见钟情?”

“别大呼小叫的!”云出岫见苏晓倩那吃惊的样子,立即阻止她,“事情不是你想象的那样,找个没人的地方,我说给你听。

说着,云出岫就和苏晓倩一起来到了操场上没有人烟的一角。见四下无人,云出岫这才悠悠地开口,把她和郑承彦的之间的渊源说了一个遍。

苏晓倩安静地听云出岫讲她和郑承彦的童年往事,听云出岫对讲她对郑承彦的芳心暗许。

听完后,苏晓倩不禁感慨道:“这么说来,你和郑老师还是青梅竹马,两小无猜啦!好羡慕哦!”

云出岫脸红着说:“没有啦。我和承彦哥哥差了8岁,在他眼里,我只是他关心疼爱的小妹妹而已。是我自己,看到他就忍不住脸红,心跳加速。”

“看你这样子,就知道你很喜欢你的‘承彦哥哥’了。”苏晓倩学着云出岫的口吻称呼郑承彦,“那不用猜,你今天心情不好,也和他有关咯?”

“嗯。”云出岫点着头,把困惑了自己一天的事情告诉了苏晓倩。

“走!我帮你!”苏晓倩听完,看了下篮球场那边,很仗义地说。

苏晓倩拉着云出岫跑向篮球场,此时,郑承彦打完篮球准备回宿舍洗澡。

苏晓倩和云出岫跑到郑承彦附近时,苏晓倩突然故意放声说到:“云出岫,快点带我去看看你今天骑来的脚踏车,让我见识见识美女的坐骑!”

云出岫听苏晓倩这么大叫着,很想笑,但是想到她是在帮自己,就憋住笑,应声道:“嗯,就停在北区自行车库。我这就带你去。”

云出岫和苏晓倩就这样一边跑,一边把云出岫一天都想着要传递给郑承彦的消息叫了出去。

郑承彦看着云出岫和苏晓倩嚷着跑过他身边,想起她们嚷的内容,不禁笑了。原来这小傻瓜今天一天见到自己时欲言又止,是想和自己说她一个上下学了。

晚自习两个小时,云出岫的心里都小鹿直跳,不知道他们的暗示郑承彦听到了没有,会不会送她回家。晚自习结束,云出岫故意磨蹭着收书包。她想错过放学的高峰期,这样,郑承彦如果来送她回家,会比较方便。

苏晓倩离开教室前,特意对着云出岫做了一个“加油”的动作,用唇语说:“Goodluck!”云出岫点头一笑,示意收到。

云出岫来到北区自行车库时,车库里已经空荡荡的,只有她的小粉车孤独的停在那儿。其他的车都没有,更别说人了。云出岫没有见到期待中的郑承彦,心情很失落。她想,可能是自己高估了自己在郑承彦心中的分量。她低着头,慢慢地推着车,走出车库。

“云云!”随着一声熟悉的叫唤,云出岫在校门口的路灯下见到了那个自己心里期待的对象。

“承彦哥哥!”云出岫欢喜地叫着,加快步伐把车推到郑承彦身边。

“你一个人回家?”郑承彦明知故问。

“嗯!”云出岫立刻点头,迫切希望听到郑承彦的下一句话。

“我送你回家吧!”郑承彦似乎看出了云出岫的期待,不负她所望地说。

“好啊!”云出岫脱口而出,笑如夏花。此刻的她,心里抑制不住激动与喜悦,她默默地感谢了东西方所有她知道的神,感谢让她美好的心愿实现了。

“我来帮你推车吧!”郑承彦顺手接过云出岫的车,就朝前推了起来。

云出岫站在原处,看着郑承彦将近一米八的个子,推着自己那粉色的可爱小车,觉得很不搭调。但是这种不搭调却让她的心里漾起阵阵甜蜜的涟漪,她不由得傻笑起来。

在云出岫傻笑的同时,郑承彦已经推车走出去好几步。云出岫立刻快步跟上,紧紧跟着郑承彦。

“一天上课下来累吗?”郑承彦问到。

“不累!”每天在学校都能见到他,云出岫怎么会觉得累呢?

“那学习上有什么困难吗?我见你一天都不怎么高兴的样子?好像有什么事要和我说。”郑承彦故意问起云出岫今天见到他欲言又止的事。

云出岫一听,脸立即红了。“没有啊!我哪有不高兴。没有什么事啦。”云出岫这会儿又怎么不好意思说出她不高兴的原因。

“没有就好。”郑承彦见她红着脸否认的样子,也不追问,“以后要是有什么事,就直接和我说。”

“啊?”云出岫没想到郑承彦突然这样说。随即她又听出了郑承彦话里的意思。承彦哥哥那么聪明,怎么会不知道自己今天和苏晓倩的小把戏呢!“哦!知道了。”云出岫乖乖地点头。

“对了,你怎么会突然自己上下学了?”郑承彦好奇地问。

“因为我大了嘛!再说同学们都不用父母送了,我可不想特殊化。”云出岫说出来一半原因。至于另一半有关郑承彦的原因,她还是藏在自己心里吧。

“有多大啦,小傻瓜!”郑承彦笑着说道。

“十六岁了!不小啦!”云出岫不满意地嚷道。她不愿意自己在郑承彦的的面前还是一个小孩,那样,她觉得自己会失去,失去喜欢他的资格。

“十六岁……”郑承彦在心里默默重复道。他侧目深情地看了云出岫,这个昔日眼中的小妹妹现在已经长成一个十六岁亭亭玉立的少女。可是,他们之间还是隔了一道,一道八年的时光之坎。

他们俩就这样各自怀着心思,慢慢地迈着步子,一起往前走着。

郑承彦看了一下手表,快九点二十分了。要是再用走的,云出岫到家会很晚,她父母难免会担心。于是指了指脚踏车的后座,说:“上来吧!还是载你回家吧。”

云出岫微笑着,轻盈地侧坐在了后座上,双手抓好了后座的架子。郑承彦也坐上了座位,车子太小,他只好弯着腰。“坐稳了!”郑承彦说着,便吃力踏着脚踏板。

云出岫看着郑承彦的后背,嘴角扬起了漂亮的弧线。小时候,郑承彦也曾这样骑着车载她去老街买过棒棒糖,载她去田野放过风筝。那些遥远而快乐的记忆,随着自行车的行驶,飞速倒带重演。一种小小的幸福感讲云出岫的整颗心填满。

“前面路口左转。”快到云出岫家所在的居民区时,云出岫有点不舍得地提醒。她真希望回家的路可以无限延长,幸福的时间也可以凝结在此刻。

郑承彦此时的心跳也是异常的,云出岫那么近地靠近着自己,他似乎能闻到少女身上散发出阵阵馨香。他没想过,24年没有对异性跳动过的心,原来是在等着这个小丫头长大。

“前面路灯的地方一拐过去,就到了。”云出岫的声音又次想起,这意味着,她和郑承彦即将告别。

“嗯,知道了。”郑承彦说着,脚踏车却不怎么压过了一块石头,猛地颠簸了一下。

“啊呀!”突如其来的颠簸让云出岫不由得轻叫一声,双手环上了郑承彦的腰。

等意识到自己的举动,云出岫的杏目不可思议地圆睁着,她倒吸了一口凉气,脸红耳赤,心脏有种骤停的紧张感。她不知道自己的手是该松开,还是继续抱着。

而郑承彦感受着腰部那纤细柔软的双臂环着自己传来的温度,一时也呼吸停滞住了。他毕竟是一个血气方刚的小伙子,面对云出岫的拥抱,怎么能无动于衷。他试着让自己恢复正常的气息,把车骑到路灯下时,缓缓刹车停下。

随着车子的停下,云出岫顺其自然地把双臂从郑承彦腰部松下,跳下了车。她指了下还亮着门灯的一栋私房,低声说道:“我到家了……”

“嗯!早点进去休息吧!”郑承彦的声音由于紧张而略显沙哑。他说着,把脚踏车的把手让出。虽然他也很想和云出岫再多单独呆上片刻,哪怕什么也不说。但是,现在的情形下去,只怕两人会越发尴尬。

云出岫接过脚踏车,却没有推车回家。她支支吾吾着:“呃,承彦哥哥……”

见云出岫咬着下唇,想说又说不出的样子,郑承彦习惯性地抚了下她的脑袋:“明天晚上,我还在校门口等你。快回家吧!”郑承彦怎会不知这小傻瓜的心思,再说,他也不放心她每天晚上一个人回家啊。

“嗯,好的!承彦哥哥,你回学校路上要小心哦。晚安!”有了郑承彦这句话,云出岫脸上露出了一抹无邪的笑,她欢喜地和郑承彦道别,推着她的小粉车回了家。

“晚安!”郑承彦看着云出岫的背景,柔情如水地倾吐出这两个字。

从那天以后,除了下雨天,郑承彦每天都会在校门口等云出岫,然后把她送回家。因为,连续两次下雨天,郑承彦都发现,云爸爸会开车接送云出岫。所以,雨天的云出岫就不需要他的护送了。

他们俩心照不宣,彼此默契地在晚自习结束五分钟后在校门口见面。树人高中走读的学生本来就不多,像云出岫他们A班60个人,都只有5个走读。所以,晚几分钟,路上就只有他们两和云出岫可爱的小粉车,别无他人。

在他们一起走的那段放学路上,有时,郑承彦会给云出岫带一些复习资料,和她聊聊政治课学的知识点;有时,郑承彦会挑一两本心理学的专著带给云出岫,让她无聊想看的时候翻翻;有时郑承彦还会去咖啡小屋点两杯热饮,两个人一边走一遍喝;有时,郑承彦笑着会听云出岫像百灵鸟一样讲班级里发生的趣事;有时,他们俩什么也不说,就那么静静地彼此挨着,走完从学校到云出岫家的路……不管那短暂的不到半个小时的路程,他们一起是怎么样走过的,在云出岫看来,这都是她一天最期盼,最珍贵的时刻。她很享受放学路上,和郑承彦相处中溢出的小小幸福感,这也是她往后人生回忆中一个浪漫而重要的片段。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