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断茶

留音讯

断茶 夜水船 3049 2013-07-28 15:12:37

  无可奈何花落去,似曾相识燕归来。窗外细雨缠绵,窗边我只身独站,且看雨打落花红。我伸了左手要拦住细雨,无奈中的无奈,我怎么能只手遮天呢,凌舟,如若你我在乱世之中相爱,谁能保证这不会是一个悲剧呢?我若是花,也只愿为你独绽,可我不是,我连也野花都不如,又怎敢自命圣洁清白。

我静静地远眺窗外,连屋子里来了客都全然不知。直到一双有力的臂膀从我身后抱住了我。我正要反抗,竟是刘敬岩。“哭什么,有人敢欺负你吗。”他问的太过温柔,仿佛在寻问他最心爱的珍宝。我没有受宠若惊,只是浅浅摇了头。“我想家了,可我连家都没有,我想我的家人,可我的家人都不在了。”刘敬岩,我恨你,很恨你,这一切都是拜你所赐,你竟然还来安慰我,想我不难过,就在我面前自刎,我就信你是真的很心疼我。还好刘先生你也不会读心术,我大可以心口不一。

“离离,从此,我可以做你的靠山,你不是一个人。”他吻上我的侧脸,我没有拒绝。“刘先生身边环肥燕瘦,国色天香,什么样的美女没有,又为何会留情于我呢,还是同情我。”不可否认,若他不是于我有仇,我都忍不住要夸赞他,真的是个很有男子气概的有魅力的男人,难怪那么多大家闺秀宁愿做妾做小也要嫁给刘敬岩,可怪的是他不曾给任何一个女子名分,哪怕是他的小妾也闻所未闻。

我是要他爱上我,绝不是同情。“同情你?那你希望是什么呢?只要你说什么就是什么。”他盯着我的双眸,似一只雄鹰盯着刚抓住的雏鸟,我很是害怕,他自己却面带微笑。一副很高兴的样子。“我希望你真心对我好,喜欢我。”只有这样,才能有更多接近你的机会,你也才对我有更少的防备。

刘敬岩的笑一停剑眉心目里盛满不快,他松开我,冷冷地问道,“就这些吗。”“我不敢有太多奢求,只希望你常来。”“你到底只是个戏子,亏我还以为你是自古侠女出风尘呢,算了,你好好休息吧。”敬岩放下茶水钱就要走,我真不懂,我说错了什么,又让他由喜转怒了。我也不想挽留他,只是忍不住多说了一句,“如果我说我希望你爱我,娶我为妻,你愿意吗?”总之我要你对我欲罢不能。“你休息吧,看看桌子上多了什么。”他闻言驻足,稍稍侧头,这句话说的倒还愉快。

我打开桌上的一沓钞票来看还有一张纸条,是一个电话号码,不用问,这是刘公馆的号码,看来他是希望我主动找他了,至少有发展,伴君虽难,但我还是有这份自信的。窗外雨未歇,心雨已止。只要能亲手报仇,我就没有理由再哭,我是心机深似海吗,还是过于简单。

凌舟的武艺见长,但锐气不脱,杜将军府中将士对他心悦诚服者不在少数,到是杜南平老将军对凌舟的所谓的本领并不看好,“世侄啊,听副官讲,这几日你常去楚秦楼,是找赵小姐帮忙吧。”杜老语气低沉,听不出责怪,但也话中有话。凌舟默认开口,“她能帮我见到刘敬岩。”“以你的拳脚功夫,与刘敬岩单挑他到不是你的对手,但上保镖,上枪子,玩心机,耍手段。你一百条命,也杀不了他。”杜老的教训凌舟不是不懂,只是男子汉大丈夫,凌舟毋宁死也不要做贪生怕死的公子哥。“那还要等多久,就算只有一成胜算,我也绝不放弃。”凌舟年轻气盛,傲气天然。

“想要他命的又不只你一人,别人能等,你就不能吗,能等来七成胜算,你为什么要一成的。”杜老的话不无道理,凌舟只有答应暂时沉住气,他目前最迫切练的不该只是拳脚,还有心态。一种深不可测的城府,他到底稚嫩了些,他是小不了刘敬岩几岁,但在待人处事上,刘敬岩年纪轻轻,已是老谋深算。

杜燕妮整日无忧无虑,她笑着就要向凌舟哥哥奔来,谁料今天凌舟的心情并不好,转身告辞了,“爸爸,凌舟哥哥怎么了呀,你骂他了吗?”燕妮摇着杜老的衣服袖子,看着凌舟远走的背影道。

“不是我,让你哥哥心情不好的是这个世道。”杜老也叹着气走了,只有燕妮若有所思碎碎念,“这个世道,世道是什么呀。”她也管不了那么多了,还是回书房好念书写字吧,不然要是凌舟哥哥再问她唐诗宋词只怕她也背不出来。

凌舟把自己反锁在房间里闭门思过,可有过的真的是他吗,无过之人静思己过,有过之人到落得逍遥自在,上天当真是不公平至此了吗?不知何时门外的雨声落地已扰的凌舟无法入睡,好在杜将军府还有一样东西,电话,也许可以帮他打发这寂寞难耐的夏夜了。

小柔端了一盆水进了屋,“小姐,洗洗脸吧,也该睡了,明儿还要去霍府呢,不调养调养气色哪成呀。你这几日都瘦了,我猜准又是那姓凌的惹的,每次小姐都眼巴巴地盼他来,可他来了又怎样呢,每次他来了之后,小姐你都好像更惆怅了,他肯定不是什么好人。”小柔是只知其一不知其二,愤愤替我打报不平。

“小柔,不许胡说,凌先生是好人。”我也只能说这么多。“比霍先生还好吗?”小柔试探性地问我。我照实说了“比他好。”小柔穷追不舍地问,“那比刘先生呢?”我当然知道她说的是谁,但还是明知故问道,“你说的是谁,哪个刘先生?”我卸下满手的手饰,故作漫不经心。对着镜中的自己抿了抿嘴。小柔将小脸凑了过来,略带笑意地讲,“当然是英气逼人,有王者风范的刘敬岩了。”刘敬岩出手大方,加上我又假意与他暧昧不清,在小柔的心里确实是留下了好印象,可惜的是小柔与我再情同手足,我的国仇家恨她也一无所知,她还是不知道的好,乱世之中,真的应了那句,知道的越少越安全。小柔的心里,凌舟与刘敬岩只怕她已替我选了后者,但这样也好,我的心腹尚且这么信任刘先生,他对我的防备只怕也少了三分。

我一边卸了耳环和发簪一边对笑着柔儿讲“好了,知道了,水放下,你也早点去休息吧。”小柔又关切了几句才放心带了门走,我真希望她永远也不要恨刘敬岩,也不要懂这件事,因为,从一开始,这就注定了是一条不归路。打破我沉思的是清脆的电话铃声,我本无意接,但也许真有谁有急事找我,我就挪步到床边,听了电话,竟是凌舟的音色。

“离离,这么晚找你,打扰了。”电话彼端的声线悦耳动心,也许只因声音的主人令我沉迷。我当然不会嫌扰,轻声道,“不打扰,你跟我客气什么,是不是雨夜心烦,难以入睡啊。”凌舟笑称:“知我者,离离啊。”我将电话搬到床上,给自己拉了被子将小腿盖上。也笑着说,“那你知我吗,我在想什么,猜的到吗?”这样一说,他到来了兴趣,“你在想什么时候能够杀了他,能自由。”我笑着摇头道,“不对,那是你想的,我想杀他也不是一天了,你猜我现在在想什么。”我故意卖了个关子。“听说,你明天要去霍府献艺,你不会担心表演的问题吧。”他说话的语气已比刚开始轻松了许多,想必他现在的心头烦也是淡忘了不少了。我只想他开心,希望有我去报仇已足够了,我杀了刘敬岩,不就等于他也报了仇吗。可他不会这么想,所以他夜不能寐,所以打电话找我。

“不对。你真不懂我。”我佯装生气了,凌舟无奈,“那你在想什么。”凌舟靠在沙发上,闭上双眸低声轻问。“我在想你,你想我吗?”我远远看了一眼已经放凉了的洗脸水,是啊,我若不想你,能连脸都忘了洗吗,也许,在我爱上你的那一刻起,就注定了不顾一切。我在等电话彼端的答案,还好没有令我失望。

“我也想你,可杜世叔限制我来楚秦楼的次数。我不能天天去看你。”我听的出他话中有愧意,其实没什么关系,像楚秦楼这种烟花之地,你少来是对的。“那你就好好在杜将军府呆着,要听他老的话。”我说的话完全是真心,杜老是这个世界上少有的不会害他的人,再加上杜老也心机深沉,听他的,更是明哲保身。“离离,你不记恨杜将军吗,有一次他派人去请你,他的手下很无理。”凌舟若有所思。“我是那么小心眼的人吗,好了,你听你世叔的就对了,现在可以去睡了吧。”我笑给他听,望他安心。

我与人交谈,与众生交际,只盼在乱世中保全我爱的仅有的那么几个人,到底天不负,他们已能有一夜好梦。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