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桃花落尽春犹在

空将妾貌比桃颜(5)失子

桃花落尽春犹在 夜夜笙歌yoyo 2058 2013-07-27 12:43:30

  此时已是夕阳西下,秋香阁的气氛异常的紧张,息候正在大堂内来回踱步,几个下人们跪在地上瑟瑟发抖。

“侯爷。”息妫走近福身道:“侯爷坐下来喝口水吧,婳嫔福大命大,更有列祖列宗的庇护,必会母子平安的。”

息候望向她清冷的眸子,心里也跟着平静了许多:“你来啦。”

“是,臣妾午睡刚醒,方才得知婳嫔早产。”她低头道:“皇上安心。”

息候点头,而后转向跪着的下人们怒道:“若是有个什么万一,本候看了你们的脑袋!”

据说婳嫔早产的原因是与任嫔和吴嫔在御花园中赏花时突然腹部疼痛,血就沿着腿流了下来染湿了衣裳,当时吴嫔吓得不轻,好在任嫔还清醒着叫人去找太医。

站在殿外的还有婳嫔的哥哥司马炳重,息妫细细的打量着,剑眉大眼,身姿矫健,想来是比较像婳嫔的父亲,她走到他的面前,用似是安慰的语气说:“司马大人且放心。”

司马炳重冷哼一声,将目光看向别方,可紧握着的拳头却出卖了自己的心思。

“啊!侯爷——啊——”内殿传来一声声痛苦的呻吟,太医们进进出出,一盆盆血水被婢女们端了出来,让人看了触目惊心。

“哇——哇——”突然,婴儿的啼哭声传了出来,声声清脆洪亮,使得殿外的人们终于放下了心中的石头展露笑颜,可紧接着又传出了婳嫔的哭闹声:“不!不会的!”。

婢女抱着孩子走了出来,向息候拜倒:“恭喜侯爷,是位小公主!”众人这才知道婳嫔哭闹的原因,本盼着是个男孩,生出来却是个女孩,又怎的能够不伤心呢?

息候没有去接孩子,直径走进了秋香阁的内殿去安慰还在哭闹的婳嫔。

婢女抱着孩子有些不知所措,息妫走近看了看,刚出生的孩子,脸皱巴巴的,也看不出像谁,只是那明亮的眸子倒是和司马炳重有几分相似。

她原是想抱抱孩子,可是婢女却戒备地躲开了:“请娘娘赎罪,这刚出生孩子难抱的很,还是女婢来吧。”语气中却是有些轻蔑,像是讽刺她还没有生过孩子。

她笑了笑道:“这孩子虽是难抱,可她也是要叫本宫娘亲的,本宫抱抱自己的孩子有何不可?”说着她便把孩子接了过来。

这孩子是早产儿,抱着极轻,身子也凉得很。

身子凉?她觉得有些不对劲,连忙唤道:“太医呢?”

司马炳重疾步走来,将孩子从息妫怀里抱出,也没在意有没有不礼貌的举动。

“快把太医叫来。孩子身子凉的很!”

司马炳重也似乎察觉到异样将孩子的襁褓松了开来。

“呀!”息妫不禁发出轻呼,孩子的身上紫斑点点,指甲更是已经紫的泛黑!司马炳重眉头紧蹙,开口道:“是心病。”

“你懂医术?”

“臣略懂一些。”他将孩子的襁褓重新裹好,走向了内殿,看样子是要禀报息候。息妫想了想,也跟了上去。

殿内还充斥着一股血腥味,婳嫔被息候搂在怀里轻声哭啼。

“侯爷,微臣有要事禀报!”

“说吧。”

司马炳重看了看婳嫔有些顾虑,随即还是开口道:“公主怕是有些不对。”

“什么!”

“公主浑身发紫,可能患了心病。”

婳嫔的脸唰地一下就白了,自己慢慢地从榻上爬了起来一步步走向司马炳重想要探个究竟。她的衣服还没有换过,下半身血迹斑斑,走路也是摇摇晃晃,好像快要倒了似的,待看到孩子的小脸时她嗤笑道:“哥哥你骗我,孩子健康得很!”

司马炳重悲哀的看着她,接着又一次松开了襁褓露出孩子惨不忍睹的身体。婳嫔瞪大了眼睛,缓缓地伸出手想要抱一抱孩子,谁知一双手却是抖如筛糠。

息候截住了她的手,将孩子抱入自己怀中开口道:“去把太医叫来。”

婳嫔抱着孩子轻轻地拍打摇晃着,口中还哼着曲子,眼中的湿意却从未隐去。

太医来过了,说是孩子若是能撑过今夜就好了,可就算是熬过了今夜也不一定能够熬过今年。息妫看这个初为人母的女人又要再一次面临着失去孩子的痛苦,心中也有了些许的怜悯。

息候冷静的不像话,只是吩咐太医尽力医治。

殿内安静得很,只能听到婳嫔那不成调的曲子从日落一直哼到日出,没有人说一句话,也没有人离去。

当朝阳升起,一切都变得那么的宁静,婳嫔停止了哼唱摇晃,将脸贴着幼儿的额头道:“孩子,睁开眼,看看母妃。”

眼泪夺眶而出,却始终得不到回应,她有些急了,摇了摇怀里的孩子:“孩子,你看看母妃!”

息妫闭了闭眼,忍不住上前道:“孩子是饿了,你别摇,将孩子给我,我带着他去吃母乳。”

婳嫔吃楞地望向她:“是真的吗?”

“是真的。”

息妫小心翼翼的将早已冰冷的幼小身躯从婳嫔怀里抱了出来,突然疾步向殿外跑去。

“啊——”尖叫声在身后响起:“孩子!我的孩子!”

“快!拦住婳嫔!”

“孩子!孩子……”凄厉的哭喊越来越弱,息妫抱着孩子站在院内,也跟着流出了泪,心下悲凉。

这是她第一次离死亡那么近,即使回到了凝玉殿也没有睡得着,她坐在案前望向窗外火红的枫叶,有一丝恍惚。

她微微叹了一口气,婳嫔的哭声在脑海里挥之不去。

渐渐接近的脚步声在她的身后停住,来人从身后揽住她,将下巴抵在她的颈间低声喃喃:“桦儿……”

她没有动,两人就这样抱着,感受着彼此的温度。

也不知过了多久,息妫开口问道:“婳嫔呢?”

“被太医施了一针已经睡了。”

她转过身子搂住他,想要将自己的温热传给他,那是他的第一个孩子,孩子没了,他一定会难过,对外他从容面对,可她却知道。

息候也仿佛读懂了她的心,将她搂的更紧了。

“累吗?”

“不累。”

夫妻间的耳语在不经意间说出口,两人相视而笑,为这微凉的秋日里,增添了一丝暖意。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