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校园 谁主爱的沉浮

我只想要浅浅的相伴(二)

谁主爱的沉浮 城堡二公主 4134 2013-06-14 09:51:05

  一月五号,也就是郑承彦生日的前一天,石文轩晚上打来电话,问云出岫明天有空吗?

云出岫也没有他问什么事,就吞吞吐吐地说:“明天,我约了同学一起去书店买复习资料,没有空。”

“哦!”石文轩的语气里有种掩饰不住的落寞。

“有什么事吗?”云出岫似乎能感受到试问的情绪,觉得自己还是问问石文轩原来想找她的原因。

“没什么。”云出岫都说没空了,他又何必要说出来,让她为难呢。过了一会,石文轩似乎觉得没什么几个缺乏说服力,又加了句:“很久没见你了,本来想约你……还有方黎一起聚聚的。”

“哦,是这样啊。”云出岫听完如释重负,“我们聚聚嘛,可以推到下个周末啊!”

“也好……”石文轩对云出岫的话,向来都是顺着的。

郑承彦生日那天,云出岫中午一放学就把东西收拾好,跑去车站。苏晓倩看着她这么心急会情郎的样子,很想调侃她一番,可是又怕误了他们约会的美好时光,只能在云出岫身后叫道:“云云,慢着点,他飞不了!”

云出岫也顾不上停下来和苏晓倩斤斤计较,边跑边说:“早晚有我报复回来的机会。”苏晓倩前几天羞涩地巴眨着她的大眼睛,告诉云出岫,高一5班有个叫赵一凡的男生,给她送情书了。云出岫以自己的亲身经历判断,苏晓倩百分百对这个赵一凡也芳心萌动了。

车站上,郑承彦已经在翘首以盼了,看到云出岫走来立刻面露喜色。云出岫看到四周都是学校师生,走上前去,一本正经地和郑承彦打招呼:“郑老师好!”

郑承彦在心里暗骂这鬼灵精怪的小丫头,面上却也配合云出岫,严肃地说:“云出岫同学,也等车去市区?”

“嗯,郑老师也是吗?”云出岫憋住笑,大方得体地问。

“是啊!那待会你可以跟郑老师一起,路上好有个伴。”郑承彦正大光明地说,他没想到自己居然会跟着云出岫这小丫头一起疯。

说话间,104路公交车就来了。云出岫和郑承彦一前一后上了车。正好车上有一个空位,郑承彦便示意云出岫坐下,自己拉着扶手,站在她座位旁,自然地把她和车厢里的其他人隔绝开。

云出岫仰起头,发现郑承彦护在她身旁的身躯显得格外伟岸,仿佛给自己撑起了一小方天地,让她有种踏实的安全感。

车子开出去没多久,云出岫的小灵通在包包里震动了起来。因为要出去,云出岫特意带了小灵通,以备不时之需。电话是方黎打来的,一接通,她责怪的语气就冲出听筒,直刺云出岫的耳膜:“云云,你今天约了什么重要的人要去龙州书店?你都有空去龙州书店,就没有空陪石文轩一起过生日吗?”

云出岫被方黎轰炸地脑袋嗡嗡作响,一时不知道说什么。原来,石文轩昨天是相约她一起过生日。今天居然也是石文轩的生日。怎么会这么巧……

“云云!云云!你怎么不说话?”方黎的脾气火爆起来,可不管三七二十一。

“各位乘客,东沙桥站已到,请需要下车的乘客下车。”随着公交车中途靠站,汽车广播响起。

“呃,可是,我现在已经在104路上了。”云出岫有点愧疚地说。

“我听到汽车广播了!我马上拉石文轩一起去龙州市区找你!”方黎没有给云出岫反驳的机会,果断地说完,挂掉了电话。

“喂……黎黎……黎黎……”云出岫对着话筒叫了几声,可是电话里只有“嘟嘟嘟”的声音传来。云出岫低着头,不知所措地拿着电话。

“云,云出岫。”郑承彦轻轻唤道,“怎么了?谁打了的电话。”见云出岫接完电话的样子,郑承彦难免担心地询问。

“是方黎,我的好朋友,就是那个你在老房后面的河里救过的那个。”云出岫情绪低落地说,“今天也是我们的一个朋友生日。昨天,那个朋友打电话给我,想约了我们三个人一起过生日,可是,我都没有问清楚,就回绝了他。”

“哦,原来是这样。”郑承彦听完,大致明白了,“那现在怎么办?”

“方黎居然说,他们俩要到龙州市区找我。”云出岫哭丧着脸说。她为自己忽视石文轩感到内疚,但她更难过的是她和郑承彦的第一次约会啊,方黎就这么大刺刺地要拉着石文轩来插一脚,让她多为难啊!

“没关系啊,既然你的朋友和我一天生日,也是缘分。就和他们一起过好了,人多也热闹。”郑承彦温柔地说,虽然和云出岫的单独相处泡汤了,但是,与此相比,他更不愿意看到云出岫为难的样子。

公交车到达终点站时,云出岫和郑承彦等其他人都下了,才一起下车。郑承彦说:“你给他们打个电话,让他们到龙州老街的玲珑阁餐厅,我在那里定了位置。”

云出岫便打了电话给石文轩,石文轩接到电话时,语气有点尴尬:“云出岫,对不起,我不知道方黎会……”

云出岫打断了石文轩的话,她难道还不了解方黎吗?“没什么啦,是我昨天没问清楚,要说对不起,也是我。”云出岫说道,“那个,我今天其实约了另一个,一个朋友吃饭。今天也是他生日。你们待会儿直接到龙州老街的玲珑阁餐厅,我们一起吃饭吧。”

“这么巧?我们过去方便吗?”石文轩心里很是好奇,这个和他同一天生日的云出岫的“朋友”是谁?他和方黎去合适吗?

“没什么不合适,方黎也认识的。你们到了打我电话吧。”云出岫说。

玲珑阁是一个装潢雅致、风格独具的西式餐厅,餐厅里的光线有几分暖昧的昏暗,座位都是双人和四人的,很适合小情侣约会。郑承彦订的是靠窗的四人座,一张白色欧式长方餐桌,两个边各有一张双人藤制的吊椅,吊椅的一圈都编着绿藤白花,坐上去让人有种童话里小公主走进城堡的感觉。

郑承彦和云出岫坐在同一张吊椅上。郑承彦让服务生先上了两杯果汁,他们一边看着餐单,一边喝着果汁等方黎和石文轩。

约摸过了半个多小时,石文轩打来电话,说到了餐厅门口。云出岫和郑承彦站起来想去迎接时,石文轩和方黎已经走进餐厅,看到了他们。

石文轩的表情闪过一丝讶异,他没有想到,云出岫这个和自己同一天生日的朋友,竟然是一个男人,而且是一个看上去气质儒雅,长相俊朗的男人。这个男人和云出岫站在一起,让石文轩的心有种莫名的羡慕与嫉妒,他们竟那么得相配!是啊,白衬衫黑西裤的郑承彦和白裙飘飘的云出岫站在一起,只能用天作之合四字形容!

郑承彦虽然脸上没有吃惊的表情,但心底也是一愣。他没有想过,云出岫这个和自己同一天生日的朋友,居然是一个男生。这个男生高大英俊,略带稚气的脸上有一种与生俱来的高贵和优雅,看他的穿着与打扮,应该是家境富裕的小少爷。他从这个男生看自己眼神,读出了他对云出岫的爱。

方黎看着郑承彦,睁大眼睛说:“承彦哥哥!”

郑承彦微笑着点了点头,说:“你就是方黎吧。”

方黎惊得有点大舌头:“云,云云,你说的,说的那个和石文轩同一天生日,就是承彦哥哥?”

云出岫看着眼前这三个表情各异的人,无奈地点了点头。她就知道,这些人聚在一起,会有许多说不清的因素在他们之间滋生。

云出岫觉得应该互相介绍一下,避免这顿饭,两位男士吃得不明不白的。她指着郑承彦对石文轩说:“这位是我老房的邻居哥哥,郑承彦,也是我现在的政治老师。”

听完云出岫的介绍,石文轩终于明白,为什么云出岫一转到树人就和她说,转到树人是她这辈子最正确的选择,原来云出岫那时就已经喜欢这个叫郑承彦的男人了。石文轩的眼中闪着挫败的忧伤,他举起手,淡淡地说:“石文轩,云出岫曾经的同学,现在的好朋友。”

郑承彦也伸过手,微笑着说:“很高兴认识你!”

大家坐下后,气氛一度有点凝固。石文轩沉默地喝着茶。云出岫无比尴尬地咬着唇。到时郑承彦,毕竟比他们大八岁,很自然地招呼着,给大家点餐。

方黎从来没有这么后悔过自己的冲动,她意识到自己的鲁莽似乎不但没有帮到石文轩,反而让石文轩伤心难堪了。看到石文轩的沉默和云出岫的尴尬,方黎心里也很憋屈。她只好想办法打破这低气温的氛围。这就叫,自作孽不可活啊!方黎举起杯子,说道:“今天一桌四人,居然有两位寿星,哈,哈哈……真是缘分啊!我祝两位寿星生日快乐,心想事成!”说完,她就一口气把果汁当酒全灌了下去。说实话,她这会儿真希望自己喝的就是酒,喝死过去算了。

郑承彦和石文轩见方黎这样,都举起了杯子。郑承彦主动把杯子向前碰了一下石文轩的杯子,说道:“方黎说的没错,真是缘分啊!”说着也把果汁喝尽了。

石文轩浅浅地喝了一口,依然语气平淡地说:“听说,生日一样的人,爱好也差不多。不知道郑老师喜欢什么?”

云出岫和方黎不知道石文轩为什么这么问,都盯着他。郑承彦绅士地一笑,友好地说:“是吗?我平时也没什么特别的爱好,除了看看书,就喜欢打打篮球。你呢?”

“这么巧,我也很喜欢打篮球。看来,我们的喜好很一致。”石文轩的话暗藏玄机。

云出岫和方黎都明白石文轩话里隐藏的意思。方黎立刻接过话,不让石文轩和郑承彦在对话下去:“那,那你们以后可以找机会切磋切磋球技。是吧,云出岫?”

云出岫当然明白方黎的用意,连声迎合到:“是啊,是啊!”

吃饭间,云出岫要上洗手间,方黎便借故也跟了去。在洗手间里,方黎抱歉地说:“云云,对不起,我不知道你和是承彦哥哥一起。”

凭方黎跟自己的交情,云出岫又怎能怪她,说道:“没关系,石文轩早晚会做到承彦哥哥的存在。”

方黎一听,有点急:“你的意思是,你就选择了承彦哥哥,要让石文轩彻底死心了?”

云出岫叹了口气,说“黎黎,我跟承彦哥哥也只是个未知数。谈不上没有什么选择谁,放弃谁。我承认我很喜欢承彦哥哥。但,我只是默默地喜欢着,他不知道,我也没有想过要说。说实话,我觉得现在这样很好,我只想要这样浅浅的相伴!至于石文轩,我想不用刻意去说什么让他死心。他身边有那么仰慕他的女生,他总有一天会发现她们的好,而忘了喜欢过我。”

方黎看着云出岫,心里说道:云出岫,你这个傻女人,以为承彦哥哥是傻瓜吗?他会不知道你喜欢他?你这所谓的浅浅的相伴,都是你单纯的心一厢情愿营造出来的。可是,这些话,方黎是绝对不会和云出岫说的,至少现在不会。她想就让云出岫这样自欺欺人的单纯着,喜欢着吧。她还是那句话,不管云出岫做什么决定,她无都条件支持。

从洗手间出来,云出岫和方黎才想起,单独留了郑承彦和石文轩相处,不知道他们俩会谈些什么。她们急忙赶回座位,看到郑承彦和石文轩聊得似乎比之前融洽些了。

“聊什么呢,这么开心?”方黎问道。

石文轩没有回答,郑承彦微微一下,说道:“石文轩对云云小时候的事情比较感兴趣,我就挑了几件和他讲讲。”

石文轩没有否定,眼睛死死地盯着云出岫。他没有想到,云出岫和郑承彦之间竟有那么多难忘的回忆,他似乎输了,从一开始就输了。

那天晚上,石文轩一如既往地打来电话,他没有和云出岫寒暄什么,直接说道:“云出岫,别忘了我们的四年之约!”

云出岫的心一凉,她不明白,石文轩明明知道了自己对郑承彦的感觉,为什么还是要固执着他的坚持。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