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校园 谁主爱的沉浮

树人高中的第一天

谁主爱的沉浮 城堡二公主 4245 2013-06-14 09:51:05

  和石文轩的电话整整通了两个多小时。挂断电话时,已经将近凌晨三点。想到没几个小时就要天亮,而一早还得去学校,云出岫暗叫一声糟了,强迫自己快快入睡。可是,越是这样,他却越是没有睡意,精神状态反而异常亢奋。

云出岫干脆从被窝里爬了起来,打开台灯,在床头柜的杂志中取出一本,翻阅起来。熬啊熬,一本杂志看到完,天终于微微发亮。云出岫看了下时间,五点多了,便打开衣柜,挑选衣服,开始做报到准备。今天,云出岫是作为插班生去树人报到的。她觉得穿着还是低调、淡雅一点比较好。于是,她挑了一件白色娃娃领的小衬衫,配了一条浅蓝色的牛仔中裙,又拿出一双新的白色帆布鞋。云出岫自己认为,这样的打扮没有什么杀伤力了。换好衣服,云出岫在镜子前转了一圈,来了一个标准的“云式微笑”——嘴角30度上扬,两唇间微露一条缝隙。在一般人面前,云出岫向来会摆出这种微笑,来配合她这张看起来甜美的脸。只有和我熟悉的人才知道,她完全不是这种气质的,比如静姐姐、方黎,还有石文轩。

想起石文轩,云出岫真有点担心他。没想到他这样的一个富家少爷,也不是像大家想象的那么幸福。真是家家有本难念的经,说得一点也没有错。云出岫希望石妈妈能坚强些,不要再想不开,不然石文轩有该难过了。

想着想着,云出岫不禁打了个哈欠。哎,一夜没睡的滋味儿真是不怎么好受。云出岫打开了房门,来到露台透透气。

夏天的清晨,原来也是很诗意的。太阳虽然还未升起,但天空却白的发亮。丝丝凉风吹来,让人觉得格外清爽。细嗅一下,隐约间似乎可以闻到周边荷散发的淡淡荷香味儿。云出岫情不自禁地闭上双眼,张开双臂,想融入这良辰美景之中。

“出岫,今天怎么这么早就起来了?”云爸爸不知什么时候站在了云出岫的身后。天气晴好时,云爸爸都喜欢一早就到露台喝盏茶,看会报纸。

“嗯,要开学了,不能再睡懒觉了。”云出岫说了一个冠冕堂皇的理由,她可不敢告诉老爸,她一夜没睡。云出岫不敢相象,爸妈知道后会怎么样,估计老妈得每晚陪她入睡才能放心。其实,中考结束后,云爸云妈没有以前那么夸张地照顾云出岫了。特别是在他们得知云出岫舍近求远填了新和时,似乎意识到云出岫大了,希望有自己的空间和生活。云出岫有时真觉得自己很幸运,有这样爱自己的爸妈。更重要的是,她的爸妈还很相爱,他们用爱给出岫营造了一个幸福美满的家。让云出岫不用在这么小的年纪承受石文轩那种痛苦与担忧。

“好,好!我们家出岫越来越懂事了。来,陪老爸坐会儿,喝杯早茶。”云爸爸笑眯眯地招出岫过去,陪他坐在露台的遮阳棚下。

棚里有一张长方形石桌和四张圆石凳。石桌上摆着云爸爸的功夫茶具。云爸爸煮水沏茶,娴熟而悠哉地摆弄着他的茶具。

云出岫看着老爸,忽然傻傻地问:“老爸,你会一直对老妈好,对我好的吧?”

云爸爸抬起头,疑惑地看了出岫一下,笑着说:“傻孩子,怎么突然这样问。老爸当然会对你们好,你们可是我心中最重要的人,爱你们是我的责任啊。”

云爸爸的话说得真切而理所应当,云出岫听得感动不已:“老爸,你真是这个世上最好的男人。我以后也要嫁一个像你这样的人。”

云爸爸一听,哈哈大笑:“傻孩子,这个世上最好的男人将会爱上我的女儿。因为我女儿可是最好的女孩。”云爸爸的话充满的宠爱,在他眼里,云出岫就是他最疼爱最宝贝的一颗明珠。

云出岫陪云爸爸喝完茶下楼,云妈妈已经准备好了早餐。吃完早餐,云妈妈便开车送云出岫去了学校。因为开学手续云爸云妈早就找刘耀祖办好了,所以出岫今天只要去就读班级就可以了。云出岫坚持要自己去报到,她不想这么大还要家长陪着上学。云爸爸拗不过云出岫,只好在校门口把她放下。云出岫催促云爸爸离开,可云爸爸实在不放心,临走前硬是刘耀祖打了个电话,让云出岫去行政楼六楼找他,这才慢慢开车离去。

这树人高中是一所众所周知的百年老校,在2000年的时候刚翻新扩建,估计起码两个多新和高中大吧。走在树人高中的校园,你既能发现百年老校的文化底蕴,又能感受到现代建筑的时代气息,有一种大融和的独特气质。树人高中的绿化也很讲究,每条主干道两旁都种着绿树。每条小径边又铺着草坪,走在校园里,绿色陪伴左右,整个人都会觉得空气格外清新,心情分外轻松。

树人高中不但校园迷人,升学率更是诱人,有着百分百本科率的升学神话。所以,许多优等生都慕名而来,云集树人。当然也吸引了不少富商子女、官宦之后。听说,为了迎合各种层次的学生,树人的学生宿舍还分精致公寓区和普区两种。

自称“路痴”的云出岫在校园里问了好几个同学,绕了不知道多少几圈才找到行政楼。行政楼一见大厅,就能看到两部电梯。其中一部在运行,还有一部正好停在一楼。云出岫走进停在一楼电梯,按了6层的按钮。就在此时,另一台电梯发出“叮咚”的到达提示音,随之是一阵脚步声。在电梯门缓缓关上的一瞬间,云出岫看到一个黑色的背影出现在电梯门的缝隙中,向大厅外走去。一种熟悉感在云出岫心中油然而生。他?!云出岫有点不敢肯定自己的眼睛。云出岫拍了一下脸,自言自语道:“可能只是我的幻觉吧。”

电梯很快就到了六楼,刘耀祖已经在办公室门口等云出岫了。云出岫走过去,自然地叫了声:“表舅。”可是刚叫出口,她立刻觉得不太妥,又改口道:“刘老师!”

刘耀祖投来赞许的目光,说:“出岫,你是个懂事得体的好孩子。以后你就是这里的学生了,你在老师同学叫我刘老师对你比较好。私底下,你就不用那么见外,还是叫表舅比较亲切。”

云出岫明白了刘耀祖话的意思,看了下四周,甜甜地回答:“是,表舅!”

刘耀祖笑呵呵地说:“我看了你的中考成绩,很不错啊。所以,我把你安排进了高一A班。”

“A班?”云出岫第一次听说。

“嗯,这是我们学校今年新增的试点班。能进去的可都是精挑细选出来的,表舅相信你在里面会学得更好!”刘耀祖介绍道。

云出岫一直知道,她表舅一直想报老妈的恩。可是,把自己放进试点班,这着实让她有点受宠若惊。“表舅,我会努力的!”云出岫只好感激地表了决心。

“好!那我现在带去你教室吧。”刘耀祖说完,便走过去按了电梯。云出岫乖巧地跟在他后面,心情有点忐忑、有点憧憬,不知道马上会进怎样一个精英教室。

高一A班不在主的教学区,而在行政楼后面的一栋单独的教学楼里。来到教室门口,朝里一望,教室很大,学生也很多,估计至少也有五六十人。从教室中走出来一个矮个子的中年男老师,一脸络腮胡子,带着一副黑框眼镜,看上去有几分杀气,让人不寒而栗。

“老罗,这就是我和你说的外甥女,云出岫。”刘耀祖把云出岫介绍给这位被他称为“老罗”的男老师。听语气,他和这个“老罗”关系似乎不错。

“罗老师好!”云出岫没等刘耀祖提醒,就先大方地叫了老罗。

老罗楞了几分钟,“凶神恶煞”的脸上露出了一丝笑。他冲云出席微微点了下头,又打量了云出岫一番,对刘耀祖说,“和你说的一样,很有灵气。你就放心把她放在我班上吧。凭咱哥俩的关系,你外甥女就是我外甥女。”

刘耀祖一听,拍了拍老罗的肩膀,说:“有你这话,我就放心了。”说完又转过来,对云出岫说:“出岫,你以后就在这里上课,有什么事就找我。找不到,找罗老师也一样。知道吗?”

云出岫乖巧地点头答应。

刘耀祖把云出岫交给了老罗,说他还有公务就先走了。

老罗把云出岫领进教室,对全班同学说:“大家安静一下!我们班新转来的同学,下面由她来做一下自我介绍。”

老罗说完,全班同学的眼神都扫向了云出岫。而云出岫,不知道报到还有这一流程,她完全没有准备,所以只好言简意赅地说了几句客套话:“大家好!我叫云出岫,从新和高中转来。听说我们高一A班个人才济济,很容幸能加入这个卧虎藏龙的大家庭和大家成为同窗。以后还请各位多多关照!“

不愧是一群有素养的高材生,云出岫话音刚落,下面就不约而同想起一片掌生。最后一排站起一个高高瘦瘦、皮肤黝黑的男生,他用清亮的声音说:“我是高一A班的班长——秦世杰,代表全班欢迎你的加入。”云出岫扬起招牌的“云式微笑”,对着大家鞠了一躬,说了声:“谢谢!”

老罗把云出岫安排在秦世杰前面的座位上,和一个胖胖的,一笑起来还有两个小酒窝的短发女生同坐。

云出岫刚坐下,同桌女生便小声地说:“你好,我就陈欣然,很高兴和你成为同桌!”

云出岫也客套地说:“我也是!”

老罗见教室里人全了,就站在讲台前,对着大家不苟言笑地讲了几点树人校规和开学注意事项。老罗讲完,上午的报到就算告一个段落了。接下来的时间,老罗让大家休息半小时后在教室自习,等待吃午餐。而下午,是留给住校生整理宿舍。云出岫这种走读生,就可以回家享受最后的半天休息了。

老罗刚离开教室,就有许多同学围到我位置周围,问东问西。还有不上男人上前示好,夸云出岫漂亮。

一般班上的转学生都会在一定时间内特别引人注意。人嘛,总是对新鲜东西有种莫名的好奇和追求。

当然,也有人对云出岫不屑一顾,比如站在出岫左后方的两个女生。

“不知道又是哪里来的关系户,从新和那种三流学校,居然能一下子飞到我们树人的试点班!”其中一个穿黑色T恤衫,紧身牛仔裤的女生尖酸地说。

另一个女生和着她讽刺道:“就是!我看她是刷脸进的学校,不是凭的脑子吧。”

一听到有人挑衅,本来围着云出岫的同学似乎都感觉到气氛有点不和谐,陆续尴尬地散开了。他们估计是怕接下来会有一场唇枪舌战,都不想趟这浑水。但是,云出岫只是淡淡地笑了下,对她们的话没有反驳,就当没有听到一般。其实,云出岫觉得她们也没有说错啦,她本来是开后门进的树人,也是托她表舅的福才进的高一A班。至于说她凭脸,她可以理解成就她们是在夸自己漂亮。

云出岫和不屑和这种女生斤斤计较。她不想让自己看起去像个睚眦必报的庸俗小人。

“喂,你们干嘛说话那么难听啊!难道你们想告诉别人,这就是你们所谓一流学校的学生素质?还是,你进学校的时候刷的是脑,把脑余额刷不足了?!”没想到,云出岫没有计较,到有人站出来为她打抱不平了。

不过,云出岫不得不说,这几句话说得太有水平了。云出岫循着声音看去,原以为是何方女侠,没想到看到的是一个个子娇小的漂亮女生。她正用自己水灵灵的的大眼睛充满正义感地瞪着那两个背后语出伤人的女生。那两个女生估计没有想到会有人这么直接地帮云出岫这个新人,她们被犀利地话质问地无言以对,只好怏怏地离开了教室。

“谢谢你!”云出岫感谢加敬佩地对说。

“不用客气!路见不平,拔刀相助是我苏晓倩的一贯作风!以后有什么事,我罩着你!”这苏晓倩个子小小,口气却很大。不过,云出岫很是欣赏她的这份豪爽。

“嗯,那我们就算是朋友了?”云出岫试探性地伸出手。

“那当然!”苏晓倩握了云出岫的手,爽快地回答!

云出岫那刻也没有想到,这一握手,她竟可以有幸得到了苏晓倩这个一辈子的好朋友。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