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校园 谁主爱的沉浮

新年钟声响起,愿我们更近(一)

谁主爱的沉浮 城堡二公主 4787 2013-06-14 09:51:05

  生日那天过后,石文轩除了每天晚上打电话道一声晚安,基本上不多打扰云出岫。他似乎只想用自己细水长流的方式,坚持她对云出岫的那份爱与承诺。

而郑承彦则像什么事都没有一样,依然白天在学校和云出岫保持单纯的师生关系,晚上放学后,又像哥哥护送妹妹一样,把出岫送回家。郑承彦心里很清楚,石文轩这个男对云出岫有着过于明显的好感,甚至可以说是萌芽的爱。他不想提,是他觉得自己没有什么资格过问云出岫的感情。何况,云出岫那么美丽出众,有同龄人喜欢,这是再正常不过的事。他不能仗着云出岫对她的依赖,就去奢求什么。郑承彦一直把云出岫对自己的温柔和需要,都理解成了一个妹妹对哥哥的依赖,他也只敢这么理解。

云出岫其实也很害怕郑承彦会问起石文轩和自己的关系,虽然他们真的只是朋友,但石文轩喜欢她却是不争的事实,她不想郑承彦知道这些,诚然郑承彦知道后也没有什么,她对石文轩是坦荡荡的。见郑承彦一直没有提起过,云出岫这才暗自在心里舒了口气。

临近期末了,云出岫在学习还是比较忙碌的。树人高中的题海战略真不是一般学生所能招架的。所以,云出岫决定先一门心思地复习,不想去纠结那些有的没的。毕竟承彦哥哥待她一如从前。就这样,云出岫扎在了书堆卷海中。期末考试时,云出岫觉得自己发挥得不错。

贴榜那天,秦世杰看完自己的成绩,习惯性地帮云出岫看了下。通过这几次的看榜经验,他知道云出岫是不屑和大家一起挤在人群里只为一望成绩的。所以,他都会自作主张地帮出岫看,看完还会激动地把结果报给出岫。“云出岫,你这次又近了三名,班级14,,年级16哦。”

云出岫早料到秦世杰会这样,笑着说:“谢谢班长!你应该还是第一吧?”

秦世杰看着云出岫那美丽的脸上无邪的笑,听着她悦耳的声音跟自己说话,有点难为情地说:“嘿嘿,还是老样子。”

王佳兰在人堆里挤了半天,都没有看到自己成绩,正火冒三丈。又看到云出岫坐在位置上,轻轻松松就有班长给她看榜,汇报成绩,扬起声音讽刺道:“哟,有些人真是命好啊!只要是雄性都愿意为她效劳!班长,你那么有爱心,怎么不帮我们大家都看看!”

秦世杰何时遇到王佳兰这样尖酸的女生挑衅自己,一时语塞,整张脸憋得通红。

云出岫对王佳兰已经忍无可忍了,自己一再地退让,却换来了她三番五次的挑衅!秦世杰好心帮自己,居然还要被他云出岫整理了一下表情,露出云式微笑,柔声说道:“谢谢你的夸奖,我都不知道原来自己命这么好。可是,我一直很好奇,为什么我们一样都是雌性,却没有一个雄性能对你产生兴趣?不知道是幸,还是不幸?”

对付王佳兰这样的女生,云出岫根本不需和她讲什么颜面,一招以柔克刚,蛇打七寸就把她气到发狂。王佳兰虽然长得也有几分姿色,但她目中无人、嚣张跋扈的个性,让男生都敬而远之。哪个女生不期盼自己像小公主一样被男生追捧着,或者像女王一样被男生仰慕着,更何况是王佳兰这种心气甚高的。她心里是恨不得男生都像奴才侍奉主子一样,在自己的脚跟后追赶着。可是,善恶到头终有报,天不遂人愿啊!云出岫温暖地一击,正中王佳兰的软肋,把她不可一世的高傲面具击得支离破碎。王佳兰握紧拳头,咬牙切齿地说:“云出岫,你给我记住了!”说完就气急败坏地跑出了教室。

云出岫扬了扬眉毛,没把王佳兰恐吓似的警告放在心上。她真搞不懂,王佳兰又喜欢挑事,又经不起别人反击,这样又是何必呢?

秦世杰在一旁,看着云出岫把王佳兰说走了,不由得对云出岫刮目相看。他一直以为云出岫是柔弱需要人保护的,这次发现其实不然。云出岫是心善,但不代表她软弱。云出岫是不屑与人为敌,但不代表她会任人欺负,毫无所动。云出岫也是一个有底线的人。

放榜那天中午,云出岫寒假就正式开始。因为,树人高中会在放假一周内把成绩手册制作好,寄到学生家中,不需要学生再到校领取。

上午的课一结束,云出岫就收拾好书包跑去北区凉亭,一屁股坐在了冷冰冰的石凳上,满脸期待。因为在这里,她可以一眼看到教师公寓的出口。她想在这里等郑承彦出来,放假前再看一看他。这一放寒假,郑承彦就要回龙州市区了,他们将在空间上相距30几公里,在时间相隔近20天,这让云出岫每每想起,就很是不悦。

此时,郑承彦透过公寓的窗口,看到了穿着白色羽绒服,坐在凉亭里的云出岫。虽然冬日暖阳柔和地照射着大地,但凉亭这个没遮没挡的地方,北风吹来依旧冷飕飕的。只见云出岫一边缩着脖子,一边搓着冻得通红的手,不时地朝公寓出口张望。郑承彦的心中顿生不忍之意。

“我说小郑同学,你怎么还不收拾东西啊!”郑承彦的舍友,那个个性十三的物理老师张宇航见郑承彦站在窗口朝外张望着,催促道。他们是同一批和树人签约保送出去的同学,所以关系一直比较好。因为郑承彦小学跳过级,年纪是他们那届最小的,所以张宇航总是喜欢叫他小郑同学。

张宇航说着,挤到郑承彦身边,朝远处看了看,他的视线角度和郑承彦不一样,所以没有发现云出岫。他纳闷地说:“你看什么呢?瞧你那一脸依依不舍的样子。我说你小子,是不是在云溪找了新女朋友了?”

郑承彦一脸正色地说:“什么新女朋友,胡说什么呢!”

张宇航见郑承彦否认,嘿嘿一下,说:“否认得挺快嘛!那你倒说说,你每天晚上十点多才回宿舍,是怎么回事?我放学回宿舍总见不到你!你小子大晚上不是会佳人去,难道去做贼了?”

“你想象力这么丰富,怎么不去说书!”郑承彦不客气地说,但心里却突然没了底气。他一直以为自己和云出岫是合情合理的,坦荡荡的。他们默契地不让别人知道他们,只是怕不必要的麻烦。这些原来都只是自欺欺人。他每天这么送她,如果让外人知道,难免品出几分暧昧来。

“我多想了才好!回来工作前,我可是答应了苏美人要帮她看着你的!你要是一来这里就被哪个美女攻陷了,我在苏美人那里可不好交代。”张宇航没有理会郑承彦的讥讽,继续吊儿郎当地侃着。

“你少在那里一厢情愿,我和学妹没有什么!”郑承彦听张宇航提起那个一直爱慕自己的学妹,立刻撇清关系。

“没什么?我们散伙饭那天,学妹怎么扑在你怀里哭成那样,一副‘郎君,你不能走啊,妾身离不开’的样子。”张宇航用着假声,深情并茂地说,样子滑稽至极。

郑承彦一见张宇航这十三样,就不想再和他多一句话。他不耐烦地说:“你不用等我了,我今天要去拜访一个过去的老邻居,不跟你一起回家了。”郑承彦想起还在楼下凉亭吹着北风等自己的云出岫,决定趁放假,去她家拜访一下她爸妈。之前就云出岫说过,有空要去的,可是这一拖半年就过去了。他想,出岫应该也是希望自己去的吧,毕竟十几年的邻居,而且他和出岫的关系又这么……这么好。

张宇航走后,郑承彦继续站在窗前,等校园里的人渐渐稀少,他从桌上拿了一副手套,三步并作两步地冲去凉亭。

云出岫等了半天,以为郑承彦提前走了,失落地起身准备离去。还没有踏出凉亭,云出岫感觉身后似乎有个声音在呼唤自己,她青青转身,只见郑承彦正从公寓出口跑出,跑向自己时。瞬间,冬日的暖阳折射出了七彩绚丽的光芒,云出岫清纯的脸如百合般绽放。

郑承彦跑到云出岫面前,解下自己脖子上的围巾,帮云出岫围上,又心疼地拉起她冻得冰凉的小手,用自己温暖宽厚的手掌紧紧捂住。这小傻瓜,为了等自己,竟在寒风里冻了这么久!“走,我送你回家!”郑承彦说道。

“可是,现在是白天?方面吗?”云出岫小心地问道。他们之间有太多不言而喻,就像避开老师同学才见面,白天在学校仅当普通师生。

郑承彦笑了一下,说:“没事,现在,我只是你的邻家哥哥,我要去老邻居家拜访一下,有何不可?”

“可以,可以!当然可以。爸妈一定很高兴呢!”云出岫欢喜地说。

“不过,这个点去你家,我到怕叔叔阿姨不方便。”郑承彦抬起手腕,看了下表说道。已经中午十二点半了。

“不会的!不会的!老爸老妈知道我今天放寒假,说是做了好吃的等我回家一起吃的呢。你今天去真是赶巧了。”云出岫急忙说。

“是吗?那我这个择日不如撞日还撞对的?”郑承彦笑着说。

“嗯,何止是对,简直对极了!承彦哥哥,我们现在就走吧!”云出岫想到郑承彦要去她家,他们可以一起吃饭,就激动的快跳起来了。她能想象老爸老妈见到郑承彦的表情,能想到他们会怎么夸郑承彦。

郑承彦说,第一次上门,不能空着手,于是骑着云出岫的小粉车,载着她去云溪的超市里买了点礼盒跟水果。云出岫看郑承彦拿着大盒小盒的样子,突然联想起了她家附近那个新婚的姐姐,她和她的丈夫就是这样拎着大包小包回娘家的。想到这里,云出岫的笑脸顿时绯红。她低着头,含着笑,像个小新娘一样跟在郑承彦的身后。

郑承彦把东西车篓、把手上都放满了,便载着云出岫轻车熟路地骑向她家。这条路洋溢着他们俩深藏心底的爱与幸福。云出岫多希望自己和郑承彦一样大,那么她就可以光明正大地说爱她,名正言顺地把他当成男朋友带回家。可是,现在的美好,她都只能隐在心底,藏在脑中。

云爸云妈已经在路口等出岫了。他们远远地看到一个大男孩骑车女儿的车,带着女儿朝他们这边来,心里很是不解。近了,发现这个大男孩竟那般地眼熟。

云出岫跳下车,像只百灵鸟似的奔向云爸云妈。她迫不及待地说:“老爸老妈,这是承彦哥哥!我们老房隔壁的承彦哥哥!”

“承彦!”经云出岫的提醒,云爸云妈一下子记起了眼前这个大男孩,他就是老房那片人人皆知的聪明过人,成绩出色,小学好像还连跳两级的郑承彦,难怪那么眼熟。

“叔叔阿姨好!”郑承彦微笑着和云爸云妈打招呼。

“好!好!你们,怎么会突然遇上的?”云爸爸看到这个大家眼中的好孩子郑承彦,心中很是高兴,但他更好奇的是,自己的女儿和他怎么会一起回来。

“老爸,承彦哥哥现在是我们学校的政治老师,教我们班的。”云出岫在老爸老妈面前,就是那么肆无忌惮,立刻抢着回答。

“哦,原来承彦现在是我们出岫的老师啊!”云爸爸释然地笑着说。

郑承彦文质彬彬地说:“叔叔阿姨,我今年刚回云溪工作。我爸妈得知出岫是我的学生,多次让我找机会拜访一下你们。真惭愧,到今天才来。”

“你这孩子,说的什么话啊。你能有心来看看我们这些老邻居,我们就很高兴了。是吧,文娟?”云爸爸说着,还问上了云妈妈。

云妈妈一听,立刻说:“是啊,是啊!来,大家都快进屋去吧,这大冬天的,外面冷着呢。”云妈妈说着,就张罗大家进屋去。

郑承彦帮云出岫把车推进院子,从车上把买的东西都拎了下来。云妈妈一见,立刻说:“承彦,你来看看就看看,怎么还破费买这么些东西。”

郑承彦真诚地说:“阿姨,我工作了,买点东西孝敬你们是应该的。”郑承彦这话,说得好像云妈妈是他亲妈一样。云出岫在一旁听了不禁暗笑。

别说,郑承彦的话云妈妈很受用,她笑着夸道:“都说聪明的人,什么事儿都做的好。瞧瞧承彦这孩子,不但会读书,也会做人。”

一切都不云出岫所料,云爸云妈待郑承彦简直像游学归来的儿子。一会儿加菜,一会倒茶。饭桌上,他们聊聊过去,聊聊现在,很是融洽。云出岫见看到爸妈对郑承彦好,心里当然是十万个愿意啦!这就是她想看到的一幕。这顿饭,老两口和小两口都吃得很开心。

郑承彦要离开时,云妈妈把现包好的荠菜馄饨和一些云溪时令的蔬菜装好,让郑承彦带回龙州。她笑着说:“你们爸妈很久没回来,让他们尝尝,也好回味一下云溪的老味道。”

郑承彦看着细心的云妈妈,终于明白云出岫的那颗善心源自哪里。他接过东西,说:“谢谢阿姨,我爸妈一定会很喜欢的。”

云爸云妈和云出岫一起把郑承彦送到门口,云出岫突然说要他送送郑承彦,就跟着他一起往街心大道走。

云出岫此刻心情复杂啊,她从口袋里拿出一张写着她小灵通号码的小卡片。中午,云出岫去凉亭等郑承彦,就是要把这个给他。这样,寒假里,他们也好联系。

“这是,你的电话?”郑承彦生日那天上次见云出岫用过,但没有在意。

“嗯,假期里,有什么事,我们可以联系。”云出岫涨红了脸说。

“除夕,我会打电话给你!”郑承彦笑着说,“小傻瓜,很快就要过年了,要高兴一点。过一年,你就大一岁了哦。”

大一岁?云出岫在心里咀嚼着这三个字。大一岁,她是不是离承彦哥哥更近一点了呢?如果真是这样,那对新年到有了一份特殊的期盼。她宁愿天天过年,让她赶快长大,跟上他的步伐。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