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桃花落尽春犹在

桃之夭夭,灼灼其华(3)息候

桃花落尽春犹在 夜夜笙歌yoyo 1406 2013-07-27 12:43:30

  到息国时,已经是七天后的事情了。

当车队驶入息国都城,万民同庆,车队前的乐手吹起了隆重吉庆的乐曲,街上都挂着红色的灯笼,让人的心情也欢愉了起来。

“公主你瞧!这街上可热闹了!”好玩的秋奕对车内的陶桦道:“马上就要见到息候了,也不知道他长得什么样。”

“我怎么觉得你比我还担心?”

“可不是?若是息候长得歪瓜裂枣岂不是委屈了公主?”

陶桦不以为然:“嫁鸡随鸡嫁狗随狗,父母之命媒妁之言岂可由我?”

“也是……公主,皇宫到了!”

陶桦掀起窗帘,向外看了看,偌大的宫门缓缓打开,身着朝服的一行官宾,在见到马车后都喜笑颜开。

站在众人前头的一名老官,两鬓微霜,对着陶桦作揖道:“臣上卿郅柳遵侯爷指令特来迎接陈国公主。”

陶桦被秋奕搀着走下了马车对郅柳回礼:“柳上卿有礼了,有劳上卿。”

郅柳乃是两朝元老,身份尊贵,由他来迎接自己已是莫大的荣幸。陶桦出降于息国却没说什么封号,虽说公主给老臣行礼于理不合,不过看着郅柳开心的神色,这一举动还是很受用的。

“公主且在殿内沐浴更衣休息一会,息候马上就到。”郅柳将陶桦带到了凝玉殿:“老臣先行告退。”

“有劳”

陶桦洗了个澡将繁重的衣服换成了素色的衣裙,时间一晃已从烈日当空变成了水映明月。

“公主,这么晚了息候还没来,是否要用膳?”

“不用了。”陶桦将手中的书翻了一页:“既然柳上卿说息候回来,那就一定会来的。”

“公主说的对!”

突如其来的男人将秋奕都吓了一跳:“你是何人!竟敢……”

“大胆!”男人身侧的宦官喝止道:“竟敢对侯爷无礼!”

“陶桦参见侯爷。”陶桦连忙起身对息候行礼:“秋奕无心的,请侯爷不要怪罪。”

息候扶起陶桦:“不怪你,是本候吓着你们了。”

“谢侯爷!”陶桦站起,吩咐身侧的秋奕去倒水。秋奕被吓得不轻,连忙跑开了。

息候直径走向上堂坐下,对陶桦说道:“过来坐。”

“是。”陶桦顺从的坐在息候右侧,开始细细打量起来。

这就是他以后的夫君,是要白头偕老的夫君。他深邃的眼睛里有着一双明亮的眸子,高挺的鼻子,还有似笑非笑的唇。陶桦直勾勾的望着息候,表情也是从未有过的呆愣。

息候轻轻地笑出声:“原以为公主的容颜已是倾国倾城,却没想到公主对我的容颜也是垂涎三尺。”

陶桦有些窘迫:“陶桦不敢,只是好奇。”

“哦?好奇什么?”

陶桦咽了咽口水道:“今日陶桦到宫门时,为何是柳上卿出来迎接。”

“因为本候不在。”“那您去哪了呢,为何到了深夜才归来?”

“若是我说我不想告诉你呢?”息候语调上扬,透露着些许不悦。

“是陶桦逾越了,若是息候不想说,陶桦便不问了。”暗自懊恼,觉得自己有些鲁莽,怎么可以对息候如此不敬!

突然,息候大笑出声,笑的陶桦觉得莫名其妙:“哈哈哈哈!本候没有不悦,只是想逗逗你,哈哈哈哈。”

他着实觉得她吃瘪的摸样可爱,忍不住想要去逗弄一番,等到笑完了,他开口道:“本候是去给你买礼物了。”说完他就拉起她的手把一个镯子戴在了她的手上。

陶桦抬起手看着腕上的镯子,镯子的色彩殷红,带上时觉得微凉,分明是血玉镯子!她惊讶地看着息候,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息候搂过陶桦,将下巴抵在她的额上道:“这个是我找了好久才找到的。”

血玉镯在市面上极其少见,它们太少太珍贵了,且只听说楚王有一对,而且把它当做宝,从不离身。没想到今日竟然她的手上也有了一对。

息候松开手亲昵地点了点陶桦额上的胎记:“陶桦,这镯子果然配你”

他说:“你可愿改名作‘息妫’?”

“陶桦愿意。”改息姓,做他的夫人,她心甘情愿。

宣公八年三月,息候大婚,陈国公主息妫封桃花夫人。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