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桃花落尽春犹在

空将妾貌比桃妍(1)家宴

桃花落尽春犹在 夜夜笙歌yoyo 1549 2013-07-27 12:43:30

  春日,满园桃花盛开,息妫正坐在凝玉殿的上堂看着四周的世妇们心中有些唏嘘。

息候的后宫在君王甚至说是普通富贵人家也不算多,扳指算算也不过加上自己也不过五人,而现在,殿内只坐着三个人,任嫔、吴嫔以及自己。

坐在右侧的任嫔向她拜了拜道:“臣妾给夫人请安。”

“臣妾给夫人请安。”吴嫔跟着行礼。

“起来吧,怎的只有你们两个?”

“启禀夫人,婳嫔说……”任嫔有些为难:“她说她今日身体有些不适,由臣妾代为请安。还有一位是命妇,身份不足以来向您请安。”

“本宫知道了,若是无事你们就退下吧。”

“臣妾告退。”

等到她们离去,秋奕靠了过来问道:“夫人,他们所说的婳嫔是……”

“她是司马炳重的妹妹,骄纵得很。”息妫起身理了理衣服:“怕是以后的日子不好过。”

“什么不好过?”息候的声音从殿外传来,息妫连忙出门迎接:“参见侯爷。”

“好了,”息候扶起息妫:“你们在聊什么?”

“今日众位妹妹来给臣妾请安,不过婳嫔说身体不适……”她如实答道:“要不要命太医去瞧瞧?”

“不用,定是近日天气潮湿,她不高兴出来。”息候拉起她的手道:“不高兴了?”

“臣妾没有。只是好奇婳嫔究竟是个什么样的可人儿。”息妫抬眸:“不如侯爷今日办个家宴如何?”

息候笑道:“可是吃醋了?”

被戳中心事,有些恼羞成怒:“侯爷不愿意那便不办了,何必要逗弄臣妾?”

息候忍不住笑出声,将唇贴近她的耳鬓:“就依你。”

呼出的热气让初经人事的息妫红透了耳根子,她用手微抵着他宽厚的胸膛唤了声:“侯爷,还有人……”

“没人了。”他的语气里满是揶揄,息妫看了看四周,果然连一个人影都没有。秋奕那个没义气的死丫头!

“啊!”惊呼一声,自己已被打横抱起,吓得她连忙用手勾住他的脖子,却又羞得闭上了眼睛不敢看他。息候抱着她一步步走向寝殿,将她平稳地放在榻上后,身子也随即压了下来:“桦儿,睁开眼。”

息妫这才微微睁眼,映入眼帘的是他漂亮的眼眸,眼眸中充满了情欲却迷人的很。

“侯爷……”她轻声唤道。

红帐下,轻解罗裳,交缠在一起的两人一片旖旎……

家宴办的极其简单,简单到只有三个人,息候、息妫还有婳嫔。

息妫嗔了他一眼,这摆明着是故意的!息候仿佛没有察觉:“只是家宴,夫人和婳嫔不必多礼。”

“谢皇上。”婳嫔欠了欠身,莞尔又向息妫说:“今早妹妹有些头疼,未给姐姐请安,亲姐姐原谅。”婳嫔一声姐姐把息妫叫道有些莫名,看似亲昵,其实是套了近乎。

“婳嫔无须在意,瞧着你今日没来就想着办个家宴,没想到又太简单了一点。”

婳嫔仿佛高兴极了,拉着她的手道:“早就听说姐姐貌若天仙,今日一见果真不假,姐姐长得可真好看。”

息妫默默不语,不着痕迹的把手抽走:“妹妹也是。”这是实话,明眸皓齿、云丝雾鬓,一身赤色雏菊蜀绣檀衣实则是国色天香,倒是把自己一身素衣薄纱有些失了体面。

“夫人和婳嫔都是倾国倾城不分伯仲,本候有佳人如此还有什么遗憾呢?”息候笑说:“快些坐下吃吧。”

这一顿家宴吃的极其无聊,偶尔息候会问到息妫在陈国的生活,却只是寥寥数语,等到家宴结束时,婳嫔开口道:“侯爷这几日都在姐姐房里,让臣妾好生想念。”

息妫有些脸红地想了想,自大婚以来近一周,他的确夜夜都留宿凝玉殿。

“侯爷今日不如……”婳嫔没有继续说下去,但都知道她想说的,如此直白的邀请息妫还是第一次见。抬眸看向息候,竟发现他也正充满笑意地看自己。

“夫人以为如何?”

关我什么事?息妫见矛头转向了自己有些不知所措,他是故意的,总是这样让自己措手不及,如今她也要让他尝尝吃瘪的滋味:“臣妾以为,切莫冷落了妹妹。”

果不然,息候眉头紧蹙。

“好,就依夫人的。”过了一会,息候起身道:“夫人真是体贴。”接着拂袖离开。

婳嫔眉开眼笑:“多谢姐姐!臣妾告退。”

待两人远去,她才反应过来自己做了什么荒唐之事,连忙急匆匆地追了出去,心里想着一定,一定要拦住他。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PS:大家如果喜欢《桃落》的话可以点击收藏哦!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