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断茶

霍舞

断茶 夜水船 3920 2013-07-28 15:12:37

  明月爬上我的小阁楼,我看的见窗外的上海,那南京呢,我的故乡在千里外,我的亲人们呢,天涯望断,却也连你们的衣影也见不到,还会有谁明白我的伤心,再或者,有谁与我一样看到这样的圆月会伤感自己,天涯游子意,我算是有了很彻底的经历。

小柔端了满满一盆的水果进了屋,我不想表现脆弱,便擦了泪水,笑着问她,“还没睡啊,有什么事?”她将请帖给我,却嘟着嘴说不希望我去。“为什么呀,你平时不是对霍先生的印象挺好的吗,这次怎么了,霍先生的妹妹也没得罪你呀。”我到不理解了。

“小姐,现在上海太危险了,万一像上次的烟花晚会一样怎么办。”小柔与我很亲,我明白,也只有她拿我当亲人,将心比心,我也确实视她为亲姐妹。“没事的,放心吧,早点休息。”

时间将我带到霍小姐生日这天,确是个好日子呀,热闹又繁华的霍府为了如花似玉的霍小姐而更加辉煌,那才是光荣,是命中她配拥有的幸福,但他的哥哥到底是视我为友,不仅亲自来楚秦楼接我,更是让我做他正式的女伴,这是最直白的保护,我有一丝感动。

霍府是个很大的洋别墅,开车进入便有许多迎宾的年轻男女弯腰致敬,也许,能与霍先生在一起是个令人快乐的选择,但当我看见杜燕妮亲昵的挽着凌舟的手进场时,我的心好凉。我才重新审视了一下自己,我不过是最烟花的过客,与他与他们都只是梦,一场又一场。

盛大的舞会上,霍舞小姐真的才是令全场惊艳的人,她从二楼高高的台阶上走下,拖着长长的蕾丝西洋白裙子,优雅的走到舞池中央感谢各位来宾,她带着纯白的手套轻柔的拿着话筒,嘴角一直保持着完美的弧度,那不是笑,是美丽的炫耀,她像只高贵的白天鹅,为自己二十岁的生日,而快乐。

我以为我不会嫉妒她,但我错了,当我看见凌舟目不转睛的看着她时,我有那么一点嫌弃自己,那是最伤人的心理。我以为我可以假装看不见,但我听的到他为她而鼓掌的声音,听的出他的声音,那是赞美,出自他的真心。设身处地地想一想,如若我是他,也会欣赏这么优秀的女子吧。

生日舞会正式开始,杜燕妮被人邀了舞。闲站一旁的凌舟绅士的举止和俊美的外表很快吸引了霍小姐的关注,霍小姐与他举杯相碰,我是第一次听见他这么风趣的谈吐,与跟我交流的严肃话语全然不同。霍小姐美目笑弯,拉了他的手就跳起了华尔兹,这种西洋舞蹈,对于曾留学法国的霍舞而言是在是轻车熟路,到是凌舟,还不如她灵动,霍舞浅笑,凌舟也笑。

我从来没有见过他这么开心的样子,他笑起来,原来更是如王子一般,他们真的很般配,般配到我都忍不住想祝福。但我为什么要喝那么多酒呢,就算是纯正的法国葡萄酒,值得喝这么多吗。安顿好了客人的霍朗也来向我邀舞,与他们一同在这里跳舞,万一他看见我了呢,自卑的心理令人窒息,但我无法拒绝霍先生的好意,只得跳了。

如果是缘分,那为何你要遇到比我更优秀的人,凌舟终是看见我了,他礼貌的对我微笑,我也礼貌以目光回应。换舞伴的游戏开始,我却变得好紧张,我怕面对他,从来阅无数男人的我,一提到凌舟就比最单纯的少女更腼腆,为何,我讨厌这样的我。

是一个炫丽的转身,我却因为重心不稳落入凌舟怀中,最害怕的一幕还是毫不客气的上演了,我只有硬着头皮往下跳,不去看他的眼睛,却不能假装听不见他的声音。“离离,你喝了好多酒,为什么?”也许,我以为看透他了,其实什么也搞不清,也没搞清。

我还很清醒,用很冰冷的语气回应,“好喝,难得喝到,就多喝一点了。”我以为这是个无懈可击的答案,在他看来,确是最差的借口,他皱了眉头,“你不开心?怎么了。”“我很好,不用管我。”也许我真的很失态吧。

“我送你回家。”凌舟的语气中带着不容拒绝的坚持,明明是对我的责怪,但我为什么还是很开心呢。接着,就是我连站都站不稳的倾倒,他跟周围的人说了些什么后,就把我拖上车,我知道,是他亲自送我,从这里到楚秦楼并不远,但他开的很慢很慢。

我就看着他,酒后吐真言了,我问他,“你觉得霍小姐漂亮吗。”他默认了。我又问他“你觉得霍小姐很优秀吗。你喜欢她吗?”他还是懒得理我。但我认为他对她,一见钟情。

我低低的哭了,“我好羡慕她,不是因为她漂亮,也不是因为她出身好,而是因为你喜欢她,你看得出,我很喜欢你吗?”

凌舟却突然停下车,温柔地说,“你醉了,不要胡说了。”我很镇静的擦了眼泪笑了,“你有不喜欢我的权利,我只想告诉你,没有别的意思,你回去吧,这里与我家已经很近了。米妈会接我,不用担心。”说着,我就想下车,不,是狼狈的逃离。

他却抓住我的手,没有让我走,“还没到,不要走。”我侧脸看了他,却是一双比我更绝望的眼睛,他不比我好到哪里去,却是一副想哭的样子。我笑了,泪水留到嘴里,很苦。“又没人强迫你,怎么了,看见我不笑也不能哭。”“离离,你了解我多少,你喜欢我什么?”他看着我,要一个答案。

“我想见你,想与你形影不离,我不想你与别的女人一起,这是我的心告诉我的,我也讨厌这个答案,但喜欢如果解释的清,还是喜欢吗?”我也看着他,我不怕他看不起。

“如果你说的这个是喜欢的话,那我也很喜欢你,但我的理解没有那么简单,我要给你幸福,给你安全感,对你负责,而不是几句甜言蜜语就是爱情,如果我连自身都难保的话,还有资格去谈情说爱吗,你跟我一起会有结果吗。”他很激动地教训我,让我明白刘敬岩的那句我很单纯,是真的,而且是幼稚。

“那你真喜欢我吗,等你有能力的去爱的时候,你有可能爱我吗?”我的唇在他颈下,却像是一场乞求。也许吧,我就是个难缠的孩子。

我听到了最完美的答案,他轻轻抱住了我,轻柔地说,“会,从我见到你的第一眼起,我就难以抗拒的去想你,就像你说的,想与你形影不离,当我知道你只是个艺妓时,有点失落,我认为你不会有真感情。但我又很同情你,我知道你也不想这样。”我不知道他有多少负担,只是想与这个世界隔绝,与他地久天长。

“就算你是骗我的,我也很谢谢你。你真善良,连一名艺妓也不忍心伤害。”我放开他,轻轻在他的侧脸留下一个吻,算是纪念吧。因为我对你最真心的表白,我也会对刘敬岩说,我当然不爱他,但我必须说,我亦有你不知的负担。

我终是下车离开了,不想猜他说的是不是真的,不重要了,真的,有了国仇家恨,就不需要儿女情长了。原来这就是思绪万千的意思,即便有一千一万种想法最终允许我落实的只有一种,那就是放手。

楚秦楼就是这点好,人往人来皆是客,有钱就是主子,没有谁记得谁好谁坏,小柔又轻敲了我的房,我猜也许是霍先生,只是小柔道:“赵小姐,刘先生来看你了。”我也来不及想是哪位刘先生干脆就开了门,只是这一次我失算了。“刘先生,你好。”我做梦也没想过刘敬岩会再来。他见我略微紧张的样子到是开了心,吩咐左右退下后,只他与我。

“离离,听米妈讲,你昨晚喝醉了,现在好些了吗?”他语气中略有关切,但更多是询问。“多谢刘先生关心,好多了。”我不敢看他的眼睛,只因也许所谓的龙姿凤章的天子眉目也不比他的凌厉。他都不用问只须看着我,我都不敢说谎,可惜可惧的是,我注定了要对他说谎,只能说谎。刘敬岩伸出修长的五指拉我,“离离,我给你带来了一样东西,看看喜欢吗。”他似是变魔术一般拿了一个礼品盒放在我的面前。我自是不能拒绝,反正我收过的礼物也不少,干脆表现出满心欢喜的样子打开来看,没想到竟是一件旗袍。那日在茶馆我随便讲的话他竟当真了,难道真的应了那句古话,女追男,隔层纱.可他刘敬岩绝对不是一般的男子,他不仅是上海滩的人物,在全国都是响当当的名人,多少人是谈岩色变,我以前还觉得夸张,现在才知名副其实呀。

敬岩随意靠在一把洋椅子上,悄然燃了一只烟,淡淡开口道,“换上给我看看。”“现在吗?”我怯怯地问。“就现在,等一会,我还有其他事。”他讲的每一句话都被人当成圣旨,我都有些不能例外了。但见我迟迟没有动静,他到奇了怪了。“怎么了,衣服太小了吗?”

我该怎么回答呢,我总不至于在他面前宽衣解带吧,我可是卖艺不卖身呀。“我,刘先生,你能回避一下吗再或者我换个地方。”他听到此言,饶有深意的看着我,目光犀利着实吓到我了,但他转而是开心地大笑,“你呀,我有说让你当着我的面换吗,我见过的女人多了去了,还没有兴趣来为难一个小小的艺妓,去吧。”我正准备走又被他拦下,“离离,看来我在你心中也不是什么好人呀。”“是好人,我很在乎的人。”这句谎话我说的很好,刘敬岩停了笑,严肃起来的他冷俊而潇洒,“你去吧。”

待我再回到房间时,准备让他欣赏旗袍好不好看时,他已经不在房里了,只留下几张大钞,算是他付的茶水钱,我真的不知他是怎么想的,他是敌非友,知己知彼才能百战不殆,如此,我怎算知他呢,为什么是他,如果他不是刘安初的独子多好,因为也我不知向他报仇,胜算几何。

刘公馆的花园里,刘敬岩秉烛夜游赏花,便对花语,“赵离离,你真的很特别,单纯并复杂着,如同这也夜里开的昙花,让人赏也让人避。”花不解语,只是留敬岩长身玉立,心绪千万。

赵离离也同样是也不能寐,可她想的更多的是那位凌舟。

凌舟心事重重的只是在杜老将军府的院子里练习拳脚功夫,“好厉害呀,凌舟哥哥好厉害呀。”杜燕妮见凌舟的功夫那么乐的是又蹦又跳,拍手称赞,“凌舟哥哥,你练的是什么功夫呀。”凌舟摆了个最终结束的姿势才开口道“咏春拳。”燕妮想冲上凌舟身边,却因为跑的太急摔了一跤,“燕妮,没摔疼吧。”凌舟待她如同自己的亲妹妹一般,她却笑着摇了头。

“你何时才能长大呢?”凌舟浅浅笑着拉她起来,“我已经长大了,我十八岁了。”凌舟笑着摇头,却也希望她永远这么孩子气,无忧无虑。“燕妮,去休息吧,夜深了。”“哥哥不睡吗?”燕妮睁着大眼睛问。“我不困。”凌舟道。“那燕妮也不困。”她是赖上凌舟了。凌舟只得无奈笑道,“那我现在也困了,我回房了。”他转身离开,燕妮也只得乖乖回去睡觉了。只是小丫头心里念念想的不理解还是满满的。

夜之深,心难静。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