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断茶

怜惜

断茶 夜水船 2486 2013-07-28 15:12:37

  看他们猥琐的模样我都想吐,但为救楚秦楼的姑娘们,我又问,“请我?原来是梁先生要你们来请我,那你们来欺负楚秦楼的姑娘又是谁的意思,也是梁先生的意思吗。”我语气冷冷,责怪之意傻子也听得出来。箭头三连连点头道歉,“不是,不是,赵小姐大人不记小人过,饶了我们吧。”我自然不屑一顾,“你们滚吧,要再敢来楚秦楼,再敢欺负这儿的姑娘,我就告诉你们的梁先生,你们欺负我娘家人,梁先生一定会替我做主的,一定会要你们好看。”箭头三带头赔笑道,“当然不会了,不会的,谁敢欺负赵小姐的人啊,就是赵小姐的一条狗,在我们这儿,那也得是个主子。”“那你们还不快滚。”我的忍耐是有限度的。

“赵小姐,请跟我们去趟梁府吧。”这群败类还在坚持,我只横眉冷对,“我若拒绝呢。”“赵小姐别让小的们为难,请吧。”箭头三伸手引路,我知道我非去不可,小柔死死拉住我,不让我动。箭头三见状表示,“赵小姐带着丫鬟也是可以的。”我当然不能带她去赴鸿门宴,正出了大门还没来得及上车,就有一群装备现代荷枪实弹的军官包围了全楼,看来近来这上海真的是越来越不太平了。

进口轿车里下来的人让来请我的人也吓得魂飞魄散。刘敬岩缓缓走到我身边,关切道,“离离,没事吧,他们欺负你了吗?”敬岩双眸细细看我,手中拿枪已指向那群混蛋,“离离,谁敢碰你一跟头发,我就让他不得好死。”他看我的眼神很温柔,但说话的语气却是让人不寒而栗。箭头三闻言吓得跪下了,“刘先生,小的们哪敢欺负赵小姐啊,是请来请她的。”刘敬岩转向他们问,“你们打算把赵小姐带到什么地方去,又去做什么,赵小姐答应了吗,还是你们强行带人。”敬岩说的很慢,也慢慢将子弹上了膛,对着箭头三的脑袋。

箭头三倒是向我磕了头,“赵小姐恕罪,赵小姐救命啊。赵小姐。”我慢步走到刘敬岩的手边,开口说,“是一个叫梁先生的人派他们来的,他们到没有伤到我,只是砸了楚秦楼的场子。还欺负唱曲的小姑娘们,我今日没有登台,不然……”我低了头,敬岩却是雷霆震怒,“你们好大的胆子,楚秦楼也敢动。”我急忙拉下欲开枪的刘先生。“敬岩,问问他们梁先生是谁吧,他们罪不至死,放了吧,只要他们从此别再踏进楚秦楼半步。”箭头三吓得屁滚尿流,还一个劲叩首拜谢我,敬岩会给我这个面子,“赵小姐的话,记住了吗,不管他凉(梁)先生热先生,赵小姐不答应谁敢强求她就是找死。赶紧滚吧。”

人群散尽,楚秦楼又恢复了平静,米妈张罗小厮们打扫卫生,刘先生也不顾米妈寒暄就拉我上了楼,一众守卫在楼下候着,没人有胆子这个时候再进楚秦楼。小柔脸上的泪水干了,带着笑意关了我的房门,没想到杀我双亲的仇人之子今日却救了我,难道是明明之中自有安排,缘生缘。

“离离,我不会让任何人欺负你的,你相信我吗。”刘敬岩像是捡回了他心爱的宝贝,抓着我紧紧但不放手,我的心中竟默然升起了一丝暖意,我清楚的记得这种感觉只在凌舟抱着我的时候我才会有的。而今,为何我最危难的时候第一个想到的人是他,而不是凌舟呢,也许我是日思夜想的要杀他,我告诉自己这个绝好的理由。

“我信你,无论什么时候都会救我的,对吗。”我趴在他温暖的肩上低低的哭了,我多想说,其实我根本不配你这么呵护,就算我是花,也是食人花,我要你的命呀。你是当局者迷,可凭你的智慧怎么会被一个小小的歌妓迷住了呢,还是你另有你的理由。他扶起我的双肩,浅淡的笑了,“傻丫头,你怎么会遇到那么多危险呢,谁敢碰我刘敬岩的朋友,尤其是我的红颜知己。”

我拭去泪水,试问,“知己,你说我也是你的知己,可我并不懂你啊。”“以后你会懂的,我会给你懂我的机会,刚才你不是想问梁先生是谁吗,我告诉你,梁先生,就是梁案联,是我父亲的老对手了,他请你去,一定没安好心,也许是想绑架了你,要挟我呢。”敬岩将一件那么严重的事说的那么云淡风轻,他放我在贵妃榻上休息,自己点了一只烟。

“他要是真的绑架我了,你怎么办?”我眼神灵动地看着他表情的变化。“他敢。”敬岩没有看我,语气斩钉绝铁。“那万一真的绑了,你回答我嘛。”我的坚持也许惹他不高兴了,“哪有人这么咒自己的。”但看我更不高兴了他也只得回我,“万一被梁家人绑了,拿钱是救不了你的,梁家与刘家有仇,其中原因复杂你不明白,但只要你与刘家并没有实质的关系,他们也不会太为难你。说不定就把你放了,你就说刘敬岩是个坏人,你其实巴不得他早点死。是碍于他的权势才跟他在一起。”刘敬岩的话就似猜中了我的心事一般,句句中的,我确实想他死,但不是因为这个原因。

“那我要是说我就喜欢刘敬岩,你们要是敢伤害我,他是不会放过你们的,那又怎样。”我笑着夺了他手上的烟,自己就吸了一口,不会抽烟的我却是呛得不轻。敬岩只是无奈的摇了摇头,“不听我的怎么行,我当然不会放过他们,你心里知道也不能告诉他们,这点智商你还没有吗。”敬岩拍着我的背,轻柔的讲。

“我才不怕为自己心爱的人去死,就算他们杀了我,我也会说我是真心要跟刘先生在一起的。就算刘先生没有权势,没有钱财。”这话我是对着心里的凌舟说的,只是刘敬岩听了,心也不得不为之动容。“离离,你可真是单纯又天真呀,我如果负你,你岂不是疯了。”刘敬岩的笑中有爱,我就柔情的讲,“那就不要负我。”每一次与他的交谈,都让他对我的爱多一分,日积月累,总有质变的那一天,我却不能动情,这是对我最大的折磨。士之耽兮,犹可脱也,女之耽兮,不可脱也。但愿此话可反。

梁家的主人大怒,打翻了上好的西湖龙井茶,在场的日本翻译却借此借题发挥了,“刘家与我们家主人的合作也是很愉快的,怎么却这么不给梁先生面子。”这梁先生也老大不小了,却至今无妻无子,能在上海滩混出一席之地靠的全是无耻求荣,与日本人打得火热。箭头三回来复命,梁案联这脸色也就是摆给这日本翻译看的,为的是坚定双方合作互信,赵离离算个什么东西,有男人捧她愿为她花钱,她就是个皇后,要是刘敬岩,霍朗等人不那么宠着她,梁案联这个老家伙对她才没半点兴趣。

“这是私家恩怨了,所以请你们高起将军放宽心,我是宁可不做华人的生意也不会不认真对待皇军的生意的。”梁先生态度摆的很清,日本翻译也饶有深意的点头认可,处处心机,勾心斗角,世事动荡,孰奸孰忠,只怕一时间也难有定论。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