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校园 谁主爱的沉浮

当出岫遇上晚晴(二)

谁主爱的沉浮 城堡二公主 4361 2013-06-14 09:51:05

  中午一起吃饭时,同行的人中增加了一个张宇航。有苏晚晴在,张宇航怎么能不跟来凑热闹。

上午,张宇航回到学校,听说了苏晚晴的到来,就很是激动。他指着郑承彦,奸笑着说:“哇哦,还说你和苏美人没什么,人家都追你追到这里了!看你现在怎么否认!”

郑承彦不以为然地说:“别胡说,晚晴是服从学校安排才过来实习的。”

张宇航一听,直接鄙视地说:“人家都说你聪明过人。我看你是学习上的天才,感情上的白痴!你回N大随便找个路人甲、乙、丙、丁的问问,哪个看不出苏美人对你有意思。就你还在那儿装单纯!你也不想想,苏美人她爸那可是市人事局局长,她实习还需要学校去安排?”

郑承彦被张宇航这么一说,愣住了。张宇航说得没错,只是他真没有去多想苏晚晴对自己的感情。他不禁反思:苏晚晴对自己的爱意表露得有那么直白吗?如果真那么容易看出,那云出岫刚才的反常是不是也因为这个?

于是,郑承彦认真地对张宇航说:“我和晚晴真没有什么,为了大家好,你以后还是不要开我们的玩笑比较好?”

张宇航把脸凑到郑承彦面前,说:“你从我哪个毛孔看出我是在和你开玩笑?我张宇航平时是没个正经,但,对待你和晚晴的事情,我那可是发自内心的认真啊。这么多年,人家晚晴心里只有你,为了你伤了那么多痴心追求她的人。她对你多好啊!要是真为了大家好,你就应该和她在一起。”张宇航为了凑合郑承彦和苏晚晴,可真是一点儿都没少花功夫。明的暗的都使过。大学那会儿,他经常把郑承彦的所在地密报给苏晚晴,帮苏晚晴制造“偶遇”的机会。平时,他也总在郑承彦面前,苏美人,女朋友什么的念叨,意图给郑承彦洗脑。可惜的是,郑承彦的脑子在苏晚晴这儿一直不开窍。张宇航的帮忙基本为零效率。

“我不管你认真还是开玩笑,总之,在树人不许提晚晴喜欢我的事。”郑承彦丝毫没有理会郑宇航的所谓的“认真”和“建议”。

“这是为什么呀?”张宇航不服气地问道。

“没有为什么。”郑承彦简短有力地回答。

“切!没有为什么你还这么严肃地限制我。你以为你管得了自己不喜欢晚晴,也能管得了我不说你们?”张宇航不屑地说。他怎么说也虚长郑承彦两岁呢,再说他们又是六年的哥们,他不相信自己好心撮合郑承彦很苏晚晴,郑承彦会把自己怎么着了。

郑承彦无奈地扫了张宇航一眼,不再和他多说什么。这么多年的交情,郑承彦清楚张宇航虽然跟自己经常没个正经样儿,但是,做事还是很有分寸。

张宇航见郑承彦一副被自己打败的样子,腆着脸说:“苏美人来了,咱哥们俩是不是要请她吃个饭表示一下。”

“约了,中午十一点,风雅居。”郑承彦言简意赅地说。

张宇航听完,举起右手,不停地刮着眼睛。

“你这是干吗?”郑承彦不解地问。

张宇航一脸堆笑,夸张地说道:“我这叫刮目相看!呵!我刚在心里鄙视你这小子,觉得你对待晚晴实在不开窍,你就立刻让我刮目相看啊!这回够积极、够主动,手脚够挺快!哥看好你哦!”

郑承彦早该想到,张宇航那没正行的样子,说不出什么好话,果不其然!他看了下手表,快十一点了,不搭理郑宇航,径自往宿舍外走。

“喂,承彦!你等等我啊!”张宇航追了上来。

“等你干吗?你不是要撮合我跟晚晴吗?我现在就去遂你心愿,够快吧?”郑承彦故意略带嘲讽地反问。

“嘿嘿,苏美人来了,我怎么能不去会会她呢?怎么说,我也是她最亲最爱的学长嘛!”张宇航厚着脸皮说。

风雅居是一个仿古的中式餐厅,餐厅都是选用各种木材精致打造的,朱漆红木门,花格窗,木雕屏风,黑檀木的地板还有花梨木的桌椅,看上去真是颇有一番风雅古韵,完全衬出了云溪这个江南古镇的风格。风雅居的包间均以花为名。郑承彦选的那间靠里的小包间就叫“荷苑”。

十一点刚过,云出岫和苏家姐妹一起到了风雅居。她们三人站一块,真是一道绝色的风景——一个可人,一个娇俏,还有一个高雅,关键三人都是大美女。

苏晚晴先走进“荷苑”,她的一只脚刚踏进门,包间里的张宇航便兴奋地说:“苏美人来了,学长可等你半天了哦。”

云出岫和苏晓倩闻声,在门口互相吐了下舌头。苏晓倩贼贼地指了指包间里面,轻声说:“‘十三张’也来了。”云出岫憋住笑,点了点头。那搞笑的声音,滑稽的语气,不是‘十三张’是谁?“十三张”是A班男生帮张宇航起的雅号,因为他们觉得张宇航的言谈举止,实在不像一个迂腐保守或者文质彬彬的高中教师,简直是教师中的“奇葩”,所以赐名——“十三张”。虽然“十三张”听起来有点不尊师,但是,A班的学生都觉得这么叫比较亲切,所以流传开来的。

“晓倩。”苏晚晴见她们俩小丫头还没进来,轻声叫道。

苏晓倩从门缝里探出脑袋,嘿嘿一笑,拉着云出岫走了进去。“小张老师好!”她们齐声叫道。

“哟,苏晓倩和云出岫也来了啊。”张宇航笑着说。

“宇航学长,晓倩是我的堂妹,听说你也教她,以后要请你多多关照啊。”苏晚晴客气地说。

“晓倩是你堂妹啊!”张宇航一脸吃惊地打量着苏晓倩,“像!真像!我怎么之前没发现,这完全是你们苏家美女的基因啊!晚晴,你放心,你堂妹就是我堂妹,我一定会照应好她的。”

云出岫听不得张宇航那讲话的调调,再也憋不住,轻笑出声。张宇航朝她看去,挑起眉毛问苏晚晴:“苏晓倩是你堂妹,这云出岫不会是你表妹吧?”

在场的另外四个人听张宇航这么一问,都被他超人的想象力逗笑了。苏晚晴说:“我到是想有云出岫这么一表妹。可惜,她不是我表妹,是承彦学长的小妹妹。”

“啊?”张宇航又一次满脸惊讶,“云出岫是郑承彦的妹妹?不会吧?我教云出岫半年,都没发现啊。承彦,你怎么从来没跟我提过?”

郑承彦看着张宇航,只是笑不做任何回应。张宇航有点受不了,他思前想后,越想越觉得不对劲:“不可能!我记得云出岫和我说话,是问我政治课上的内容,要是她真是承彦的妹妹,那她怎么不直接问她哥,还来刁难我?”

“嗯,宇航学长不夸是理科高材生,分析能力就是强。”苏晚晴笑着帮郑宇航解围,毕竟是她引出来的话。“云出岫是承彦学长小时候的邻家小妹妹,不是亲妹妹。”

张宇航恍然大悟道:“原来是这样!”可他再一想,也不对啊,就算只是邻家妹妹,他也没有听郑承彦提过啊。考虑到苏晚晴在场,张宇航没有再追问下去,一脸贼笑地指了指郑承彦,准备回到宿舍再慢慢拷问他。

一直没开口的郑承彦说到:“张宇航,平时你总标榜自己怜香惜玉,这会儿三个女孩子进来,你就只顾着和他们耍嘴皮,都不用叫她们坐下吗?”

张宇航立刻站起来,请苏晚晴她们坐下。“晚晴,你就挨着我们承彦坐。苏晓倩和云出岫就坐我这边。”在张宇航的安排下,苏晚晴坐在了郑承彦旁边,苏晓倩挨着苏晚晴坐,云出岫坐在了苏晓倩和张宇航中间。云出岫和郑承彦之间虽然隔着张宇航,但是这却让他们几乎面对面地坐着。云出岫一抬头,自然而然就见能看到郑承彦。

吃饭间,张宇航三番五次把话挑到郑承彦和苏晚晴身上,意图撮合。“哟,我们承彦今天点的菜都是晚晴喜欢吃的。这松子桂鱼,干煸茶树菇都是晚晴去饭店必点的。”

苏晚晴倒也大方,笑着对郑承彦说:“谢谢承彦学长,还记得我喜欢吃什么。”

郑承彦尴尬地一下,不知道该说什么合适,最后吐出三个字:“应该的。”

张宇航说:“就是嘛,你们之间还谈什么谢不谢的,都是应该的。要说谢,我看得承彦谢你,他大学哪次生病不是正好遇上你,得到你悉心的照顾。”

苏晚晴有点不好意思,其实,她和张宇航都知道,那些所谓的“正好”,是张宇航为了帮她存心透露制造的。她也知道,张宇航现在这样说也是在极力帮自己赢得郑承彦的心。她对张宇航会心一笑,真心实意地说:“那也是赶巧。要是宇航学长病了,被我碰上,我也会那么样的。”

“真的啊?”张宇航乐了,“承彦,你瞧瞧,晚晴的心多好。”言下之意,你怎么不知道珍惜这么好的一姑娘。

“我知道。”郑承彦真的有点无语了。真是怕什么来什么。出来前就警告过张宇航的,结果他还是口无遮拦,滔滔不绝地说自己和苏晚晴。郑承彦看了下云出岫,她正非常认真地啃着椒盐子排,好似他们讲什么都和她没有关系。郑承彦的心里见了,心里不是特别舒服。

云出岫和苏晓倩因为插不上他们三个人聊的大学话题,只好闷头吃着东西,听他们讲。苏晓倩发现这“十三张”一直提堂姐和郑老师大学的事,她看了看面无表情的云出岫,真想帮云出岫塞根排骨到“十三张”的嘴里,堵住他那不知疲倦的嘴。云出岫虽然表面很平静地吃着菜,心里却一阵阵地翻腾。从张宇航的每一句话,云出岫不难听出郑承彦和苏晚晴之间的陈事旧情。苏晚晴这个“对手”,对于云出岫来说,太强悍了。不管从哪方面来讲,云出岫都觉得苏晚晴比自己强。云出岫甚至认为自己连难过的资格都没有,承彦哥哥和苏晚晴这么出色的人在一起,她应该笑着祝福才是。可是,那种说不出道不明的酸楚又从她心底渗出。云出岫很讨厌这样是自己,所以,她就一个劲儿地说东西,希望分散自己的注意力。

“你们两个小妹妹是不是也觉得他们俩很适应?”张宇航不知道怎么想的,突然问云出岫和苏晓倩。

云出岫认真地吃着东西,被张宇航一问,不小心呛着了。她难受得直咳嗽。

“云云,没事吧。”郑承彦着急地第一时间站起来,走到云出岫位置旁,轻轻地拍着她的背。

“没……咳……咳……没事……咳……”云出岫一边咳一边说。

“都这样了,还说没事!”郑承彦担心地说。

苏晓倩见郑承彦那么关心云出岫,心里很为出岫感到高兴。她押对了,他们应该是相爱的。

苏晚晴有点羡慕地看着郑承彦关心着云出岫。她从来没有奢望过郑承彦会这样对自己。她也从来没有想象过,郑承彦会这样对一个女孩。云出岫对于郑承彦来说,绝对是特别的。

张宇航在一旁当然也发现了不对劲的苗头,这苗头让他回去更要好好问问“邻家妹妹”的事。

因为自己多话,让云出岫呛着了。张宇航在饭桌上再也不敢随便说话了。他们几个人各怀心思,沉默地吃完了这顿饭。

吃完饭,云出岫和苏晓倩先回教室了。下午,学校安排了自习,她们得乖乖回教室学习去。

路上,苏晓倩一直对云出岫说:“云云,你看郑老师对你多关心。我觉得他也是喜欢你的。”她其实就是想安慰云出岫,让她不要去多想堂姐和郑老师的事。

云出岫若有所思地问苏晓倩:“你这样觉得吗?为什么我觉得承彦哥哥和你堂姐更像是一对呢。”

苏晓倩考虑了一会儿,说:“云云,我告诉你哦。郑老师喜不喜欢你,咱们也许不确定。但是,他肯定对我堂姐没有意思。因为,寒假时,我亲耳听堂姐在电话里说,她单恋一个学长。我想应该就是郑老师。单恋你懂得吧?就是只有一方喜欢另一方。”

云出岫喜出望外,拉着苏晓倩说:“真的吗?”

苏晓倩撅了撅嘴,说:“苏晚晴可是我堂姐好吧?要是假的,我干吗要这么说自己堂姐啊!”

“那就是,我还是有希望的?”云出岫不敢置信地问苏晓倩。她现在亟需得到别人的肯定和鼓励。

“绝对有希望!要相信自己,坚持自己的爱!”苏晓倩笑着,给了云出岫绝对的正能量。

“谢谢你,晓倩!我会的!”云出岫感激不已。在自己仰慕的堂姐和她面前,苏晓倩居然选择了支持她,相信她。云出岫决定了,不管苏晚晴是不是自己的“对手”,不管有谁出现在郑承彦身边,她都不会动摇,不会改变自己对郑承彦的爱。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