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校园 谁主爱的沉浮

当出岫遇上晚晴(一)

谁主爱的沉浮 城堡二公主 3240 2013-06-14 09:51:05

  树人高中的校园里熙熙攘攘,到处是学生和家长。寒假结束了,今天是新学期报到的日子。休了一个寒假的学生们陆续返校,准备开学。他们中大多垂头丧气,踏进树人的大门就好似扎进无边的题海般痛苦。当然也有人很兴奋,他们在家休得百般无聊,正企盼着新学期的到来。这样兴奋派的代表有云出岫、苏晓倩。

昨晚,云出岫就接到了苏晓倩的电话,让她上午住校生报到的时候就去学校,到她宿舍找她。说是,她的美女堂姐要来树人实习,介绍给出岫认识。苏晓倩在电话里激动地说:“云云,我非得介绍你认识认识我堂姐。你不知道我堂姐,那可是个内外兼修的大美人。长得那是一古典美人的样子,却配了一颗超现代人的脑子,她小学连跳两级,现在N大本科都要毕业了。哎,我真是不得不崇拜她呢!云云,你肯定会喜欢我堂姐的,因为,她在N大也修了心理学哦。你们两个喜欢心理学的美女,一定会有共同语言呢。”

云出岫听了,惊呼道:“这世上还有这样的人?简直是传奇啊!”她真心有点好奇,苏晓倩口中这个完美还喜欢心理学的堂姐究竟什么样儿。

“那你就早点来学校找我,见识一下何谓‘传奇’!”苏晓倩有点得瑟地说。

“Noproblem!”云出岫爽快地答应了苏晓倩。就算苏晓倩没打电话来,云出岫也准备一早去学校的。学校里,可是有她的承彦哥哥呢!

云出岫春风满面地骑着小粉车,进入树人校园。一个寒假过去,眼前的树人高中竟变得那般可爱,让云出岫一心想扑进它的怀抱。云出岫停好车,轻快地朝北区走去。她好奇着在北区会不会遇上郑承彦,她好奇着苏晓倩口中的那个传奇般的堂姐,这些好奇让她渐渐加快了步伐。

快到教师公寓时,云出岫的脚步突然停住了。她整个人呆在那儿,睁大眼睛看着公寓楼门口的一男一女。男的,就是她一个寒假日思夜想,牵肠挂肚的承彦哥哥。女的,是一个穿着红色毛呢大衣的大美女。她一头乌黑柔顺的披肩长发,古典的瓜子脸上嵌着一双脉脉含笑的大眼睛。这个红衣美女嘴角噙着笑,和郑承彦正在聊着什么,从她的举手投足间,云出岫读出了一种说不出的温婉和优雅。而郑承彦对红衣美女似乎颇有好感,虽然隔着一段距离,云出岫还是能看见郑承彦说话间脸上浓浓的笑意。他们应该是相识多年了,不然,不会有那么自然亲近地表情。

一丝丝凉意逐渐沁入云出岫的心中,她感觉自己的心在微微颤抖。这个温婉优雅的红衣美女,她是谁?她和承彦哥哥,是什么关系?他们为什么看起来,那般好?云出岫越想,她的心口就越像是被什么抓着一样紧绷,一种说不清道不明的酸楚慢慢渗出,把她那颗颤抖的心浸透。

“云云,你在这里啊!我在宿舍都等你半天了!”苏晓倩不知道从哪里跳出来,蹦到云出岫的身后,拍了一下她的肩膀,笑着说。

云出岫的情绪一时还没缓过来,她虽然知道苏晓倩在身边,依然把目光停留在郑承彦和那个红衣美女身上。

苏晓倩见云出岫反常的样子,很是纳闷。她顺着云出岫目光锁定位置看去,自言自语道:“晚晴堂姐。”

“堂姐?!”云出岫被这两个字触动了一下,大脑又恢复了运转。这个红衣美女就是苏晓倩赞不绝口的堂姐?就是那个内外兼修、传奇般的美女?云出岫的心情变得异常复杂。

“是啊!奇怪,她怎么会和郑老师在一起?”苏晓倩很是不解。难道郑老师就是堂姐经常提起的那个学长?苏晓倩看了看云出岫那失魂落魄的神情,又看了下谈笑风生的堂姐和郑老师,心中冒出一股很不祥的预感。

那个和郑承彦说话的红衣美女就是苏晓倩的堂姐——苏晚晴,N大中文系大四的学生,树人高中新来的实习老师。如苏晓倩所说,这是一个美貌与智慧并存,温婉可人的传奇美女。她和郑承彦是在选修心理学的时候认识的,同样的才华横溢,同样的热衷于心理学研究,很快他们成为了志同道合的好朋友。更巧的是,他们俩都有小学连跳两级的经历,都是自己班上年纪最小成绩最好的异类,所以彼此间又多了几份惺惺相惜。这女人永远是比男人细腻感情的动物,她们更容易在相处中,在相知中投入感情,以致深陷其中,难以自拔。苏晚晴就在与郑承彦的相处中,深深地爱上了他。认识他们俩的人都看出苏晚晴对郑承彦的感情,像张宇航就直接把苏晚晴看做了郑承彦的女友。

可是,郑承彦却是个理性思维敏感,感性思维迟钝的人,他对苏晚晴只有知音间的相惜,和朋友间的关心,丝毫没有男女之情,恋人之爱。郑承彦不知道,苏晚晴之所以放弃考研,选择来树人实习,甚至决定以后留在树人任教,都是为了他!

苏晓倩看着苏晚晴和郑承彦,心情有点矛盾。她犹豫了一会儿,还是冲着苏晚晴挥手叫道:“晚晴堂姐!”

苏晚晴应声回头,见到苏晓倩时嫣然一笑,发出空谷幽兰般的嗓音:“晓倩。”

云出岫在苏晚晴回头的片刻,真实地感受到了古人诗中所描绘的那种“回眸一笑百媚生”。云出岫想,如果自己是郑承彦,应该也会喜欢上这样的一个女子。

苏晓倩拉起云出岫的手,走到苏晚晴和郑承彦面前。苏晓倩决定了,如果真是她脑中所假设地那样,她会站在云出岫这边,因为云出岫和郑承彦的故事先入为主打动了她,她要帮出岫。

郑承彦在苏晚晴回头的时候,就已经看到了云出岫,当然也发现了她异常的表情。郑承彦心里很是疑惑:这丫头过了个年来,怎么没有一丝喜气,反而脸色这么差呢?难道又病了?

思及此,郑承彦关切地望着云出岫,柔声地问道:“云云,你怎么?身体不舒服吗?”

云出岫听出了郑承彦对自己的关心,凉丝丝的心霎时回暖,她扯出一抹笑,轻轻摇摇头说:“没有,可能是天气太冷,刚从家里出来不太适应。”云出岫找了个比较合适的理由,她怎么能说,她是看到郑承彦和别的女人在一起,心里有种莫名的酸楚呢。

“是吗?没事就好。”郑承彦虽说这么说,心里还是不太放心。

苏晚晴笑而不言地看着郑承彦和云出岫对话。其实,她心里对云出岫一样充满好奇。苏晚晴第一次看到郑承彦用那么关心的眼神,那么温柔的声音对待一个女孩。这个女孩为什么能让郑承彦这样对待?虽有疑问,但素质高雅的苏晚晴不会轻易打断别人的谈话,更不会问出那样无礼的问题。她认为有些答案,早晚总会知道的,不用急于求成。等郑承彦和云出岫说完,苏晚晴才用含笑的双眼示意郑承彦介绍一下。

苏晓倩却抢在郑承彦之前,热情地说:“堂姐,这就是我和你提起的好朋友,云出岫。她和郑老师可是从小一起长大的呢!云云,这位就是我堂姐,苏晚晴。”

苏晚晴听了,莞尔一下,他们原来从小一起长大,似乎就是所谓的青梅竹马,两小无猜。难怪郑承彦会对她这么好。苏晚晴礼节性地朝云出岫点了点头,算是打过招呼了。

郑承彦这时不知为何,对着云出岫补充了一句:“晚晴是我大学的学妹,我们一起修心理学的。”

这句补充,让苏晚晴的心底产生了一点儿无奈,他何必要强调她只是他的学妹呢?

云出岫听了补充,心情却多云转晴。原来是学妹,难怪可以聊得那么投机和愉快。云出岫觉得自己的心刚刚似乎有点反应过激了。她恢复了往日的天真烂漫,朝苏晚晴一笑,声音婉转地吟道:“天意怜幽草,人间重晚晴。是这个‘晚晴’吗?”

苏晚晴听出岫这样问,不禁心生好感,这个叫云出岫的女孩居然一下子就吟诵出了自己名字的出处。“是的,我爸说,最美不过晚晴,‘重晚晴’是一种难得积极的人生态度。所以,就给我起了这个名字。”

“很诗意的名字,和你的气质十分吻合呢!”云出岫由衷地赞美。

“你的名字也很有内涵啊!云出岫,‘出岫’二字应该寄予了父母对你很大的爱和期望吧!”苏晚晴丝毫不吝啬地回赞云出岫。

这两个同样对郑承彦有着特殊情感的聪慧美女,竟一语成知音。女人间的情感真是微妙至极。

苏晓倩见她们这样文来文去地,有点听不下去了。她一早就料到出岫和堂姐会很谈得来。但是,刚才出现了有关郑承彦的小插曲,她还以为会产生一些影响呢。没想到,这两人都是心胸豁达,素质高雅型的,依然聊得很是投机。苏晓倩大大咧咧地说:“文学什么的,你们私下再交流。现在,麻烦你们考虑一下在场的其他人,比如本小姐我,搭不上话很是郁闷啊!”

苏晓倩说完,四个人都笑了。

郑承彦提议:“既然大家这么聊得来,就一起出去吃午饭吧。”一个寒假没有见到云出岫了,他也想多一点时间和她相处。再说,苏晚晴来树人实习,他也得发扬一下学长的风格。

“好啊!”云出岫和苏晚晴不约而同地说。言毕,她们对望了一下,默契地笑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